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32章 插上一根刺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32章 插上一根刺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卧室门口,林丽莹不敢置信地看着一丝不挂的大侄女拽着自家男人的短裤。她还没昏了头看不出自家男人的死命抵抗。

    自己一手带大的小泵娘怎么会变得这么面目可憎?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林丽莹打开的房门,李建军趁着林雪琳愣在那,抓着裤飞快地往妻子跑。

    出了门外,心有余悸的李建军气急败坏地朝妻子喊道:“看看你干的好事!这还是人吗?让你别答应她过来,你非不肯。老子差点就死在她手上了!”

    林丽莹看着这样的丈夫,突然想笑。她发现自己还是幸运的,起码丈夫是个好男人。她不敢相信要是身边的爱人没去拒绝,那发生的一切自己将要如何面对。

    她一声不吭的走进卧室,从衣柜里拿了套干净的衣服裤子,看着林雪琳说道:“我们生死不相往来。滚吧!”

    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

    “不来往就不来往。可你男人该干的都干了,你得帮我调回来。要不然我就去告他耍流/氓。”

    林丽莹看着气得涨红着脸的丈夫,朝他摇摇手,转身对林雪琳说道:“你有种就去告,也别想往我心里扎钉子,没用的。我自己的男人自己了解。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去请你爸妈过来?”

    林雪琳见她说完就走,蹲在地方大声哭喊,“凭什么你们都过得好好的,我就活得猪狗不如。凭什么你们个个有好男人护着,我就活该靠自己?凭什么?凭什么啊?”

    林丽莹顿了顿脚步,头也不回的关上房门,递给李建军衣裤,自己站在院子内抬头看着天空默默流泪。

    李建军抱着衣服到洗漱间用冷水冲了好几遍,才换上衣服。想了想又将换下来的短裤用脚踢到马桶内。

    坐在凳子上点了根香烟,这事想起来让他心慌且恶心。他一直看不惯这丫头片子,也不过觉得下手黑了些,为人矫情了些。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跟自己来这一招。看来这大西北的改造一点也不成功。

    他为大舅子默哀。有个这样的闺女真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这样下贱的品行,往后还有的浪。

    一根烟抽完,李建军整理好军容,戴上帽子,来到院子,对默默流泪的妻子林丽莹叹了口气。

    “我还得跟你解释一下。我跟她一点事也没发生,你别听她瞎掰。就她那鬼样子,我也看不上。等她走了,你该洗的给洗洗,恶心死了。这次我得去单位住段时间,家里我是真不敢待了,有事你让人通知我。”

    说完,见她没反应。李建军也懒得多解释,他多说一次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侮辱。赶紧加快脚步出门。

    林丽莹目送他离开,擦干泪后,回到小房间,将林雪琳的行李物品塞到箱子内,提到客厅。

    林雪琳哭了一场,知道这里待不下去,可她接着要去哪?想到这里,她狠狠地咬住手臂,发誓让这些对不起自己的人不得善终。

    从地上捡起衣服裤子,穿戴好后。一转身,满脸的仇恨立即化成哀伤,加快几步走到林丽莹跟前,她噗通一声跪在林丽莹前面。

    “小泵,我一时鬼迷心窍,你原谅我吧。要是连你也不理我,我真没人疼了。刚开始我是闹着玩的。”

    林丽莹失望地摇头说道:“别说了。是不是闹着玩,我分得清楚。你玩的时候有考虑那是谁吗?那是你姑父,是你表弟的父亲,是你长辈。小琳,人要是连廉耻都没了,那跟畜生有何区别?你走吧。”

    林雪琳低着头,咬着嘴唇恨不得撕了眼前人。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明知我离开这无家可归,居然还要让我走。

    要受难,那就大家一起。

    想到这里,林雪琳抬头一双眼泪滚了下来,“小泵,我知道我干了不要脸的事,我会走的。可小泵,你看着我长大,我是种人嘛。要是小泵父没点暗示,我怎么敢呢。我太想回城了。”

    林丽莹板着脸,闭上眼。她现在不想去听漏洞百出的谎言。

    “小泵姑,我走了,你往后也要看住小泵父。他没他说的这么好。刚开始我还挣扎过,可我力气小,也想回城。事后,我让他抓紧时间帮我迁回城里,他又反悔了,我才追着他不让他走。

    可谁知道他居然反嘴一口说差点死在我手上。男人都是王八蛋,提了裤子不认人。小泵姑,对不起我走了。”

    林丽莹听着她那含糊的话语,睁眼看了她一眼,压抑着心头的猜疑,冷声说道:“别磨蹭,你可以走了。”

    “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说的假话有人信,说了真话倒是没一人信。事情就在屋里发生了,什么证据都有。怎么我成了罪人,他可以拍拍**就走。”

    说完,林雪琳抹了把眼泪,站起身,腿一软摔着地上,又努力爬起,提着行李箱低头一步步挪动外面。

    到了客厅门口,转过身,朝她掬了一躬,“小泵姑,谢谢你这么多年照顾我。我以后不会主动找你,你一定要过得好好的。”

    林丽莹听得院子门关上的声音,出去看了一圈,确定她离开了。转身飞快地去了自己卧室。她告诉自己该相信自己男人,可还是忍不住心存犹疑地来来往往,里里外外的观察了一遍。

    可悲的李建军被无辜的戴上一顶帽子。幸好他不知道,否则真会吐血。自认正人君子,对得起忠诚两个字的他如今正跑到好友那寻安慰,哪里想到那死丫头临走还要在他媳妇心里插上一根刺。

    林丽莹查找了一圈,还是没有什么异常。

    打扫完卧室,她是越想越生气。别说李建军膈应得不敢住家里,连她自己也不想住在这个卧室。

    只要一想起,她心里就犯恶心。这事憋屈得让她想杀人,偏偏这事还不好朝外人张扬。哪怕最亲的大哥那也不好说明。这事要不是自己在场看到一幕,绝对会白变成黑,跳进黄河洗不清。

    想到老太太那还有周孝存一事没处理。她觉得正好过去说给她娘听听,该让她娘看看她养了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