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54章 小戏精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54章 小戏精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是小平安。”

    耿大胜得意地看着大家愕然的话,“听我奶说,那天正好是周末,好多人去接孩子回家,平安在托儿所大门不远处挖泥玩。

    有个嘴贱的老娘们就问他有没有去看林老太,见孩子低头不理人,她看陈婶在跟别人聊天,就一直问平安知不知道林老太是他姥姥的妈,林老太给他姥姥下毒。大概连着问了好几次,让孩子火了。

    当时我们平安厉害啊,拉住那老娘们的双腿一扯,立即将她打趴下,把她两胳膊一扭,骑在她身上,用泥巴往她嘴里塞。一边塞,一边喊,‘那不是我姥姥的亲妈,那不是我姥姥的亲妈。’

    当时大门口还有些军人接孩子,听他们说平安那动作非常快,绝对是练过的。好几人上前才拉着他。

    他当时气得直喊,别以为他小好欺负。要是嘴巴再不干净,他帮她洗洗。他已经不理会了,还一直问一直问。

    大家帮孩子一起骂那个老娘们,说她缺德,丧良心,活该,被个四五岁的孩子凑了也白凑。

    平安委屈地哭着说他跟他姥姥姥爷一起睡,偷偷听到了他姥爷让他姥姥别伤心,本来就不是亲生的,还能真当亲生。下药什么的就当还她养育之恩。”

    张国庆头疼地扶额。

    耿大胜见了还以为他担心孩子,拍了拍他,“放心吧,没事。那天周叔听到消息赶过去,平安还立即擦了眼泪,转眼就笑眯眯地跟周叔撒娇。

    听说周叔就罚他扎马步。第二天又一蹦一跳去上学。不过从那以后怎么哄他,他都不开口了。

    那天他也没受伤,好多人夸他聪明,问他怎么知道扭胳膊的。他说老母鸡扑腾的时候就是要扭转翅膀,鸽子也是。”

    易解放听了哈哈大笑,拍着张国庆背,“不愧是你的种。再过几年我就可以带他去打猎了。”

    张国庆无语地看着他。

    “行了,晚上开会后你就回去,我帮你打掩护行了吧?孩子还小,你慢慢说,可别骂他。这是孩子有血性,别给磨没了。”

    血性?血性个毛。

    他自己的儿子还能知道?小家伙一定偷偷行动。难怪老丈人都没告诉自己这事,估计连他都头痛。

    你问他为何知道平安是擅自行动?

    以他老丈人的手段。就是想让平安出手,也不会让他去打倒一个成年人。再厉害的力气,一个四五岁的小豆丁也是趋于弱势。

    这小戏精,一套套哪学来的?媳妇啊,你再不回来,你儿子要上天了!

    会后,张国庆来不及上宿舍,出了门,跨上二八杠在空旷的土道上急蹬,心里算计着时间,希望能赶在儿子睡前。

    这几年要是问张国庆在京城最大有何收获,他一定说自己可以闭着眼睛从家里走到学校,而且还是串胡同,溜小道的那种。

    进入城内,出现眼前的是更多的路灯,胡同窗棂间的灯火,还有街上乘凉的不少人行人,与郊外寂静决然不同。

    胡同口乘凉的大爷们下棋侃大山,大娘大妈坐在小马扎上聊天,还有一些玩耍穿梭的孩子们。

    张国庆来不及欣赏京城的夜色和胡同口悠闲的生活,犹如车人合一,飞快的速度让他越来越接近家的距离。

    到大院时,他特意看了下时间,满意地拍了拍车座。这老伙计跟他从东北到京城,性能没让他失望。

    “你这又从学校赶回来?”

    张国庆取出证件,笑道:“睡不着,刚好锻炼身体。”

    这大夏天,这个城市内的人好像都在乘凉,游荡在屋外。从进大门口开始遇上一**,差点耽误他见孩子。

    平安刚洗漱好要上床睡觉,听到张国庆归来的声音,激动地往外跑,还没跨出客厅,被一双手接过。

    小小的一张脸露出欢快的笑容,小手摸着张国庆的额头,“呀,都是汗,我陪爸爸洗澡。”

    张国庆乐呵呵地看着儿子怎么看怎么可爱。

    “好。先跟姥爷他们打个招呼。”

    周孝正出了房门,看到傻呵呵地父子俩,“打什么招呼,快去洗了。往后别走夜路,黑灯瞎火万一遇上什么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办?洗了吃点宵夜早点休息。晚上平安跟你睡,你跟他好好聊聊。”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

    洗好澡出来,已经到了平安平时睡眠时间。

    张国庆顾不上什么宵夜,让陈婶先搁他书房,自己抱着儿子回了卧室,看着儿子欣喜得发亮的眼神,他终究还是不忍心责怪。

    他放缓的语气,“上回爸爸太粗心,居然不知道我们平安被人欺负。你还记得那是谁家老娘们?”

    “爸爸,我错了。”

    张国庆将他抱着怀里,拍了拍他,“爸爸不觉得错。有人欺负你,你还手,这是对的。以后再也没人敢在你前面瞎叨叨。”

    平安眼神发亮,“真的吗?”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现在说完对的。接下来爸爸要跟你谈谈错了。你现在困不困?要不我们找个时间再谈?”

    “不困,我想爸爸。”

    张国庆听了心酸酸的,“等爸爸放假好好陪你。”

    看着孩子笑眯眯的脸蛋,张国庆突然不想去探讨对错。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谁说的清。这件事孩子处理的非常完美,何必非要去追根问底。

    平安窝在他怀里,眨巴着眼睛,低声说道:“我知道自己错哪了。姥爷说我改过就好,以后要想干什么最好通知他,他先帮我完善。等他觉得可以放手了,那以后我就可以想干就干嘛。”

    “你怎么想到擅自做主?你不担心坏了你姥爷计划?或者你干不好怎么办?”

    平安双手手指对碰,低头说道:“那天我问姥爷,为何不让大家知道姥姥不是林家孩子?姥爷说他这两天再找合适的机会公布。

    我一听就知道,可以跟别人说了。爸爸你不知道那些人天天上我们家门口。我讨厌看到他们。”

    张国庆乐得呵呵直笑,狠狠地亲了好几口,“爸爸也讨厌他们。这次干得漂亮,以后想干什么,最好跟先我们说一下。还记得上次爸爸脖子上的伤吧?你妈一看到有人伤到爸爸,她拿起凳子就砸人,还踹了那些人好几脚。

    你想想,你要是受伤了,你妈妈会怎么样?她会心疼的哭,会找人拼命。所以儿子,为了你妈,你做事也要避开危险。

    你那会还没一周岁,你妈为了让你知道针扎到会疼,她就用针刺自己的手指,那血流出,爸爸都心疼坏了,可你妈妈说有血流出,你才能记住。”

    平安紧紧地搂着他爸的脖子,“爸,我都记得,我没忘。我以后一定乖乖的,不惹妈生气。”

    张国庆郑重地回他一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