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86章 你吃了什么?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86章 你吃了什么?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要问最近流行什么?

    那一定是你吃了什么。

    这股风吹遍大江南北,关里关外。

    张爹终于写出一封完整的信。他的人生第一次书信寄完京城,很简单的一句话:小五,别寄粮票!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张国庆摸不着头脑。所幸紧跟其后还有张老二他们几个兄姐的来信。

    张家村附近几个大队引来了人潮高峰期以往农民羡慕城里人,如今城里人放下身段,四处寻亲,迈进农家小院和空旷田野。

    不得不说是个讽刺往日白眼对待上门的穷亲戚,如今跟着所谓的乡下人身后是什么感想?

    老张家世代农民,祖祖辈辈靠着打猎、种田为生。也就是除了个张国庆这个意外,全家迁到县城。

    此时张爹看着村里闹哄哄的几户人家,暗自庆幸自己三兄弟没什么厚脸皮的亲戚。他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糟心外甥和外甥女。

    张大伯皱眉呵斥,摆平争吵后跟着自家二弟往老队长家走。

    “你回来干嘛?你看看你面色红润,比小弟还年轻,没事别瞎溜达。这么大岁数了,还没点眼色。万一路上出事咋办?”

    “大哥,你这话可错了。我一人打十个都没问题。”

    张大伯头疼地瞥了眼自家二弟。这家伙是有多自信?还十个?

    “回去吧。老二和小五的院子都安排人住进去了不会有问题。没事还是去京城,别在我眼前晃。”

    张爹听了也不生气。这次可是多亏自家大哥安排村里孤寡老人住进两个儿子家,否则真要让有家小的住进来,那回头赶人都不好赶。

    眼见到了分叉路口,张爹目送他弯着背离开,无奈地摇摇头。

    回到老宅发现自家两个儿子又过来,他气得瞪了他们一眼。

    “爹,我们走吧。这死冷的天多废柴。”

    张老二赶紧拉了拉自家大哥。哎哟,真不会说话,搞不好他爹还以为自己过来是担心他们老两口浪费。

    “爹,小五院子空着不是事,你还得回去看看里面东西少了没。”

    果然,张老二这么一说,张母赶紧拉着老伴离开回城。

    别人不知道,可张老二知道自家弟弟给爹娘准备不少私货。上个月他爹就让他用五十斤大米换成粗粮。

    要不是有他爹他弟弟,他和老大家都要揭不开锅了。

    回程路上,张老二跟着张爹在后面慢慢行走。眼见他娘跟着大哥走得飞快,离得有段距离。

    他低声跟张爹说道:“左叔说京城各个大学也减粮,就连我周叔也减了不少供应。小五的粮票不能再寄回来。”

    张爹听了看他一眼,低头不语。说的轻飘,要不是自己补贴他们一些粗粮,估计都已经写信去京城求助。

    不过,老儿子确实不能再寄粮票回来。自己手上东西要是多了,那些儿媳妇心思又要蠢蠢欲动。别以为他不知道老大家的偷偷送她爹娘十斤包谷面,老二家的要不是儿子盯着估计也差不多。

    回了县城,这次张爹怎么也不愿意住在另外两个儿子家。儿子是自己的,两个儿媳妇可是外人。天天避着自家男人,舔着脸朝自己老两口笑,时不时说些娘家的困境,打量他不知道她们心思?他不过懒得理会。

    张母无视两个儿子苦苦哀求,坚决要自个住。自己和老伴想吃什么就是什么,想做顿好的贴补孙子和外孙们也不用瞻前顾后。老儿子留了一堆东西,她傻了才会跟着儿媳妇们受罪。

    老两口窝在房里,废了好大力气终于写出一封信。嗯,老两口满意了,还是自己会写信方便。

    这封信分量格外沉重,带着张爹张母的一片爱心,总算提前到了张国庆手上。

    等周娇见到张老二他们的信,得知公婆又跑回家自己住,估计又有什么事情发生,让老两口心里不舒坦。

    这次夫妻俩没再在回信内阻拦,而是给大姐张美丽去了封信,让子文三兄弟时常去陪陪老人。相信有喜子和子文这些孩子,也不会让父母孤独,也顺便多多少少减轻张美丽家的负担。

    夫妻俩从蛛丝马迹里分析寄回去的粮票一定让两个嫂子眼红,也让父母为难。考虑到老家的存粮,这次夫妻俩听从了张爹的吩咐,再也没寄粮票回去。

    这样的行为也让张爹松了口气。尤其见识到纺织厂食堂内的什么代食品和绿藻陆续的出现,老两口更是暗自庆幸自己老儿子不用从牙缝里省下寄回粮票,应该不用吃这些玩意。

    他老儿子张国庆确实不用吃什么代食品,可惜学校内的伙食状况也不见好转,倒是越来也萧条。

    从这个秋季学期开始,清一色的玉米面、白薯干、高粱面、荞麦面,就连偶尔出现的白面也不是原来标准的85面,而改为不去麸皮的“连麸倒”。

    何谓“连麸倒”?就是100斤小麦磨出100斤面粉。咽下去能清晰感到喉咙一阵刺痛。就连这样的也很少。

    最常出现餐桌的干粮除了玉米面就是是荞麦面。它的面看起来很白,可等到做成馒头吃的时候却变成了黑黑的颜色。

    这些粗粮经过食堂内多次改良,添了不少树叶子、苞米芯粉和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味道更加又硬又涩,带一点苦味,又有一丝甜味,最可怕的是吃了会便秘。

    以往黑乎乎的窝窝头、菜团子、馒头,周娇还有信心伪装得差不多,可这回她也无能为力。成分太复杂,哪怕她再努力,还是不能做出成品与其相似。

    没过多久,为了让大家吃饱,食堂内又添加不少品种,出现了一些替代品。其中最多的还是一种绿藻。

    这个东西吃进去后,胃里火辣辣的搅动,随后更是腹胀如鼓,连排气都成问题。可好歹缓了饥饿感。

    为了能多领着这些食品,不少人冒着风雪下乡,天黑才蹒跚着陆续返校,把捡来的“战利品”交到食堂过称,换来几张代食券。

    幸好如今学校内也没强制非得在食堂就餐。除非必要,张国庆他们夫妻俩人与大家一起,其他时间是再也不敢在食堂停留一秒。

    而易解放几个人更是饿得过个一两天回家带回干粮,在屋里煮上一些汤,勉强还能够支撑。

    看着其他渐渐瘦了不少的同学们,大家默契的再也不敢带有肉味食物回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