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47章 速回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47章 速回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走在路上,张国庆单手提着行李,抱着孩子,见他往自己身上蹭,连忙说道:“儿子,爸爸刚走了一身汗,脏得很。”

    “嗯,很臭!”平安听了故意闻闻,露出笑容,“不过,我喜欢。”

    “我儿子真会说话。你过来姥爷跟你怎么说的?”

    平安听了皱着眉头,朝周围看了看,见无人,说道:“小宇哥哥偷偷跟我说林家想害死我妈,现在我很危险,让我跟他走。

    太奶奶也过来说姥姥不在家,让我跟她睡。今儿我姥爷问我想不想爸爸,说送我过来玩两天好不好。我答应了。我妈妈到底在哪?”

    张国庆听了一时无语。他老丈人还想瞒着孩子。看吧,小机灵都一清二楚,还瞒个毛线!

    “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妈妈很安全,林家绝对找不到她。她是去干大事,再过不久就回来。别人问起你就说不知道。”

    平安听了松开眉头,“我妈没危险就好。爸,我想回家陪我姥爷,还有我想去瞧瞧林家。他们凭什么害我妈?我现在能打倒坏人,没人能欺负得了我。”

    张国庆沉默片刻,问道:“你知道你姥爷为什么想送你过来吗?”

    “我知道,我姥爷想保护我,可我也想保护我姥爷。妈妈不在家,你也不在家,我也不在家,家里只有姥爷一个人了。”

    平安这翻简单直白的话,深深震撼了张国庆的内心深处。

    是啊,什么是家人?

    家人就该相互慰藉,相互依靠。累了,默默地陪着。自己不能觉得老丈人有本事,就将所有的重担压在他身上。

    张国庆狠狠地亲了亲他,“好,我们今晚就回家。现在先上楼,等爸去请了假,我们连夜就走。”

    心里有了决定,事情就办理很快。

    张国庆将袋子内的热食取出,让平安在屋里先吃。自己飞快地跑到楼下,去了吴辅导员那。

    能说多严重就得有多严重,总之,一贯表现出色的张国庆很得辅导员的信任,二话不说让他请到假期。

    当然里面也有很多因素,对于这些,张国庆一时没时间去考虑,他现在急着赶回去。疾步走到教室,招招手让易解放回来。

    俩人一前一后来到远处,张国庆立即说道:“我已经请好假,这几天有什么活动要辛苦帮衬点。”

    “都是哥们,别这么客套。你安心回去,有事我跑去打你家电话。回去后遇上事也给我们几个吱一声。”

    张国庆笑着拍了拍,“我不跟你们客气。大勇他们现在跑哪也不知道,我就不去打招呼了,你记得跟他们说一下。”

    “没问题。趁现在天色时间不算晚,快带孩子回去。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张国庆点点头,边走边说,“那我先走,钥匙在老地方,东西放里面,你们自己去找。记得,别搞乱房间。”

    易解放听了,乐得挥手让他快走,喊道:“知道了,别婆婆妈妈!”

    别搞乱房间?

    才怪!

    大家忙了一阵子农活,刚好有地方庆贺。

    不过,这事还不能让这家伙知道,要不然非得说大家不厚道。那理由绝对一堆堆,什么他在受难,大家还玩得这么痛快,搞不好被敲诈回去!

    张国庆回了宿舍,一阵乱翻乱找,寻出东西,拿出长袖长裤将平安换上,又找了一把手电筒让他拿好。

    平安眨巴着眼睛,“爸爸,我们乘小火车还是骑车?”

    张国庆头也不回地回道:“小火车。是不是热?等会出去就凉快。小香囊记得戴在身上,晚上蚊虫特多。”

    平安听了转了转眼珠子,开始跟着他翻箱倒柜。越看里面东西不多,心里越满意,他妈妈果然最爱自己。

    房间内被两父子这么一折腾,幸好没几个柜子,否则又要再收拾一翻。

    一通忙乱,张国庆看着地上两件行李,往肩上背上一个,抱着孩子,又提着一个。这会关上门出来,父子俩同时松了口气。

    “搂紧爸爸脖子,我们马上出发。”

    “好,我拿手电筒。”

    父子俩配合完美,一路顺利出了校门。

    夜晚的郊外,天上星星闪烁,一阵阵凉风驱散了白天的余热,除了一阵阵青蛙叫声,大地一片寂静。

    平安看着远处树木的黑影子,左手地搂住他爸的脖子,整个人紧贴在他身上,握住手电筒的右手偷偷往前移。

    张国庆感觉到后,将手上的包裹往隔壁一挂,双手抱着,轻轻拍了拍他,“过了转弯就到,不怕,爸爸在。”

    “我没怕,我才不怕。”

    “对,我们宝宝是最勇敢的好孩子。来,跟爸爸唱一首歌。”

    父子的歌声在夜晚异常响亮,时而夹着孩子的笑声。

    张国庆抱着怀里的儿子。看着远处,此刻无比的想念妻子。不知她此刻在哪里?时差多大?是不是也是在夜晚想着自己父子俩。

    这次分离的滋味,他再也不愿意尝试。那么一个人,在自己看不到,听不到的某个地方,毫无音讯。

    等待,最是折磨人。

    而造成他媳妇离开的缘由,就是林家。

    想到这里,张国庆暗生自己闷气。上次看到周孝存就应该快刀斩乱麻,约他去乱葬岗好好聊聊人生。

    这下子好了,他老丈人来个计划,突然插了一手,将他媳妇藏到哪里也找不到。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嫩。

    哦,当初自己是怎么想的?对,被自己媳妇给骗了,居然说什么她爸很忙,先自己看着办。看着办,看着办,把媳妇都给办到哪里也不知道。

    他老丈人那心眼跟梭子似的,他这样良善单纯的人怎么斗得过?这一切从自己媳妇出差,丈母娘下基层,到自己农活刚好结束,时间安排的天衣无缝,全是一环接一环。明显是计划很久的事情。

    要是说周孝存从东北出来,他老丈人不知道,他张国庆敢将自己脑袋割下来给人当球踢。

    自己傻帽似的派人跟着都在他眼里。有这么一个老丈人真是一件非常痛苦地事情,让他真是又爱又恨。

    “儿子,你一定要跟你姥爷好好学本事。哪天学到手了,替爸爸好好出口气!”

    平安瞪大眼睛,“爸爸,你这么厉害了,还要我帮忙?”

    张国庆无语的拍了拍他。他好意思跟孩子说你老子斗不过他老丈人吗?他还指望儿子替自己赢一局呢。

    “爸爸,你告诉我,我让姥爷帮你。他最厉害了,一定能行!”

    张国庆苦笑着拍了拍儿子。你可真行!往你爸心头又插一把刀。

    “算了,还是等你长大帮我出气。这事不提了。等会我们到了家,你姥爷要是问起怎么回来了?你怎么说?”

    平安歪着脑袋,“要不就说我想我姥爷,睡不着?”

    “行,你们俩斗吧,我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