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14章 下药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14章 下药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与大家告别,周娇乐呵呵地挽住周孝正胳膊往前走。父女俩默契地没提起老周家的事情。

    “今儿怎么想过来接我?小五去接平安了吧?”

    周娇笑道:“他和妈一起去的托儿所。我这不是很久没和你逛大院了嘛。爸,你现在最喜欢平安了,都不疼我了。”

    周孝正拍了拍她头顶帽子,“这么大了还撒娇,不怕小王他们笑话。”

    “不会,我王哥陈哥他们多实诚的人啊,怎么会笑话我,对不对?”

    小王几个人忍笑点点头。

    “爸,今年王哥他们有没有年假?去年好像也没见他们回老家,他们是不是该回去相嫂子了?”

    周孝正配合着女儿,“是。我正准备让他们回去看看。他们老大不小了,该解决个人问题。”

    后面几人相视无奈一笑。

    “姥爷,妈妈……”

    幸好平安出现在前面,解救了小王他们。

    “我和姥姥爸爸来接你们回家。”

    周孝正弯腰抱起他,“好,我们一起回家。今天在班上玩得高兴嘛?”

    “可高兴了,大班的哥哥们约我明儿再一起玩……”

    沿路回家,遇上不是人,打了招呼后,大家乐呵呵地看着他们一家人走远,还能听到孩子奶声奶气的说着话,惹得行人会心一笑。

    一封电报,没有如老周家父子算计那般。京城周家一家人丝毫不受困扰,过着自家快乐悠哉生活。

    相反的老周家父子俩坐在卧室内,相对沉默不语。

    耳边传来外面周大姑周丽如一阵阵哀哭声,周孝存烦躁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别随地吐痰,你娘不喜欢。”

    周孝存瞥了眼周老爷子,“爹,那封电报真的会让那野种父女俩有内疚?我看未必。倒是刚好断干净。”

    “我目标不在他们。你别去惹他们,惹不起!我是想通过这个电报,提醒有个人,我还活在这世上。”

    周孝存压着心底怒气,压低嗓门,“爹,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人是谁?他(她)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你别老自作主张,到时候又是鸡飞蛋打。”

    周老爷子目光望着前方,摇摇头,“不是我不告诉你。说了你也接触不上。我还想那人拉扯小南一把。这孩子不能再耽误下去,我走了,将来你还得靠小南。”

    周孝存脑海里琢磨的几个人,名字一一出现。

    他盯着周老爷子的眼睛,缓缓地吐出口气,慢悠悠地问道:“那人是不是林家那个老太婆?”

    果然,只见老爷子面色一僵。

    周孝存摇了摇头,“不是我小看你。爹,没用的。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出你们当时抱着孩子回来有过约定。可那死丫头活得好好的,什么把柄都没了。”

    “不是这事。好啊,你套我话。”

    周孝存眼里蹦出亮光,拽着老爷子胳膊,压抑着兴奋,低声说道:“你要是当我是你儿子就说出来吧。”

    周老爷子脸上露出怪异地笑容。

    “爹?”

    周老爷子轻轻地笑出声,“好,我说给你听。免得我出意外再也没人知道这个秘密。这事还是你娘先发现,她这人心善,还以为自己多心了。可我与顾如意一接触就知道绝对是真的。”

    周孝存靠拢他身边,静静等候……

    “得到周孝正死了的消息,我和娘第二天就赶过去。我去跟他们处理后事,你娘呢,她去照顾儿媳妇。

    有一天,她神色凝重的回来跟我说,今儿在儿媳妇那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她呢,帮着干家务整理厨房,意外发现有些坐月子吃的东西被浸了几味药。而那药刚好她娘以前不小心吃过所以只有她这么一个独生女。

    最奇怪的是被浸过节育药的猪蹄子居然放了快一个月了还没吃。当时林家小儿媳妇一起做的月子,按理不可能还有东西剩下。

    我当时就怀疑了,不过没想过顾如意要害自己女儿,我打听她那个儿媳妇已经生了两个孙子,现在又有两个闺女,估计是不想再要孩子。

    后来我见到顾如意那张脸,加上她是江南顾家的。那还有什么不清楚?我就不信她不知道周孝正身世。

    当时我们私下约定好,孩子给我抱回去,但是养不养活那就靠天意。以后周孝正的身世谁也不能透露。

    我看她说起孩子,眼神带着毒,想想这也是我们周家的种,总不能死在她手上。还有最关键的是周孝正死了,那将来那个柳惜之万一找来,那这个孩子将来很有可能继承顾家遗产。

    这点我也没跟顾如意提到。我们双方约好后,我担心她会对我下手。就试探的责怪她为何对我儿媳妇下绝育药。我让她给我写纸条,要不然就将证据捅到大家面前。

    当时她慌了神,真以为我握着证据,也给我写了纸条。我们达成联盟后,我拿着纸条和钱就拼命赶回家,就担心那娘们朝我下毒手。

    可惜我担心你娘发现秘密,匆忙间将钱和纸条塞在鞋子内,那会天气太热,我也没注意,到了家里,纸条上字迹全湿成了碎片。”

    周孝存听到这里,大失所望。

    “没事。我不说,顾如意怎么知道没了证据?这事搁在我心里很久了。之前你进去,我本来打算要挟顾如意,可后来你回来了。

    再说我也不想这事让周孝正那个野种得到风声。自己媳妇被丈母娘下药,他刚好踢了重新找,可我怎么会让他如意?

    他不是牛嘛,他再厉害也生不出传宗接代的儿子。我看他怎么牛?就一个死丫头片子,绝门户的种,还得意什么?”

    说完,周老爷子得意地看向自己儿子。

    接着得意的说道:“你别以为自个比老子聪明。你让老子去老张家,老子去了,莫非真以为我会没目的?我就是打算往老张家插上一根刺,绝对不能让张老二同意过继孙子。看那野种怎么办?”

    “周家正房,呵呵,我要让周瑾瑜这脉断子绝孙,再无血脉。要不是为了顾家遗产,老子早就让那个野种死了,还会有他如今的风光?”

    周老爷子扭曲着脸,咬牙切齿道:“周瑾瑜害死我爹娘,还想有儿孙拜祭?我不服。一切都在我的计划内,等个三五年,我控制那个死丫头片子去找柳惜之,那会有钱有关系,我们家就可以重振门第。

    可恨你那蠢货婆娘逼得那么懦弱的一个人起了反抗之心。要不然有你娘在,她怎么逃得出我手掌心。

    我好好的一盘大棋被毁的一塌糊涂。我们周家有了程家,有了林家,还有什么实现不了。老天不公啊!为什么让周孝正活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