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62章 小乞丐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62章 小乞丐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送走江老太太,吃过豆腐饭后,到了第三天张国庆终于完美处理完丧事,接下来他考虑的是老爷子的晚年。

    房间内,老爷子一脸欣慰得揉着平安的脑袋,紧紧抱着孩子,朝张国庆摇摇头。

    “外公,你跟我回去还可以常常带平安上街逛逛。我爸也能经常看到你,你万一有个什么头疼发烧我们也好在你身边。”

    “在这里还有儿时的玩伴聊聊天,一起喝点酒,还能去你外婆坟前坐坐。你这几天也看到了,村里人不错,有什么事都会过来帮忙。所以你啊,安心回去。我连海市都待不住,还能待得惯京城。别劝了,真不行。”

    对于这位固执的老人,张国庆是无可奈何。不过,他也理解。比起千里之外的京城,熟悉的乡人乡土更能让年迈的老人留恋。

    平安眨巴着眼睛,“爸爸,让小乞丐哥哥陪太爷爷。他好。”

    张国庆顺势劝道:“外公,要不就收留那孩子怎么样?我看那孩子没爹没娘也怪可怜。一个十岁的孩子要是没人教导,很容易走歪。”

    他们此刻说的十岁小乞丐,大名范林,也是本村人。不过比起江姓为主的村子,范林家算是外姓人。

    而外姓人或多或少没有根枝茂盛的同族人,在这连自家都吃不饱的年月,让这孩子吃尽了苦头。

    幸好这孩子秉性良善,从不偷鸡摸狗。这次戴孝里面就属这孩子最诚心,之前在灵堂足足跪了两夜。

    张国庆自从有了让老爷子养个孤儿的心思后,他就去大队长这个便宜三舅那打听这孩子的情况,得知详情后,更是决定资助这孩子。

    张国庆见老爷子神色犹豫,问道:“你老不会也觉得他命硬吧?”

    江老爷子摇摇头,“我一个孤寡老头,他能克我什么。之前你外婆就有想过收养他,可我们后来想想自己还能有多少活头。别一收养,我们一走又让他背上恶名。也幸好没收养,否则,这会太对不起这孩子。”

    “那孩子心性坚强,不会在意那些流言。”

    江老爷子考虑会,还是摇摇头,“算了,我还是跟平时一样多照顾点他。这一收养他,将来会牵扯到很多问题。人心易变,将来他成家立业谁知道怎样。我不想临老了还要担心他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张国庆听了失笑。从这院子都登记在周娇名下,就能看出他担心什么。不过也没再劝说,老爷子高兴就行。此路不通,改道就行。

    临走前,张国庆还是去找了那个十岁的孩子,拿出了他赚取的黑市不义之财三十块钱和三十斤的全国粮票。

    一张破桌子被收拾得干净整洁,光滑的桌面放着一笔巨款,范林的第一个反应让他很出乎意料。

    “不用给我这些东西,我也会照顾江爷爷。我知道城里人工资也不高,没比村里好多少。你拿走,我不需要。”

    张国庆没急着去回复他,打量着这座失修多年的茅草房正房。一张大床上,被单上面针眼整齐的补丁,床头旧书本,唯一的箱柜退去红漆,依然光亮照人。

    张国庆再去观察着孩子,发现自己真是太小看人。眼前的小乞丐看似顶着乱草头发,衣服上全是补丁,可指甲缝没有一点泥垢。这么热的天,脚上也没如同村里孩子光着脚丫,而是一双补得面目全非的布鞋。

    他用手揉了揉孩子头上的乱草。真的很干净,没有一点油腻。

    这孩子成精了!

    范林楞了一下,快速往后退了一步,吃惊地看着张国庆。有多久没人不嫌弃自己?还会摸着自己脑袋?

    “我外公他们两口子原本想收养你,可担心自己老了活不久,怕让你担恶名。我还担心你一个人接下来怎么过,看来是我想多了。”

    “我知道,江奶奶跟我说过。”

    张国庆看着他低下头,拍了拍他,“你是聪明孩子,我就不多说。我外公就拜托你了。这些钱留着给你以防万一备用,上面那个地址是我家。不管是你还是我外公,你们遇上难事都可以找我。”

    范林犹豫了一下,抬头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好。”

    张国庆见状心内狠狠地揪了一下。他不敢轻易暴露情绪,这样的孩子太敏感,他不需要外人的同情怜悯。

    “要是想上学,去找我外公,他会带你去报名。”

    范林摇摇头,“我爸以前教了我不少,我可以自己看书。”

    这样的孩子主意太正,张国庆没法去劝服,更何况别看人家才十岁,也许自己智商都比不上对方。

    从自家儿子身上,他见识过什么是天才。他还是别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得了。可惜他媳妇没过来,要不然还可以好好聊聊。

    到了离别的这天,易解放一早开着车子过来接时,桥头站满了送行的人们。看着年迈的老爷子,张国庆不知道下次再见是几时。

    车子开出村子很远,张国庆还能看到那道身影始终没离开。

    “这老爷子也真固执,这么喜欢我们平安,去京城多好。他在这里无牵无挂的,也不知道图什么。”

    平安撅着嘴,“太爷爷说他这是落叶归根。”

    张国庆不想说这些,转移了话题,“昨天玩得怎么样?”

    易解放听了一抖索,差点松开方向盘,“别提了,下次你丈母娘还是你自个伺候。真是太会逛了。她跟赵大姑俩人不能在一起,那简直太恐怖。”

    张国庆父子俩人听得闷乐,表情如出一辙扭头看向窗外。

    “她们逛街没关系,只逛不买也没关系,关键是还要人家拿这拿那,最后来一句太差了就走人。我在后面都要羞愧死。”

    哎哟,还真是这俩人干得出来的!

    张国庆赶紧问道:“今儿她们说去哪了没?”

    “我一早就逃出,还不知道。不过昨儿她们嫌弃无聊,商量了很多活动。林子那我们要不要去?”

    张国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他之前还写信说这段时间忙死,我估计他现在一定在农场下地干活。”

    “造孽!”

    张国庆深有同感地点头。可不是,五年大学读下来,最少有整两年时间与农活打交道。如今他们这群人各个是种田小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