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74章 假期到来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74章 假期到来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暑假一放,天气越发炎热,周娇心疼父亲,每个月购买的冰块哪里够用。幸好她事有准备,冬天存了不少冰块。

    每天中午、晚上书房和卧室各两大盘冰块,喝着自家宝贝换着花样的甜水,让周孝正一步都不想出门。

    这个炎热的夏日,周孝正脾气温和,偶尔露出的笑容,吓得手下们胆战心惊。

    迟钝的林丽珊没享受几日,去了一趟同事家,被对方家里的热气逼得再也坐不住,闲聊几句,赶紧跑回家。

    一进家门,她赶紧进东厢房,果然里面也是非常炎热。她感动啊,这孩子怎么这么孝顺,要是中暑了该怎么办?

    “妈,你怎么了?”

    客厅内,周娇奇怪地看着林丽珊脸色复杂地一进来就抱着自己。这么热的天,抱在一起取暖?

    “你这傻孩子,怎么光惦记爸妈,这几天是不是都省着冰块?”

    得,周娇一听就明白,闹误会了。

    “呵呵…冰块才多少钱,我至于吗?我给你们不一样,又不用往外跑,白天在客厅挺凉快,晚上睡觉再放冰刚好。”

    “真的?”

    周娇肯定地点点头,见她脸色放松,赶紧转移话题,“你不是去跟同事送份子嘛,怎么回来这么早?”

    林丽珊摇头叹气,“一个小房间挤满一帮人,个个不是说孩子不争气,就是每天买不到东西。又热又闷,我也找不到话题跟她们聊,一说到你们,还不得招人恨。”

    周娇听了呵呵直笑,站起身让陈婶端碗绿豆汤给她妈。

    “听说世面上很多东西都涨价了,黑市里更翻十倍的涨,钱够用吗?”

    周娇还真不知道黑市如今什么价。今年她都没去过一趟,不少东西倒是借口黑市买到的。

    她听了摇摇头,“能涨多少?都是几分几毛,就你每月工资,我们家一个月也花不完。家里的积蓄都没动用。”

    说完,见陈婶端汤进来,朝她妈使个眼色,母女俩也没在提起这个话题。

    张国庆抱在平安领着几个人刚进院子,就听到家里一阵音乐声响,听那悠扬的笛声,这一定是周娇在吹,配上林丽珊的美声还真是动听!

    易解放哇的一声,“大勇,快去借手风琴,有什么乐器都拿来,哥们给你们露一手。”

    “为什么是我?你小子不在自个院里待着,又是蹭吃蹭喝,还蹭我们游泳池,这会还使唤我,你说要不要揍你?”

    “真不够哥们,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死厚脸皮,小五家这些乐器就有。”

    一群人打闹着进了客厅,母女见了赶紧停下。

    林丽珊看了看时间,“你们怎么这么早回来?游泳馆人多不多?”

    平安笑眯眯地喊道:“爸爸说跟下饺子差不多。”

    “我们平安玩得开心吧?”

    “嗯,我喜欢玩水,姥爷说他不忙就带我去海边玩水。”

    易解放听了,心有余悸地看了看书房,“林姨,周叔应该上班吧?”

    几个人见状,朝他鄙视地呵呵大笑。

    易解放才不管他们什么表情,见林丽珊笑着点头,高兴地放声大喊:“陈婶,有什么喝得赶快给我一碗,渴死我了。”

    一旁周娇朝陈婶笑道:“锅端上来让他们自己打。”

    这边万大勇三人也不客气,涌到厨房自己拿碗,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下酒菜,拿着塑料壶让丁大头跑到服务社买生啤。

    丁大头暗自决定这么死热的天让自己出门,一定挂在万大勇账上。

    张国庆在一旁见了他们这幅馋样,笑着摇摇头,回了小书房拿出备用口琴和手风琴放在客厅。

    就这么一会功夫,丁大头提回一大壶不扎啤和不知从大院哪里带回来一盘猪头肉,加上周娇炮制的小鱼干,摆在茶几上。

    “妈妈,你吹《快乐的节日》、《我们多么幸福》。”平安早就拿着一旁的笛子吹得满嘴口水,无奈递给周娇。

    周娇点了点他,用手帕擦干,朝他吹起曲,看儿子跟着哼唱,还挺有意思看来这托儿所还教了不少儿歌。

    张国庆见状,拿起手风琴跟着和声。

    万大勇几人见到这一家子,朝易解放几人说道:“看着我都想娶媳妇。赶明儿哪个哥们不想成家,让他过来看看,一把药准行。”

    易解放听了笑着朝一旁的合节拍林丽珊的说道:“林姨,周叔会不会使唤乐器?他跟得上你们这些文艺人?”

    “你不会以为他就会用木仓吧?你周叔对什么二胡笛子没有不精通。年轻的时候,他用二胡拉出曲子能让人流眼泪。”

    林丽珊没说的是,自己当初就是被他一曲给迷住。如今周娇遗传她爸的天赋,只不过她正哥擅长忧伤的歌曲,通常唱些她也听不到的外文歌。

    想到这里,她失望地看着周娇。她的女儿遗传了丈夫所有的优点,可惜啊,要是跟着自己走音乐道路该多好。

    易解放了然的点点头难怪连自家老娘都是一口一句正哥。

    他顺着林丽珊的视线看向周娇,脑海里响起自家大堂哥的话,突然灵光一闪,莫非福妞哥问他张国庆的事,其实就是想了解周娇?

    随即,易解放再次望了眼周娇,心里暗暗摇头。自己想什么呢,易福妞那人就一和尚,怎么知道什么是女人。再说周娇,呵呵,不是他贬低对方,就这软绵绵走路都摔倒的样子,当兵的谁也看不上。

    万大勇捅了捅他,“发什么楞呢。你们家什么时候去海边?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我妈说等我表姨走了再说。”

    “她们一家子还没说走?住了这么久她好意思?”

    易解放摇头笑笑,他都不好说出口。

    对方聪明啊,留个小泵娘在自己家陪老娘,她呢,过个半个月带其他孩子又来。不过也快了,他爸都不耐烦了。

    “今年你不会不去吧?我们大家私底下约好,去附近玩几天。你可记得一定过去。我看他们要大搞。”

    “嗯,连我哥几个人都和小五谈好,就等过去看情况再确定。”

    易解放一听他们这么说,没犹豫就立即答应跟他们一起走。至于他院里的哥们,到时候再说。

    这个暑假,周娇跟着父母终于踏上了那片神奇的沙滩。撒欢儿地跟着张国庆他们找渔船,上山下河,可算体会什么是任性,什么是随性。

    而小平安没安全隐患,更是熟门熟户地转悠在各个片区内,玩到假期结束,提着一袋子礼物,跟着他的忘年交们依依不舍地告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