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97章 小妞是谁啊?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97章 小妞是谁啊?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国庆可不知道这事,否则闲得蛋疼的他一定跑回家。此时手上拿着喜子的来信,看了后,他挑了挑眉。

    “老二打听到周老太得重病,要不要先跟爸打个招呼?”

    周娇放下手上的手,犹豫了会,终究摇了摇头,“算了。爸这段时间公务上压力很大,每天不停地开会。”

    再说知道了又如何?之前她爸一直寄钱给周老太,也没见她只字片语回复。后来更是连自己也怨上。

    如今好了,得病也没通知自家父女俩。

    这样也好,断就断得干净点。

    想到这里,周娇重新拿起书本,陷入书海里。

    张国庆见书呆子悠闲地一杯茶、一本书泡了个下午。他也乐得她不出去,否则穿着泳衣来回在沙滩上走动,那场面…

    媳妇漂亮真是不好,哪怕再保守的泳衣都能让人看直眼。

    嗯,还是在家好。

    平安一进门就看到他爸又巴着他妈,小大人似的摇摇头。

    “爸爸,你该多关心我。”

    张国庆见到儿子高兴啊,立即接过冲上前的儿子,“今天又去哪串门了?爸想关心你也得看到你啊。”

    “刘爷爷那。”说完,平安不满意地抬着下巴,“你该给我买冰棍儿,不能怕媳妇就委屈儿子。”

    张国庆亲了亲孩子,“儿子啊,爸爸可没怕媳妇。你妈妈是为你好,你看冰棍化了就是水,一点也没营养。你现在还小,胃还是小宝宝的胃,贪凉不好。”

    平安哀怨地看着他,“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昨儿还说我是小大人该听话。”

    周娇抬头看着张国庆被噎得哑口无言,莞尔一笑……让你以后骗孩子。

    “你的思想跟小大人,可你身体还不行。呃……爸爸的意思就是我们家平安长得聪明,懂得多,可毕竟还是小宝宝。差不多等到你长到十岁,你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怎么高兴怎么来。”

    说完,张国庆见儿子开始在那算时间,他赶紧转移话题,“晚上想吃什么?爸爸亲自下厨。”

    平安狡黠的笑了笑,“我想你们带我去打猎。我可是听叔叔们说要去坝上草原,还要去看小妞。”边说着不高兴地问道:“爸爸,小妞是谁啊?她有我聪明吗?怎么叔叔们说起小妞笑得可开心了。”

    周娇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张国庆则是乐得哈哈直笑,“叔叔们说得小妞不是指一个人,他们指的是大姑娘们。这些叔叔想媳妇了。我们平安知道就行,可别传出去。”

    “我答应爸爸,你还没答应我。”

    张国庆听了捏了捏儿子的胳膊,“现在小石头扔得准目标?有准头爸亲自带你去打猎,要不然大热天跟着他们跑没意思。”

    周娇在一旁站起身,回到房里拉出一个木箱。

    平安很快地打开,取出几根粗木头一对接,往上面套上包着厚厚棉花的头盔,抓起一袋子的雨花石,往后退了一段长距离,抓起雨花石甩手扔了过去。

    一套动作自然流畅,毫无停歇,可以看出平时没少锻炼。

    “啪”的一声,头盔发出的声音……中了棉布上面的黑圈圈。

    张国庆在一旁看了一会,见他已经将力气控制自如,满意地点点头。要知道刚开始每次不是假人散架,就是棉花飞散。

    “不错。可以练弓了。明天开始爸爸在院子里立个草靶子,你每天练一会,不过不能累着,疼了就休息。”

    周娇见儿子眼带惊喜,可脸上还是板着等结果,在一旁笑道:“你爸的意思,使用小石头行了,等你练几天弓就带去你打猎。”

    张国庆见儿子等自己确定。心里暗乐,终于有替儿子当家作主的一天。有个天才儿子很吃不消啊。

    他点点头,朝孩子竖起大拇指,夸道:“比爸厉害。别担心没机会练手,就算这次坝上不去,年底爸也会找机会带你去练手。”

    周娇低声跟孩子说道:“去坝上的活动,我们不能太积极,等他们确定好时间,我们再跟过去。这是什么意思知道吗?”

    平安转着眼珠子,点点头,看了看厨房,低声回道:“不当出头鸟。”

    张国庆顺着他的视线,心里大乐。不愧是周娇生的,一样性子多疑。陈婶待平安比亲孙子还好,就这也让平安防备。

    不过,这性子挺好,比自己强多了。将来孩子的路,他们也不能一直扶着他走,始终抱着怀疑就藏得住心思,也伤不到心。

    用过晚饭,张国庆在院子里和周娇俩人立靶子,好让明早孩子能顺利练弓。

    而书房内,平安站在周孝正膝盖上捏着他姥爷的肩膀,“姥爷,舒服吧?等我练好弓,往后你就不缺肉吃。我都想好了,不好吃的不要。”

    周孝正护着孩子,也没说让他别按/摩。倒是听了他奶声奶气地居然说出不好吃的就不要,露出笑容。

    “天生飞的,地上跑的,这些动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本领,不一定让你逮得到。你还得好好练本事。肉弱强食……只有本事高出别人,你才能赢。”

    平安边点头边说,“嗯,我现在每天都在学三十六计。妈妈说等我学了会使用就可以看孙子兵法。”

    周孝正拍了拍孩子,“会不会太累?你还太小,该玩就去玩,别急着想一下子全学会。”

    “不会,可有意思了。”

    说完,平安蹲下低声说道:“今天刘爷爷在电话里说,老大你可别给老子上蹿下跳,安心待在地方。他打好电话跟刘奶奶说,如今是老二最关键的时候,不能让老大牵连到老二。我跟小志在客厅玩捉迷藏可都听到了。姥爷,这是不是弃卒保帅?”

    周孝正欣慰地笑了笑,“有这个意思。说到这里你就要想,假如这个卒子被放弃了不是他亲儿子,是外人,那卒子有什么下场?第二个问题,假如你要对付刘家,你会先选谁下手?”

    书房内周孝正悉心教导孩子。祖孙俩人的话题已经超出四五岁孩子的理解范畴,一个问的用心,一个答的开心。

    此时此刻,恐怕连张国庆都没想到自己抱在手心,跟着自己撒娇的奶娃娃如此优秀。在别人家儿子调皮捣蛋,四处惹祸,他的大儿子已经心智俱全,笑看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