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34章 盯梢,知情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34章 盯梢,知情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篮球球内,张国庆看了眼时间,下了场,跟几个哥们告辞,带着周娇与儿子回了家,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出了大院。

    为了监督周孝存,他亲自派人去盯着林丽莹。此时只见他骑着车子,一拐二拐地在一旁大杂院胡同儿转来转去。

    这会下午五六点左右,家家户户开始做饭,做菜的酱油味儿,炖菜味儿,混合着飘在半空,充斥着鼻腔。

    伴着香味,门口叫喊着孩子们回家吃饭的声音,张国庆不一会骑着车子,停在一个公共厕所边。

    “嘿嘿……小五哥,我等了好一会,正要去找你。你是不知道今儿的事情好玩得不得了。”

    一个黑瘦的约十二三岁的男孩子从胡同口窜了出来,一见到张国庆,咧开嘴傻乐,迫不及待的说道。

    张国庆拦住他,看着他手压住肮部,生气地说道:“是不是又饿得不吃饭?钱是这么靠省下来的?你再这样下去怎么带大弟弟妹妹。”

    “哥,你别生气,我没省钱。我刚吃了过来。”

    张国庆也没再说什么,推着车子往前走,“我饿坏了,先去陪哥哥吃点东西。那些破事迟点再说。”

    黑瘦男孩一声不吭地跟着他后面。到了饭店,见他点肉菜,死死地瞪着他,抓着他胳膊不放。

    张国庆无语地看了看他,朝不耐烦的服务员笑笑,拿出票据塞到柜台,“别听小孩子的,麻烦你催一下师傅。”

    说完,朝黑瘦男孩低声说道:“别捣蛋,小心哥揍你。”

    付完钱后,他带着男孩子坐到角落,拍了拍他脑袋,“等会吃不完带给小惠他们吃。哥有钱,别担心哥挨饿。”

    “明儿我告诉娇娇姐,你朝女同志傻乐。”

    张国庆乐得呵呵直笑。这傻小子!

    这个黑瘦的男孩子其实已经十五岁,姓雷名天明。有个七岁的弟弟雷天亮,还有一个三岁的小妹雷小惠。

    说起这个孩子也是可怜人。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五六岁的一个没名没姓的小乞儿,有一天冷得实在受不了,跑到雷家不远的柴垛子取暖,结果被刚外出归来的雷家夫妇发现给收养。

    雷家夫妇是一对好人,哪怕亲生儿子出生,也丝毫没薄待他,一直视他如亲子。前几年雷家男人出了意外离开人世,留下怀着待产的妻子幼儿。

    雷大婶受到这么大的刺激生下女儿,当时就血崩,九死一生捡回了一条命,可她身子骨也虚弱的不行,干不了重活。

    幸好单位安排了一份轻省的活儿给她,才让她得以靠着供应粮和微薄的工资住在大杂院一间屋里一家人相依为命活下去。

    十二岁的雷天明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毅然放弃了学业,四处捡垃圾,帮着左邻右舍干点小活,在家照顾着弟弟妹妹。

    天有不测风云,他原以为他这么熬到十六岁就开始去当学徒工,能让他妈轻松点,家里日子会越来越好。谁知道一场天灾**降临在他这个小家。

    两年前的冬天,靠着供应粮,一家四口饿得每天喝粥一碗清粥,还是婴儿的小惠因为营养不良也得了水肿,奄奄一息。

    雷天明求了很多人,没办法之下。他就跑到黑市卖东西。

    卖什么?卖他身上的血。

    一个黑瘦的没有一点血色的孩子举着牌子,上面写着端端正正的两个字“卖血。”

