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618章 他爹成精了!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618章 他爹成精了!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散席后,林菊花抢先一步按住她婆婆动手,让她们三亲家去唠嗑。她还想她们几个女人边干活边唠嗑呢。

    张母见状笑着点点头,护着刘氏,三亲家母去了西屋,而男人们早早就搬出凳子聚在院子聊天。

    院子内张国庆看着周娇端着一叠碗出来,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几年他媳妇除了烧几道菜,有陈婶还真没干这些粗活。

    “娇娇,平安该洗澡了。”

    周娇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真当谁都是傻子?她笑道:“你儿子正玩得高兴,迟点没事。你要不要去大山叔那?”

    张国庆看着她边说边走,连忙说道:“我之前已经去过,迟点他们会过来。”

    “好,你忙你的。”

    林菊花乐呵呵地看着他离开,朝周娇说道:“你该生个孩子,平安一个人太孤单。他这会还陪着小六。”

    周娇笑而不语。

    眼看到了厨房,林菊花凑到她跟前,低声说道:“大嫂他们两口子有些不对劲,等会大嫂要是打听什么,你别奇怪。”

    周娇失笑:“二嫂,你是不是很想问我今儿过去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哎哟,我就说你聪明。我有好多话没法跟外人说,今晚迟点睡,我得跟你说说,真要憋死我了。”

    周娇笑着点点头。

    林菊花约好后,想起一件事,边走边说:“你那小姐妹还在省城,你见了没?”

    “急着回来没去她那,过两天再联系。”周娇知道她说的是赵媛媛。她也没问怎么暑假没回来。张云涛这坏小子舍得温玉满怀回县城才奇怪。

    “你这小姐妹没说的。每次小两口回县城都会过来陪爹娘坐会,聊你们给她的信里说了什么。”

    “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到底不同。”周娇估计这还是张云涛的主意,以赵媛媛那个大咧咧的性子考虑不到这些细节。傻人有傻福,赵媛媛算是捡到宝。

    厨房内张美丽接过两个弟妹手上的碗,“你们待一边去,这里给我收拾。”

    周娇余光瞥了眼一旁忙着打水的二姑姐,笑道:“不是说当人媳妇不能得罪大姑子小泵子嘛。大姐你就行行好,让我们凑个热闹呗。”

    “谁说的。应该是小泵子是仇,吃了拿了走。”张美好在一旁笑道。

    “那也看是谁家的。二姐,你这是费力气活我不掺和,你慢点小心闪了腰。我小外甥还吃奶吗?”

    “还吃呢。二嫂给我来,你烧了大半天的菜快去歇歇。”

    “歇什么,就那点活。明天还是上早班?”

    周娇挤到张美丽身边,将她洗的碗过了一遍清水。等黄翠兰抹干净桌子回来,姑嫂几人很快清理干净厨房。

    一忙好,喜欢八卦地林菊花眼疾手快地搬了两张长凳放在门口,“这里凉快,我们在这坐会。”

    张美好看了眼大姐,笑道:“你们先坐,我去看了孩子就回来。”

    目送她离开,几个人坐在凳子上听着林菊花聊着街坊邻居的八卦。

    周娇坐在那里,看着不远处围聚在一起的男人们,啪地一声又打死两个蚊子。她看一眼谈兴正浓的三人,担心自己站起来长凳翘起来,推了推身边黄翠兰,示意她往里坐点,悄悄离开。

    客厅内平安看到她进来,眼睛一亮,迈着小腿飞快跑过来,“妈,我想洗澡。”

    一旁喜子笑道:“小婶,平安有些发困。”

    周娇笑道:“他平时有午睡,今天玩累了。你们接着玩,我带他先去洗澡。”

    “要不要我帮忙?”

    平安摇摇头,“我能自己来。哥哥们晚安。”

    周娇笑了笑,抱着他回了卧室,直接进了耳房,发现热水瓶是满的。要是没猜错一定是张国庆提前准备好。

    周娇边帮他洗边轻声问道:“高兴吗?”

    “还行吧。”

    周娇手顿了顿,“有人说了什么?”

    “没。”

    “你是心疼他们今天过来吃了不少?”

    平安咯咯直笑。过了一会,“妈妈,我没小气!我知道这是奶奶高兴我们回家。我是想着上山的事情。”

    这会周娇明白他听了饭桌上的那些话,“别听传言。等你爸亲自上山一趟看到底怎么回事。你爸既然打算带你出来练手,他绝对会想出法子。”

    平安听了双眼发亮,笑着点点头。

    周娇见状轻声提醒道:“除了打猎,妈妈给你一个作业。这段时间你多注意这边亲戚他们的言行举止,回去后分析给我听。”

    “能让爸知道吗?”

    周娇点了点他鼻子,“我跟你爸之间从来没秘密。”

    人散曲终,张国庆回房时,周娇已经抱着儿子安然入睡。担心再耳房冲澡惊醒着娘俩,他拿了换洗衣服去了院子。

    院子内张爹还没休息,似乎早就料到老儿子会出来,见到他让他去锅里舀热水。等了一会,估计差不多结束。他拿着长烟斗在院子内来回踱步。

    张国庆看了看时间,“爹,怎么还不休息?有心事?”

    “你困不困?不困陪爹坐一会。”

    张国庆赶紧拉了张凳子让他坐下,笑道:“在车上早就睡够了。这会没人咱们爷俩刚好聊聊。”

    张爹示意他也坐下,“我也是这意思。白天人多眼杂,有些事情不好明着说。有些话我还不能让你娘知道。”

    张国庆安慰道:“你说。有解决不了的不是有我嘛。”

    张爹笑了笑,轻声说道:“你该看出来了。我担心你大哥。”

    闻言,张国庆眉心抽了抽。

    “我自己的儿子,他一撅**我都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他跟我说他没想过离婚,这点我信。可他老不回家,我越想越不对劲。”

    “爹,我大哥是嫌车费贵。”

    张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是不是看出什么?要是平时你去看了你大哥,回来一定跟你娘唠叨老大的事情。可这次你就提这么一两句岔开话题,特别是你大嫂那,你也客客气气,假得很。我说了我三个儿子什么德行,我一清二楚。”

    张国庆听了额头直冒冷汗。他爹成精了!

    想到他爹可能套他话,很快张国庆恢复镇定自若,半真半假地说道:“我们哥俩没说几句话,我就回来。我看我哥在那一切挺好,说多了我娘还不得担心。”

    “好?他当然挺好。我去了好几次,他每次穿着白衬衫。我看你哥学会打扮了。这女人突然转性打扮的花枝招展就不是好事。反过来男人开始讲究也不是好事。”

    张国庆听了笑道:“爹,他处于的环境如此。身边同事同学都这么打扮,他自然受到影响。我哥老实的很,他不敢乱来。”

    张爹见套不出什么话,只能作罢。不过,还得让老二出马。那小子在自己前面藏不住话,一套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