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99章 胡同小院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99章 胡同小院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被张爹张母担心钱太多遭人害的张国庆此刻带着媳妇又一次踏上胡同小院。夜晚阵阵凉风习习吹来,小院内格外凉爽,让人待在里面都想落宿一晚,当然前提是没蚊子在耳边蚊蚊作响。

    周娇打从胡同巷口进来,特意观察过,这附近又是达官显贵占据。寻常胡同到了夏夜,老大爷老大妈就会扎着小板凳摇着蒲扇在屋外闲扯。这里倒好,院门是开着,可各家都在自家庭院内乘凉,偶尔还能听到乐器发出的音乐声。

    这简直是作死胡同!

    周娇心有戚戚地暗自决定,她还是乖乖地躲在大院。没排除危险,她是打死也不会入住这个小院。

    一进入院子,张国庆立即拥着她去看“荷塘月色”,遥望过去,公园内现在还有行人三三两两地走动。

    “怎么样?这地方美吧?风景比那个五进大院更好。夏季吹吹风,秋天赏落叶,冬天看残雪,怎么样?”

    周娇听了莞尔一笑。难为这理工生!

    “我都打算好了,回头开着爸的军车去街道打声招呼,就说平时住学校,偶尔回来歇几宿。”

    周娇看着他难得的孩子气,可见他是真的喜欢这地方。那她就满足他,不过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这才是周娇!

    “行。不过我们不能常住。还有让爸看看周围这些都是什么人物,安全第一。”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

    他也没提示妻子,他老丈人可是说了等自己两口子上班,那会他要是搬到新大院,这可是自己俩人在城里的落脚点。

    就说话的这么短短时间,灯泡周围绕了一圈蚊虫。周娇嫌弃的看了眼,立即挪开目光。近水处还花木众多,可不是蚊虫孳生地。

    “干活?”

    谈到正事,张国庆笑意收敛,关上窗户,四处打量了一下,朝她说道:“我在外面,你抓紧时间。”

    周娇笑着点点头。有自己男人守门,她比谁都安心。对于顾家习惯用的机关,周娇已经了如指掌,更何况这个还是最简单版本。

    没踩几步,墙角自动传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在夜里配合着外面的知了青蛙叫声,异常的和谐。

    也不知道程老太太怎么知道这处机关,还能利用起来藏东西。不过想到这是老太太的嫁妆,她也有些明白。

    墙角青砖很快露出两个半米来长的细长木箱子。

    周娇直接收入空间,看了看空缺部分,恢复原状后,不带点灰尘地出了房门,看着张国庆转头过来的眼神,她笑着点点头。

    站在院子,以防隔墙有耳。夫妻俩人也没在这事上面交流,默契地对视一眼,携手进了北屋正房。

    周娇将两个细长箱子放在炕上。

    15瓦的灯光愣是让张国庆看出这两个箱子木料是极为珍贵的沉香木,他诧异地靠近再闻闻,真够败家!

    周娇笑而不语地瞅着他,朝他投注过来的目光含笑点头。刚才打开封闭的空间,她就闻到沉香特有的香味,没什么好奇怪。

    “之前那些东西你不是看过了?”

    张国庆想想也是,不过这两个箱子应该也是顾家给程老太太的陪嫁,他提议道:“趁着现在还有那些老巧工能匠活着,这两箱子拆了整成摆件和手串怎么样?”

    周娇秒懂:“行!回头给姨奶奶送去让她有个念想,也好让她传给后人。”

    张国庆含笑点点头。夫妻俩都明白这两个箱子价值在未来绝对超出里面的东西。哪怕还没打开箱子,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事情往往会有意外,所谓的大家闺秀还真不能让人小看。

    看着打开的两个箱子,张国庆头疼地吐出口气。什么是人情债?这就是!他情愿程老太太往里放了黄金,也不愿意看到书画古董。

    周娇若有所思的说道:“别愁!能跟我奶奶身边长大,眼光不会俗。她这样一半黄金一半古董一定费了不少周折。目前还是先放我们这安全,以后几个表弟成亲慢慢的当贺礼送出去。”

    张国庆能没想到这些手段?可是谁都可以送字画古董,唯独他们家不行!甚至在未来二十年内他们家连一副古画都不能出现,否则顾家遗产的事情又要起波澜。

    周娇说完,看着张国庆不赞成的目光,突然回悟,尴尬地笑了笑。

    张国庆见状失笑,揉了揉她脑袋,笑道:“算了。山不转水转,总有程家需要我们出力的时候,我们先记得这份情,以后再还。”

    周娇举起拳头挥了挥,“以后谁要送东西给我,我都不要了。我真不缺东西,怎么就没人信呢?”

    张国庆伸手握住她的拳头,笑道:“姨奶奶也没什么私房钱给你了。她是看你把黄金都捐得一点不剩儿,担心你没家底。”

    “噗呲”的一声,周娇忍不住笑出声。

    这也是没办法。顾如意那个老女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了自己黄金,不献出去还能等着将来给人抓把柄?就连自己那些嫁妆也被自家东折腾西张罗的搞得差不多。要想避开危机,只能先谋事在前。

    她见这里没什么事,将东西收好,取出一瓶肉罐头,朝张国庆挑了挑眉。原本她想取煤炭,可惜那东西太脏。

    不过周娇相信自己男人看得懂。接下来就是要如何清空空间内那些煤炭物资。否则她怎么去另外两处密室收东西?

    张国庆瞄了眼,看着妻子无赖的表情,抱起她狠狠地亲了几口,等她气喘咻咻,才依依不舍地地松开她。

    “我没在家,你是不是也天天发浪?”

    “对,梦里天天朝你……”

    周娇红着脸捂住他嘴,真是傻了跟他开这玩笑。

    张国庆亲着她的手,朝她眨眨眼,吓得周娇赶紧放开,举起另一只手的酒瓶子朝他示威。她是真怕了这男人不分场合乱开车!

    张国庆见状眼里闪过一道幽光,笑了笑。这小白兔不来这一招,他还没想起那档子事情,如今吗?

    张国庆清了清嗓子,开始转移她注意力说起打算,“之前我们的计划要改变。南方之行先不去。这次库存只有在东北黑市安全。”

    周娇听了收敛心神,赞同地点点头。确实如此,毕竟东北靠近苏国,那些烈酒和煤炭南方还不一定有销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