    当时没什么人会去注意一个孩子,各自偷偷的交易完就急忙忙地离开。

    而张国庆和周娇俩人交易完,听着有人嘀咕着有个孩子要卖血救妹妹才注意到,转身去寻找人影的时候雪地里,雷天明晕倒在地还高举着卖血的牌子。

    看得张国庆当时就流下眼泪。

    夫妻俩急匆匆地抱着雷天明去了医院,得到急救后,他一醒来就问护士,可不可以将药水留下来,让他妹妹来打。

    后来张国庆夫妻俩带着他回大杂院,打听后得知这一家人的品行,尤其这雷天明的秉性,更是放不开手。

    救济这样的人家,救济这样的孩子,他们是真心实意的心甘情愿。他们提出让雷天明接着去上学,可惜未能如愿。

    这家人,尤其雷大婶很有骨气。当然以周娇的心思看雷大婶内心或许有所顾虑,担心他们夫妻俩对孩子有何目的。从这点看,这是位伟大的母亲!

    除了必需品,她是其他东西坚决不接收。等口粮已恢复填饱肚子,更是再也不愿意接受任何救济。

    无奈之下,张国庆只能让雷天明跑小腿,借机多给些粮票和钱财,偶尔再带他去哪里赚些外快。

    这次张国庆一想到盯梢,立即就决定让他跑腿。这孩子机灵,吩咐他别去偏远的地方,也一贯听话。

    饭菜吃到一半,张国庆边往他碗里夹菜,边问道:“明年你十六了,去不去你嫂子说的那个单位?”

    雷天明低声回道:“我去打听过,进那里面要花不少人情。我还是去我爸厂里从学徒工开始。”

    张国庆斜了他一眼,“你哥我怕媳妇,你自个去找你嫂子说。”

    雷天明鄙视地白了他一眼,“说了是我娇娇姐,非得嫂子嫂子。这事等以后再说。你让我娇娇姐别去求人,我不乐意。”

    张国庆听了呵呵直笑。

    这傻小子!能得周娇另眼相看是多么不容易。这两三年他们夫妻俩帮了不少人,唯有雷天明让周娇连工作都考虑到。

    吃过晚饭,张国庆用饭盒打包好剩下的肉菜和馒头。俩人出了饭店,找了一处偏僻地方。

    雷天明将今天林丽莹从医院出来遇到周孝存,他又让小伙伴跟着周孝存,自己跟着林丽莹见到的一切所见所闻描述出来。

    说完了,这小子嘿嘿傻乐。

    “小五哥,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那个男军官板着脸怒气冲冲地出了院子,在路上还吐了好几口痰。太不符合形象了。”

    “隔了十来分钟,出来一个女同志,头发还是乱糟糟的,肿着眼睛,拎着行李,也是怒气冲冲地出门。那脸色难看的吓死人。”

    雷天明说到这里,靠近张国庆嘿嘿地笑道:“最有意思的是,那个林丽莹了。等人走了,她抱着一堆的床单被单扔到院子里洗。洗了一半,生气地站起来进屋,接着马上又骑车去了大院。”

    张国庆一巴掌拍向他脑门,“小屁孩别瞎想。她这一路骑车,你跟着累坏了吧?”

    雷天明呵呵直笑,“远远跟着一点也不累。我都十五了,这种事情大杂院老大娘们常常会说。谁跟谁有一腿,一眼就看出。”

    “对了,那个画上男人住在朝阳招待所107。还一个人一个房,看他挺有钱。这是大栓回来告诉我,说他回去那会还很高兴。”

    张国庆听了点点头,“行,哥知道了。你让大栓别再跟着对方,你也别跟。太危险!这事就到这为止。明儿我跟你嫂子又要去学校。你要是遇到事儿记得去学校找我。宿舍还是原来老地方。”

    说完,他放心地再次吩咐他,“该查到的我都了解了。听话啊,别去跟着他们。接下来他们的事情随他们,已经不关我们的事儿。”

    雷天明认真地点点头,“我懂。你放心好了。”

    张国庆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快回去,下周我带你娇娇姐过去看小惠。”

    “你先走。”

    “好。遇到事儿记得找我,别跟人瞎来。”

    说完,张国庆将装饭盒袋子递给他,赶紧蹬着自行车离开。要不然这死小子又要发现袋子内的东西推来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