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20章 失魂落魄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20章 失魂落魄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房间内,黄翠兰仔细地说了自家老娘的要求,以及跟婆婆的交谈。

    黄耀国听了妹妹一番话,朝她翻了个白眼。

    “小扮?”

    “哥什么哥,我不是告诉你别听娘的。你猪脑啊!日子过消停了又些折腾是不是?不想过就趁早说。”

    “可娘拉着我一直哭,又是求的。我拒绝不了。”

    黄耀国笑道:“谁让你整天送粮过去。她不找你哭,找谁?都是你给惯的。你以为娘她没找我哭。可我不理会,次数多了,她也就懒得说。我最近神烦她,每次都是大哥家的一些鸡皮蒜毛,破事特多。”

    说完,他不放心地说道:“你瞒着妹夫偷偷给娘送粮贴补大哥家,信不信妹夫其实心里都有数?你别逼得老实人发火。那真会没人救得了你。你是不是觉得自个生了三个儿子,不管犯了什么错,妹夫都不会不要你?

    我跟你透露个事儿,你呢也机灵点。别自己男人被人拐走,还傻乎乎的整天往村里娘家跑。我是爹娘亲生的儿子,我会不养他们?你呢,没事跟着点妹夫。他是没外心,可盯上他的大闺女不少,更别说小毖妇。”

    “不可能,孩子爹不是那号人。我公婆也容不得他抛弃糟糠。喜子他们也不会让外头女人进家门。”

    黄耀国失望地看着激动不已的小妹。这要是别人,他笑笑也就不理会了,可这是他疼了这么多的亲妹妹。

    这次不戳重点,迟早会出事。

    他板着脸,指着黄翠兰上下,“你看看你如今变得什么样子?你就没看看你婆婆越来越年轻?你跟你婆婆站在一起跟姐妹一般。

    而妹夫呢,他本来就长得好,如今更是年轻。不说他家底,就他这么个人多得是人抢。你还天天在家里添乱,他不烦?

    你看到你那个妯娌林菊花了没有?人家就聪明,娘家一塌糊涂,可她呢,每天打扮的漂亮利索,谁不说张老二他岳家没得力,可媳妇漂亮呀。

    你三妯娌,你别跟周娇比,可长得也不比林菊花差是不是?

    妹妹啊,我是你亲哥,我不会骗你。真有不少人打妹夫主意。要不是妹夫没有花花心肠,这会早就跟人鬼混上了。他为人好,可你也得争气,别让老张家都烦了你。”

    黄翠兰打量着自己全身上下。挺干净的,她觉得不错啊。她没觉得林菊花比自己好看多少。

    黄耀国可算掏心掏肺了,他是男人,最了解男人。这妹夫这两年表现不错,为人沉稳,又考到文凭,又有人提携。要是没意外,职位提升不远了。

    男人嘛,钱有了,地位有了,心思就会改变。万一看上个大姑娘,谁能拦得住他?就算他没外心,可不代表没人看中他。只要攀上妹夫这颗大树,一辈子衣食无忧,有的是人上赶着当后妈。

    “你呢,没事多上妹夫单位,接他上下班。两口子偶尔一起上街走走,多关心自家男人,别老不是上班就是回村看娘。喜子他们在他爷奶那,你也得时常去关心,多陪孩子聊聊。”

    “我那个哥们顺哥,你还有印象没?他早前哭着闹着娶了他媳妇,生了两个儿子两个丫头,什么事都是他媳妇说了算。可如今呢?才调到省城没两年,回来闹着要离婚。甚至家里什么都不要,就是要离婚。”

    黄翠兰点点头。她依稀记得那人长得挺好的,他媳妇长得更好。生了这么多孩子还跟大姑娘没两样。

    “上个月真给离了。他媳妇也硬气,一个人带着四个孩子,让他光身滚蛋。可顺哥呢,他不担心,他一个月工资八十来块。马上回了省城发喜帖让我们几个哥们去喝酒。后娶的这个才十八岁,长得确实漂亮,还是正式工。”

    说完,黄耀宗盯着妹妹。他不相信都这么说了,自家妹子还不醒悟。

    黄翠兰沉默片刻,摇了摇头,“孩子他爹不会。之前去省城上课,可从来没出什么事。喜子他爷奶管得严,顺哥这样的事情要是在我们家,非得打断腿不可。小扮,我知道你意思,可你看他是这样的人吗?”

    尽避黄翠兰口中这么说,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她想象要是孩子他爹这样的事情都干的出来,那谁帮自己?

    黄耀国看出她的口是心非,也没反驳。只要听得进去就行,多顾着点自家,别折腾更好。自家大嫂是怎么样的人,他太了解了。妹妹是亲的,他可不希望被那女人带傻了,好好的日子不过。

    接下来几天,黄翠兰一改往日作息习惯。一有换班就去张国富单位,尤其每个月粮店发粮那两天,她就远远地在一旁观察。

    很快,黄翠兰发现她小扮说的没错。真有不少年轻女同志每次故意找借口靠近自家男人。

    望着张国富始终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有礼有节与他人交谈,言行举止透着读书人才有的优雅。

    黄翠兰有些惊慌失措。她从没看到过丈夫这一面,在她的记忆里,那个憨厚嘿嘿笑着,一遇到村内妇女就避开,背着锄头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她想不起枕边人是什么时候改变的。

    似乎从上夜校开始,或者从每晚看书开始?她想啊想,发现这一年来除了必要,他已经没和自己聊着家长里短。

    每个夜晚他永远是看书再看书,而自己呢?对了,自己在发愁从哪挪些粮食给娘、给大哥,或者在绞尽脑汁的算着自己手上的那点私房钱够买多少黑市粮。

    黄翠兰失魂落魄地一步一步回了家。

    家还是她喜欢的家,可好像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书本多了,儿子的、女儿的、丈夫的、唯独没有自己的。

    她回了卧室,看到书桌上高高垒起的报纸书籍,展开的书籍上不认识的表格和小数字,长长地叹了口气。

    打开橱柜,张国富的一叠叠衣裤黑白分明,毫无补丁,衬得自己那几件洗得发白的衣服更是破旧。

    黄翠兰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男人的衣裤居然基本都是婆婆准备的,而她居然每次洗衣服都没察觉。

    可想而知婆婆是对自己有多不满。否则不会亲自动手,也没告诉一声自己。这已经是彻底无视自己。

    黄翠兰无力地躺在炕上,闭上双眼,想着该怎么拯救夫妻俩的感情,想着如何重新得到婆婆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