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84章 萧条秋季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84章 萧条秋季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六零年的秋季,新学期开始又有了些新的变化。

    周娇仍记得自己初次上学的那天,食堂里是实心白面馒头,第一口噎得她灌了好大口菜汤。

    此时打到飘着绿叶子的浑水,抓着两个黑团子,她朝张国庆使了使眼色,先端着饭菜出门。

    这个秋季,分外萧条,各地连续的水涝、干旱不停地出现,庄稼物又是减产减收。因此周娇对手上饭菜没有异议,可不代表必须咽下。

    宿舍内,张国庆留下两个黑团子,朝诧异的周娇低声说道:“我尝尝味道,免得别人问起还稀里糊涂。”

    周娇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可也不需要傻得连啃两个。她将一个黑团子掰成对半,收好剩下的放入空间。

    这些粮食兴许还有用,一点也不能浪费。

    “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她先咬了一口,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搀入其中,又苦又涩。赶紧端起鸡蛋汤喝上一口。总算咽下。

    “比娘的玉米渣窝窝头还奇葩。”

    张国庆接过手,放在嘴边咬了一大口,笑道:“都是好东西。什么高血脂高胆固醇绝对不会出现。”

    周娇心疼地端起汤喂他。

    连喝了两大口,张国庆吐了吐舌头,轻声说道:“过几天干农活一准是这东西。这两天还得回家想办法多准备些差不多颜色的菜团子、窝窝头。最好连饼也搞得难看些。到时候人多拿出来吃也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

    周娇了然地点点头。

    “这半个带给儿子尝尝味,也好让他知道外面大家吃得是什么。”

    周娇听了莞尔一笑。看他说得出,也会舍不得真做。

    吃完饭,周娇让他赶紧刷牙。自从易解放说自己打了一个饱嗝都让他二哥闻出肉味,周娇是小心了又小心。

    想到下午辅导员通知晚上再本班开会,有事通知。周娇下意识地轻皱眉头,刚开学也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

    “怎么了?晚上要不要请假?”张国庆意外她人不舒服,摸了摸她额头,试图抚平那道皱起。

    “想起晚上开会的事情,估计又是不好的消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他干嘛,不是干农活就是教育课。”

    可惜张国庆这次猜错了。

    小吴辅导员站在黑板前面,先慷慨激昂地讲述目前大好形势,接着语重心长地述说如今短期内面对的困难,希望与同胞们共度难关。

    最后他提到全校为了支援灾区,规定从每人每天一斤降至八两,而女生六两。希望大家同心协力共创美好社会。

    “困难是暂时的,祖国养育了我们,希望同学们伸手爱心的手,积极参与到这次活动中。”

    周娇对于什么困难是暂时的,心底暗自嗤笑。可有句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自我安慰,吃了这么久的白食,还能留点算不错了。尤其前世自己还得打工赚学费和生活费养活自己。

    自欺欺人让周娇心里舒坦了些。可别的同学不是这么想的。别说一斤都填不饱的青年们,对于部分常常贴补家里的同学们无疑是釜底抽薪,雪上加霜。

    菜肴已经没有油腥,每天清汤寡叶,主食还加上各种野菜,粥里更是可以数得着的米粒。这样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如今连早锻炼大家都不敢去,就是一泡尿肚子又空了,连跑得力气都没有。

    可是能怎么办?向学校提意见?连老教授都要减量。想上头提意见?谁也没胆量提出抗议。

    过了几天,学校让全体师生去农场下乡支农。

    有了上次可以吃饱肚子的经验,这次大家很积极,再累能吃饱就行。

    当天兴高采烈地徒步去了目的地。等看到长得稀松的庄稼,营养不良的大白菜,蛀虫的萝卜,心里那个冷飕飕。

    再过一个月就要到收获季节。这些能长大吗?

    周娇啃着改良的黑团子,眼神忧伤地望着远处。她好不容易种了一回大白菜,估计也跟这里一样,地里黄。

    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对,她真想高歌一曲小白菜,地里黄。

    张国庆轻声自言自语,“也不知道老家怎么样。”

    怎么样?

    “熬呗。三爷爷遭罪了。”

    一时之间,夫妻俩陷入沉默。

    周娇边干农活,边打量空间内的谷糠,看来真得挺精贵。

    干了两天活,比预期计划还要短暂的农活,大家垂头丧气地回了学校。

    不是大家不干,而是没什么可干,加上付出和得到太不成比例,大肚青年们吓坏了一群老实人。

    从这天返校开始,很多事情都变了。课堂内气氛变得低落,死气沉沉,老师在上面有气无力的讲课,学生们趴在课桌上走神。

    对于这些现状,张国庆也没办法。就这样已经全勤到位,算是好榜样。听说隔壁几个大学有的干脆旷课躺在宿舍里,教务处也没办法。

    他又不是凹凸曼,还能拯救地球。

    夫妻俩也不敢一有空闲往家跑,保持着跟易解放几个人每周两趟的进度,一回到家里才算有个自由呼吸的空间。

    还没过多久,赵媛媛的一封信就如晴天霹雳砸向周娇省城附近农场被一群灾民抢了,伤亡不少。

    “哥,快给爹娘他们发电报,让他们住二哥家,千万别再独自居住,太危险了。”

    周娇想起以往自己看过的末日种田文,浑身**疙瘩全竖立起来。

    张国庆见她脸色苍白,顾不上先看信,连忙将她抱在怀里,“不怕,天塌下来还有我呢。”

    说完,顺手拿起信纸快速地看了一遍,暗暗诅咒赵媛媛这个祸害,真是胆大包天,什么词语都往上添。

    “你看时间。信尾日期和戳盖日期相差好几天。这事二哥一定知道,他没告诉我们就是怕我们会担心。一定已经有准备。”

    “还是先去拍电报。”

    “这信烧了。我还得写封信提醒大山叔。赵媛媛要是再这样莽撞行事,迟早会出事。什么话都敢在信里讲。万一信落到外人手上,看她有几条命。”

    周娇此刻回醒也是皱了皱眉,看来往后自己还是要看着点赵媛媛。这个世界容不得天真幼稚。

    “不用,我走暗线给干爸写封信,让他抽空亲自跟大山叔谈。这样一来,大山叔才会重视。”

    张国庆知道周娇凡事考虑比自己更细心,点了点头,“那我先去发电报。不过我猜爹娘一定不同意。”

    “没事,我会拜托干爸帮我劝爹娘。身外物值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