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504章 小告状精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504章 小告状精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平安翻着书本,眼睛时不时看向闹钟,一到时针、分针、秒钟齐聚在十二点,他马上站起身摆好书本,迈着一双小腿欲出了客厅。

    林丽珊见状,劝道:“在里面等。他们过去没这么快回来。”

    平安听了脚步,转头笑道:“我爸爸妈妈说十二点半前回来就会回来。他们从来不骗我。”

    “那不是还没到时间嘛。”林丽珊站起身跟在他后面。

    平安不乐意说了。别以为他小,他可知道每次他爸妈答应的都是提前的好不好?他还想去门口接人呢。

    果然,平安还没到大门口,张国庆跟周娇一前一后进来,见到儿子,立即疾步向前抱起他。

    平安得意地抬着下巴朝他姥姥笑着。

    林丽珊笑着摇摇头,朝张国庆他们夫妻俩笑道:“平安说你们该回来被他猜中了。孩子想你们了,一直看时间。”

    张国庆心疼地抱紧了儿子……还是陪孩子时间太少了。

    “要不要跟爸爸去学校?”哪怕孩子不会答应,他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不要。我隔两天就能看到爸爸妈妈,我还要陪着姥姥姥爷。没有我在家,姥姥姥爷说可寂寞了。”

    “我还要陪太奶奶,还要帮阿姨管小朋友,可忙坏了。”

    林丽珊乐得直笑,“我们平安会捶背,会陪姥姥聊天,还能陪姥姥逛街,你没在家,可愁坏姥姥了。”

    “我儿子怎么能干,真是不得了。嗯,爸爸给你一个奖励,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提出来,一定满足你。”

    平安皱着眉头苦思。

    吃的?妈妈藏了好多东西在箱子里,他还没吃完呢。玩具?小朋友有的,他都有,别人没有的他都有。

    周娇在一旁抚平儿子皱起的眉头,笑道:“好了,别想了。今天爸爸妈妈陪你玩,你有空再想,想到就写在纸上。我们慢慢的一件件来。”

    周娇见儿子听了乐呵呵地直点头,暗暗松了口气。孩子真要提出要求,而自己俩人做不到,多伤他的心。

    她不想自己俩人欠了陪孩子时间,还言而无信让孩子失望。

    张国庆紧接着说道:“你还可以写纸条贴在爸爸妈妈的房里。我们回来没看到你,可这么一看,哦,我们平安留言了。”

    “我知道,就是留条儿。”

    “对,我儿子真聪明。”

    林丽珊看着他们一直在聊,提醒道:“要饿坏了,先吃饭。”

    提到吃饭,小版状精终于逮到机会了。

    坐在张国庆腿上,吃着嘴里的肉,他一双眼珠子就盯着林丽珊和陈婶来回走动。

    好不容易俩人忙自己的事情离开。

    平安见了,嘴巴噼里啪啦开始低声述说,“陈婶端了两碗这个给太奶奶,姥姥看了也端了一碗这个跑了。太奶奶回了这条鱼,姥姥端着空盘子回来。”

    张国庆从他开始探头探脑就不敢往嘴里塞东西,免得被呛到。这会就见他胖嘟嘟的小手点着桌上的菜,压着嗓子,怎么看怎么好玩。暗叹自己幸好有先见。

    周娇听了也没说什么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让孩子多观察周围挺好,只要别指手画脚阻止外传就行。

    “姥姥跟我说那个太爷爷最喜欢吃这个。妈妈,你跟爸爸不在家,那个太爷爷老跟程太爷爷来我们家。还说喜欢我,连颗糖也没给我。”

    周娇轻声说道:“妈妈知道了。你看着就行,别让人看出想法。”

    平安眨巴眨巴眼睛,点点头。

    整个下午,夫妻俩人带着孩子讲故事、陪午睡、玩游戏,力求让孩子开心。

    为了延续孩子的笑声,这一晚俩人也没回校,一家三口挤在一起,中间躺在孩子,听着孩子童言童语。

    凌晨醒来,周娇摸着儿子酣然入睡的笑脸,依依不舍地跟着张国庆离开。孩子越懂事,她越内疚。

    程老太太昨天还劝她趁着年轻多生几个,可周娇真不愿意。生而不养,养而不教,还不如干脆不生。

    她当时只笑笑,可心里一直有计划。怎么也要在等两年,平安长大了,那会再生一个男孩子。

    太早,周娇担心全家的注意力转移到新生儿身上,会让平安感到失落。她尝过那种铺天盖地的失望,绝对不让自己的儿子步上后尘。

    对于孩子,夫妻俩有志一同决定生个二胎足够。要不是为了他老丈人,生个继承一个姓周,张国庆都不愿意让周娇再冒着危险生育。

    儿子多不一定是福,培养好才是重心。一个平安已经满足了他对孩子所有的期待,再多就会占了他们夫妻私人空间。

    他不愿意也不希望。

    张国庆对自己丈母娘挺满意,比起前世那个,这个简直是完美岳母,可就是唯一一点让他不满的……就是为何不生个小舅子?

    哪怕让他亲手带大,他也心甘情愿。

    他承认自己自私,可对象是周娇,他还是宁愿自私。他担不起失去妻子的后果,没了周娇,他为何而活?

    张国庆抱着这样的想法,一直在推算时间,在密切的关注时局。

    为了提前得到一些资料,他接近杨群,就是想更能准确的摸准权威妇产科医生的真材实料。

    这样隐晦的心思,张国庆对周娇也没提起,就是担心给她造成压力。听了周娇说毕业后再说,他眼神闪了闪,琢磨自己要是逆了媳妇的意愿,会不会被修理得很惨?

    也不知道张国庆哪来的信心第二胎一定是儿子?

    走在通往学校的大道上,天色刚透白,城郊荒田野地已经出现社员们在干农活,一个个面黄肌瘦,冻得流鼻涕,光着双脚的小孩子们在旁边帮忙。

    这一幕更是让他下定决心孩子不能多要。

    “啪”地一声,一个瘦弱的小女孩被一巴掌掴倒在地上。

    “让你带弟弟,你死到哪里?光吃不干活的败家玩意儿……”一位精瘦的女人边骂边用手掐着倒地的孩子。

    张国庆停下脚步,犹豫要不要上去阻拦。有时好心办坏事,可能他帮了离开之后,大人更会将气撒在孩子身上。

    周娇拉了拉他,“走吧。”

    这一幕牵扯起她不愉快的回忆,周娇脸色阴沉,紧紧抿着双唇疾步往前。

    曾几何,这样的待遇常常出现在她的幼年。唯一区别她会反抗,会挣扎。这就是前世那个母亲常用手段。

    所以她始终对母亲林丽珊有种特殊感情。哪怕从平安嘴里得知她妈多次偷偷贴补林老爷子,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娇边走边让自己想着父亲周孝正,想到临出门,她爸让她多穿衣服,站在大门口看着自己离开,她渐渐地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