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91章 动手开荒种菜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91章 动手开荒种菜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屋檐下长长的冰棍不见了,城郊荒地长出了小草儿了,河堤边的柳树也发绿芽了,微风吹到脸上柔柔的,不再刺骨。

    冬天转眼过去,六一的春天终于姗姗来迟。

    春天来了,就可以到野外挖各种野菜来填肚子。这下子不用学校下通知,学生们都自动走出校门,走到野外。

    谁知道,有此想法的人也不少。城郊野外,随处可见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们提着空空的篮子四处走动。

    到了近处,大家才发现这个给人无限希望的春天,野外的野菜也所剩无几。

    去年没谁能饿着肚子,还去考虑怎么保护生态环境。这不怪大众,饿得连泥都恨不得用来填饱肚子,谁还有这心思。

    这么一来,去年的野菜挖得太干净,留下的种子也就少了,今年长出来的野菜相比去年更是少之又少。

    被无数人当成“救命树”的榆树。更是有不少被剥了皮而枯死,就算幸存下来还依然挺立存活的,树上的叶子也是接近没有。

    实在找不到什么可以吃的,很多人的目光开始转到各个池塘和远近小河沟。

    池塘中间随风摇摆的水草,水面漂浮的浮萍;小河沟的螺蛳、蚌壳、石蟹、泥鳅、黄鳝等生物。

    这会下水还冷,加上每年淹死在池塘的人可不少。填饱肚子就是为了活命,如此一来也没人敢下水。

    不下水,不代表放弃。还是有不少人用竹竿、耙子,绕着水草、浮萍,想尽办法收获一二。

    更多的人涌到方圆十里的那些小河沟,摸螺蛳、摸蚌壳,有时运气好,还能捉一些石蟹、泥鳅和黄鳝。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捉到的数量却越来很少,每次出去几个小时,也只能捉到几两。

    眼看春天来了,还是青黄不接,为了生存,学校终于发出“自己动手开荒种菜”的号召。

    这次活动获得了全校师生的热烈响应。比起下乡支农,这次可是实实在在为自己谋利,不少师生早就将目光望向校园内的废墟空地。

    通知一下发,各班系同学们纷纷跑到校园内,三五结群地寻找适合种植的荒地,打算先下手为强。

    “小五,你们怎么还这么慢腾腾,迟了好地都给人占了。”

    张国庆见易解放一脸着急,跟大家加快脚步。心里暗暗鄙视这没种过地的傻孩子。占得再好的地,收获了还不是全部交到食堂?

    他们班级能人不少。有精明的早就有目标别都是小石头的荒地就行。估计这会已经占到位了。

    分配好各系各班级的地盘,轰轰烈烈的开垦活动开始。

    全校师生一起行动,肯定没法人人一把锄头、铁楸。大家排除困难,运用了一切能用的工具。再没办法,直接动手。

    除了必要的主课外,一时之间,大家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花在这一亩三分田上。就希望早点开垦好,顺利播种,好早点收获。

    日子一天天过去,种下了希望,大家每天没事去转转,偶尔发现长出嫩芽,那一天整个班级笑声不断。

    一分耕耘,十分收获。

    下了几场春雨,不到半个月,鲜嫩的蔬菜皆冒出头。

    收获给人带来了希望。这天走在校园内处处可听到笑声。

    等菠菜、小白菜、水萝卜、大葱、韭菜都上了食堂的餐桌。吃着收获到的果实,很多人激动地舍不得一口吞下。

    哪怕没有油腥,大家吃得都挺香。

    而食堂内,端出来的粗粮再也不会掺合那些乱七八糟、奇里奇怪的东西,这日子总算好过了很多。

    几茬春菜之后大家又种上了茄子、豆角还有土豆等农作物。接连有了收获,很多学生们也不至于饿得连上楼梯都要费劲。

    随着上课,下地干农活,一个学期转眼过去。

    而随着这学期结束开始放假。或许是为了同学们的安全考虑,除非特殊情况,没有辅导员的许可,家在异地的学生们被建议最好别出校门。

    张国庆凭着证明,得到小吴辅导员的许可,跟着大家出了校门,留下同学们继续干农活、做实验。

    此刻他说不清心里感想。唯有形势不妙,交通阻塞才会出此如此。外界到底如何,他不得而知。

    远方亲人是否如同信中所述一切顺利?他的爹娘是否一切皆好?

    跟着一行人回了家,张国庆放下行李,跟周娇打了招呼,立即赶往车站。他打算亲自去找刘明问问情况如何。

    还没到火车站,张国庆就听到高音喇叭声音。那翻来覆去地播放着同一句话:“旅客同志们,请不要去包市,包市吃饭也是要粮票的,包市吃饭也是要粮票的…”

    再次站在车站,看着周围的一切,张国庆都不用再去思考,已经看出,比起去年,北上的人流量再次暴增。

    “你找刘哥?是不是有急事?我知道你是张国庆,要不要我带话给他?他最快也要下周末过来。”

    张国庆见对方这么一说,笑道:“没什么事。就是现在没回去,想打听咱们老家怎么样?家里父母老是说很好,这不不放心。”

    对方靠近他,低声说道:“看到外面了吧?人特多,全是北上。这趟过来前,还听说遣送站每天前脚送走一批人,后脚马上又来了一批。”

    张国庆听了低声问道:“你有没有听说下面县城乱不乱?”

    对方拍了拍他肩膀,“放心。每个路口都守着人。要不然你看遣送站那些逃荒的人哪来的,都是被抓的。你放宽心,也就是这仨两月,天气一冷,谁敢过去。”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知道再多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名堂,还会耽误对方时间。这会他过来也就是为了心安。

    “哥们,谢了。”

    “谢啥。那我不留你,这会还要安排些事情,我先走了。”

    与对方分开后,张国庆没急着回家。他慢慢地踱步在人群,专心听着人们的交谈声,议论声,还有父母对孩子的吩咐声……

    拜张国庆的好耳力所赐他亲耳听了很多私密话,再看人群内的娃娃们,心里直冒寒气。

    就算顺利抵到北方,炎热夏日一过,马上就是短暂的秋季,到了漫长的寒冬,缺衣少食的孩子们该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