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08章 林子的心伤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08章 林子的心伤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国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出息啊!霸王硬上弓都会。少扯什么意外,你小子花花心思我还不知道。换个女的,你跟人家会一起泡澡?”

    “不是泡澡……”

    张国庆忍住笑意,果断打断,“不是多大的事。赵媛媛要是不乐意,早就当天打死你了,还能让你个生瓜蛋子得逞。回去后,马上!立即!让你父母上门提亲。你们这么一折腾,是个人都知道你们彼此有意。

    你和赵媛媛这事除了我们俩,以后对谁也别提起。婚前有这事,对女孩子名声不好。尤其在你父母面前更也不能提起。

    放心吧,亲事一订下来,什么问题也没了。”

    张云涛眼巴巴地看着他,“小五,要是媛媛还是不理我呢?你不知道这女孩子的心思有多奇怪。我们俩都这样了,现在她连手都不让我拉。”

    李青林拍了拍他,“套子,你说实话。要是没这事,你还会不会这么赖着赵媛媛?是兄弟,我给你一句劝告。先看清自己的心,否则害人害已。”

    张云涛替自己倒了杯酒,一口闷了下去,幽幽地说道:“我发现自己真爱上赵媛媛了。以前觉得她笑得没心没肺,可现在看到她笑,我这心里高兴得不得了。看到她吃野菜窝窝头,我这心里就想哭。一天没看到她就担心她出事,家里有点好东西就想送到她手里。现在在这里,也不知道她怎么样。”

    张国庆跟李青林俩人听了哈哈大笑。

    ……这样的张云涛真他/娘的肉麻兮兮的让人受不了。可两个好朋友能成眷侣真让人开心!

    “你这次过来跟她说了没?”

    张国庆哼了一声,“还用得了问。一定屁颠屁颠的邀请她过来看我媳妇,结果被打击了。”

    张云涛献媚着笑脸,说出自己的目的,“小五,能不能让娇娇发电报让媛媛过来?赵叔都答应我,只要媛媛点头,这门亲就准了。”

    “出息!女人嘛,有一就有二,你压一次,接着压,压服了还怕她不乖乖听你的。算了,明早回去就让娇娇发加急电报。

    不过,话得说在前头,你往后可得注意点,别的女人再好,你也得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能对不起自己媳妇。”

    张云涛朝他翻了个白眼。暗暗鄙视,有本事你也压得周娇乖乖听你的。这没遇上那个克星,他感受不深,如今算是栽了。

    张国庆朝他玩味的笑了笑。他跟周娇一直猜测这俩人会不会成。没想到打开的方式这么奇特。

    这兄弟真乃狠人!还真别说,这招霸王硬上弓对付赵媛媛足矣。

    一旁李青林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张云涛。

    “干嘛?有话就说。”

    “那天你是怎么找对地方的?”

    李青林一句话让张国庆一口酒喷了出来。

    “你……你不会找不到门吧?”

    张国庆被这俩人害得咳嗽不止这信息量太大了。他也怀疑地打量着李青林。

    李青林被俩人看得脸色通红,“老子怎么可能?”

    “还真有可能。”

    “说呗……反正没外人。”

    李青林朝他们翻了翻眼,“没什么不能说的。上次我在信里不是提到一个女孩子吗?就是她,就差那么一点。”

    张国庆轻轻皱了皱眉,“分了?”

    李青林朝张国庆点点头,说道:“她跟着家人离开了,而我们也不可能了。”

    张国庆点点头,拍了拍他肩膀,“喝酒。”

    李青林笑着摇摇头,“我没事。不是你想的那么一回事。我还没到非卿不娶地方,也就是有好感。

    这事说起来挺丢人。

    她离开的前一晚约了我,那会我还闷在鼓里。去了地方才觉得不对劲,一个院子毫无人迹,孤男寡女能干什么?

    我现在很佩服自己,真的,我从来就没发现自己会这么君子。看着她光着身子,我居然想逃,而我最后关头真的掰开她的手指,走了……”

    张云涛怀疑地往他身上打量一下,“你确定你是君子离开,而不是不行?”

    “我们仨穿一条裤长大,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

    “说话注意啊,这样很容易让人怀疑。我可是纯爷们。”

    张国庆乐呵呵地看着他们。

    “小五,别傻笑了。我看得带林子去看看大夫,这事可不是小事。林子,你说话讲清楚点,什么最后关头,到底到了哪?”

    李青林见他越说越大声,赶紧捂住他的嘴,“你小声点。我说,行了吧。我真没问题,刚才不是说了嘛,就差那么一点。”

    张云涛眨了眨眼睛,低声问他,“真找不到门。”

    李青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说呢。可就那么一会,突然觉得自己捅进去容易,那之后呢?那会我就觉得没打算娶了当媳妇还是算了。”

    张云涛张大嘴巴说不出话。这也行?

    李青林没说的是自己确实掰开了女孩子的手指,可也没走成功。半夜三更那么偏远的地方他也不可能真的丢下对方。

    最后,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贯穿女孩的那一刻,他在她耳边郑重的许下诺言,毕业那天他娶她。

    她怎么说的?她忍着疼痛笑着说好。

    可天明之后却徒留他一人面对一封信,连个地址也没留下,就说走了,让他别等她。凭什么?

    他临阵脱逃,担心负担不起这份感情,而她却紧紧抓着他不放;等他毅然投入所有,她却一转身不告而别。

    一夜不休的缠绵,让他投入感情,岂是她说了算?毕业那天她要是没出现,他李青林这辈子跟她不死不休。

    张国庆始终注意着李青林,下意识地又想皱眉。

    他不是张云涛,李青林眼神多了很多东西。而刚才描述也说了“那会没打算娶”,反过来现在是想娶了,可人不在了。那天发生的事情绝对不如他表述的简单,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想了想,张国庆终究没向李青林求证,甚至连那女孩子姓名他也没问起。

    何谓是好兄弟?

    就是在兄弟想说,自己在边上倾听,他不想说,自己默默的陪着。而他遇到事需要帮助,自己必须鼎力相助。

    张国庆希望他这位兄弟能一帆风顺,别整出什么爱恨情仇的狗血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