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63章 市局招待所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63章 市局招待所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一路上从郊县抵达城内已经是两小时之后,正是正午烈日当头时分,街上也少有行人闲逛。

    通往市局招待所的大马路上,两旁树荫也遮不住强烈的阳光,坐在车内,犹如火炉内,迎面而来一阵阵热浪。

    哪怕啃上他心仪已久的冰棍儿,平安也怏怏不乐,“爸爸,我想回家。这里比我们家还热。”

    张国庆捏着湿毛巾,一遍遍的擦着孩子的汗,安慰道:“到了屋里就不热。太爷爷不是说今儿一定会下雨吗?雨过就凉爽。”

    易解放摇摇头,这北方人体质真是不行。他侄子每年夏天最高温也没在屋里待过一刻钟,不是下河游泳,就是上树捣蛋。

    好不容易在市局招待所停下,张国庆拉开车门,抱起孩子就往里跑。

    大堂柜台就一个小泵娘,正瞪大眼睛看着突然闯入的父子俩,再伸脖子看向外面的车子,了然的说道:“205房的女同志外出。我去帮你们开207房。”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他听哥们说过,一个房间一晚一块五,他丈母娘大手笔的一下子登了两个房间,也不考虑他们在村里就待了两晚,可心疼了。

    当时要不是气氛哀伤,他都要笑出声。这也就是他丈母娘开始被女儿洗脑成功,否则又会跑去住大饭店。

    出门前,她丈母娘还偷偷告诉自己,她将娇娇留家里的两千块钱全部带身上,让他放心用,不怕没钱。

    害得他在车上一直担心她一不小心被盗。两千块钱是多少?如今只有十块面值的大团结,哪怕都是新钞,合起来就是厚厚两百张。大夏天藏哪?他一直很好奇!

    207房内,张国庆从包里拿出洗漱用品,端上脸盘牵着平安,跟着易解放后面去了洗漱间,里面已经有人。

    “哎哟,水都是烫的。这天气真是热死人,你们这次任务完成了没?”

    “那是一定的!”

    “来这一趟不容易,原本想带点好东西回去,可惜东西太贵。”

    “那是你想带高档货。”

    “我那是没办法,大姑娘十一要成亲。收音机和缝纫机那些确实不用票,可价格上调好多。”

    张国庆与易解放俩人听了,相视一笑。来海市的外地人好像都想带些东西回去,某非别的大城市商品不是同一个厂家?

    平安脱光衣裤,捂住小鸟,急忙喊道:“爸,快往我身上倒水,我要着火了。”

    他刚说完,洗漱间的几个人看他那样,被逗得哈哈大笑。

    “这天气确实热,小家伙你是哪的?”

    平安乖巧地回他,“爷爷好,我们是京城过来。”

    “哦,那可是好地方。这么热的天怎么还跑出来?”

    平安一边享受着他爸的冲洗,一边乐呵呵地回道:“没法儿,公事特多,任务太重,不得不出来。”

    那位老头子被他逗得呵呵直乐,对方也是妙人,问道:“请问你在哪高就?”

    平安笑眯眯地回道:“不值一提。”

    张国庆笑着拍了拍他,“少贫点。”目光望向对方,朝他点头打招呼。这要是不打断,他儿子可以调侃到天黑。

    “你这儿子好,不怕生。我们干这一行的,通常孩子看到都吓得跑远。”

    张国庆笑道:“那是。我儿子多大气!”

    易解放无语地翻了翻白眼。这哥们一说自家儿子就冒傻,不是该谦虚几句,哪里哪里的吗?他赶紧加快速度,打算趁早离开。这一对爷俩自来熟的很,搞不好中午饭时间都要交代到洗漱间了。

    吃过中午饭,三人也没急着出去逛街,打开窗户房门,微风吹过,躺在两张单人床上昏昏欲睡。

    张国庆这两三天忙得够呛累得不轻,在市局招待所内他也不担心钱财失窃,还没有哪个小偷敢这么大胆子自动上门。

    三人没聊几句,皆纷纷入梦乡。

    林丽珊带着陈婶从外面回来时,从服务员那得知他们已经回来,心里暗喜。这没自家孩子在身边,逛街还挺无聊。

    上了二楼,从敞开的大门一看,三个孩子都呼呼大睡。见状她也没去打扰,轻声轻气地跟着服务员后面进了隔壁房间。

    睡了一个多小时,张国庆清醒过来,看了看怀里的儿子又是满头大汗,赶紧抓起纸扇摇了摇。

    他怀疑地打量着床上俩人睡的位置,想不通他儿子是怎么滚到自己怀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睡着时潜意思地抱回他。

    平安皱着的眉头,随着扇动的风力,渐渐松开。让坐在床沿的张国庆松了口气。这夏天要是长痱子那可受罪了。

    过了片刻,张国庆站起身,拿着毛巾打算去外面洗把脸,发现林丽珊跟陈婶已经回来,正敞开大门坐在那休息。

    “妈,你和陈婶什么时候回来的?吃了没?”

    林丽珊看到他,眼神一亮,笑道:“吃过就回来。快去洗把脸,跟妈说说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张国庆用湿毛巾直接往脸上一擦,往沙发上一坐,“算了,我先跟你说说。”

    林丽珊白了他一眼,不过也没阻止。

    陈婶在一旁接过毛巾,“你们娘俩谈,我去端盘水。“

    张国庆乐呵呵地笑了笑,“婶子先别忙,也坐下听听。”

    “平安差不多要睡醒,我还得凉开水。”陈婶说完,摇摇手离开。他们家里的事情,她还是没打算听,这点礼数她还是知道。

    张国庆见人走了,笑道:“妈,你不知道老爷子多惦记娇娇,等她回来年前还得来一趟给老太太上柱香,多陪老爷子聊几句。”

    林丽珊点点头,一脸求解释。

    “去年老爷子让爸将房契托人带过去那会,我看他已经安排好。之前他在信上从来没说家里的事情。昨晚他才详细交代我,让我转达给娇娇。

    去年年底他老工友又找他,还是打房子的主意。听说他大孙子成家三年,单位还是没给他分房。外公他这次松口说不要现金,要金子,还要对外说两家关系好,他就拿了个几百块钱意思意思。

    外公说他们都是老朋友,他知道对方家里藏着小黄鱼。用小黄鱼交易,他老友也不敢往外声张。用钱的话,数量太大,他家里人肯定都知道,那更不安全。

    外公还向我解释,这小楼不卖不行。他跟外婆两人名下还有一个套房子,那是单位分给他的。那边两间房还空着,就他们两个老人霸着两处太惹人眼。”

    林丽珊听到这里,点点头。

    张国庆靠近她小声说道:“小楼卖了一千八,他要了三百块现金,其他全部按四块钱一克黄金价换成小黄鱼。这次他要我带回来,我没要。

    最后外公拉着我看了藏钱的地方,让我记住家里房契值钱的东西都在那。村里的院子也是娇娇的名字。你说怎么办?”

    说完,张国庆坐好,看着丈母娘。

    他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有些不劳而获的感觉。毕竟真要说起来,除了这几年给老爷子寄些粮票和一些东西,自己也没来看过他们几次。

    林丽珊皱着眉头,摸了摸头,看着女婿,不确定地说道:“要不,回去告诉你爸,让他们父女俩看着办。”

    张国庆哑然失笑,赶紧跟着点头。这事也只能这样,回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