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79章 快要下暴雨了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79章 快要下暴雨了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漫步走在去往教室的路上,望着这座古老的校园内鸟语花香,绿树成荫,还有错落有致的教学楼,处处充满生气勃勃而显得更为优雅恬静,可他不知道这样的平静生活还能维持多久。

    或许到了他该提醒宋霖离开时机。不是每一次坚守与努力都会有收获,离开也是为了更好的未来。

    “这两天他们情绪有些异常,尤其宋霖一直捧着书本不声不吭。大家没法开解,只能上大课时尽量让他们俩处于中间。”

    张国庆轻轻点点头,“回去再说。”

    到本班教室内时,三五同学在拿着书本讨论,其中宋霖赫然在位。此刻正是饭点,张国庆一看就知道这几位书呆子一定在谈论实验疑点。

    看到张国庆俩人进来,他们眼神发亮,正要开口。

    沈云士连忙举手喊停,“你们做神仙了?快去吃饭,迟点就上课了。”

    “要不吃了我们在谈论?”

    沈云士从抽屉内拿出饭盒,敲了敲,“走吧,迟了没得什么好东西。”

    宋霖和两个同学拿出饭盒饭票递给他们,大家也没拒绝,彼此经常带饭,都已经习惯,尤其这段时间宋霖的饭盒都是大家帮忙去打。

    张国庆朝他们挥了挥手,踱步到剩下的几个同学间坐下。

    “老班,这次火车票不知道订到没,你帮我们去看看。我想后天一早就走。”

    张国庆笑道:“行。等会我就去打听。你们几个人都回老家?”

    大家点点头。

    张国庆目光看着宋霖。这个文质彬彬的男孩子在他印象里一直难见开颜欢笑,如同忧郁小生。此刻神色又是满腹心事郁郁寡欢。

    闲聊几句,其中一位同学站起身,“你们先坐会,我去看他们是不是把我早餐给吞了,怎么还没过来?”

    一边同学乐得呵呵直笑,也随他出了座位,“我跟你去。看来今儿一定人多,我们也去帮帮忙。”

    张国庆目送他们离开,转头打量着宋霖。他琢磨该怎么开口?万一对方误会自己嫌弃他拖累班级而退学,那就不妙。

    稍作犹豫,张国庆考虑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等会有同学进来就不方便谈些话题。他看了眼欲言又止的宋霖。

    “小五,我是不是拖累了大家?”

    看!这孩子真有这样的想法。

    张国庆朝他安慰地笑笑,“没什么拖累不拖累,大家都是同学。能帮得上忙大家都乐意,就是担心有时候会身不由己。”

    说完,他皱眉看了外面一眼,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过来,那脚步声是越来越接近。他又将目光对准这个可怜的孩子。

    张国庆压低嗓子,“假期想法子去找你父母。”

    宋霖闻言瞪大双眼,紧紧抿着嘴唇,无声地瞧着张国庆那张严肃的脸。

    张国庆瞟了眼门外出现的一两个同学身影。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宋霖,两人目光一对视。

    他立即转过头朝进来的同学们意有所指地说道:“这天气真是够闷热,早上是不是有乌云?我看快要下暴雨了。”

    “呵呵……京城的夏天就是孩子的脸,说来就来。”

    张国庆朝他们笑道:“说得是。今天不下,过两天也会来个倾盆大雨,你们一定要戴好雨伞,以防万一。”

    宋霖眼神闪了闪,握紧拳头,望着张国庆的背,轻声说了声,“大恩不言谢。”他想起了祖父说的话,他确实该离开,不能再犹豫不决。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他有太多的不甘,可他也知道他必须得屈于现实。这几年他不断的挣扎,努力去融入社会,融合集体,可除了班级外,其他地方谈何容易?

    张国庆是谁?

    这么几年同窗下来,宋霖自认很了解自己这位班长。他绝对不会危言耸听,能让他出言提醒,那情况只会更糟,否则他不会冒着风险。

    宋霖琢磨着他意有所指的话语。过两天也会来个倾盆大雨是吧?他暗自叹了口气,留恋地打量着教室。

    张国庆听着身后的声音,无言笑了笑。

    他从没想过什么感谢。他不过是随心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他也是觉得能是一方士绅的家族底蕴不可能无法送走一个孙子才多嘴一句,否则说了也是白说。

    张国庆销完假,又开始投入到了学生会和班级会议里,也没再跟宋霖多言,倒是偶然看到他面色沉稳,举止毫无异常而替他高兴。

    易解放回校之时已是雨过天晴,一身湿衣服看起来还真有些精神不振,颇有颓废感。还没等他换衣服,张国庆直接让他去向老师销假。

    “?”

    张国庆看着他那一张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的懵逼脸,乐个不停,附身轻声说道:“明天放假!”

    易解放闻言嘴一裂,将裤子脚的泥土往上搓了搓,扔下行李,吊儿郎当的吹了声口哨,转眼攒眉苦脸往外跑。

    张国庆踢了踢他的行李袋,笑着摇了摇头,苦命地帮他提上楼,拍开易解放的宿舍,往地上一扔。

    宿舍内只有易解放一个宿友在那啃着三合面的馒头。对方吞下后指了指凳子,“先坐,大易又跑哪了?”

    张国庆坐下后,好奇地看了眼他的饭盒,“你这几天又没回家?怎么?你妈没给你送菜过来?”

    “别提了。我妈好像又跑到外地开会。我爸更是没在家,我是懒得回去,家里一个人也没。”

    “那放假了还是不回去?”

    对方摇摇头,“直接回老家,我爷前不久来信让我过去陪他。”

    张国庆只知道这家伙家里全是蓝色制服装,他妈倒是跟程如珠一个单位。听说就住机关大院,还真不知道他老家哪的。

    “你呢?回不回老家?”

    张国庆笑道:“我们一定不同路。”言外之意,你问了也白问。

    “说得也是,虽然东北陕北,里面都有北,但是还真不能同行。”对方说完,自己乐个不停。

    万大勇早就在隔壁宿舍听到张国庆声音,结果一直等不到他,过来一看……得,这哥们又聊上了。

    “堂嫂,你票买了没?”

    对方朝他直翻白眼,“我是唐盛,不是堂嫂!”

    万大勇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都一样,名儿就是给人记的。”

    张国庆在一旁乐得呵呵直笑。这孩子的真名被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们那些口音一喊,早就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