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69章 正月闹新春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69章 正月闹新春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对于孩子来说,过大年永远是快乐的。吃上平日里难见的荤腥,穿上盼望已久的新衣裳,糊个纸灯笼,红色小鞭炮拆开来单个儿放,都能让快乐延续一年。

    翌日清晨,平安早早醒来,今儿张国庆已经与他约定好带亲朋好友的孩子们一起去街上买鞭炮。

    睁开眼,平安发现又是他一个人睡迟了,眼珠子转了转,爬下炕,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套上外套裤子。将让他无能为力的毛衣毛领抱在怀里,就这么直冲出卧室跑到林丽珊夫妻俩房内。

    一推开门,平安高兴了果然他姥姥是个大懒虫。

    “哎哟,小宝贝,你怎么自己跑过来,冻坏了吧?”说完,林丽珊将他塞进被窝。

    “姥姥,小五两口子陪姥爷去锻炼了。”

    林丽珊听了哈哈大笑,睡意全无,“好孩子可不能这么喊你爸。是不是想上街?等姥姥休假带去老莫。”

    平安笑眯眯地瞄了瞄外面,“老莫老贵,姥姥给我买冰棍儿就行。不能让妈妈知道我吃冰棍儿,她会生气。”

    “那我可不敢,你要是肚子痛痛怎么办?姥姥还是请你去老莫吃冰淇淋。”

    “我就尝尝味。”

    林丽珊乐呵呵地跟孩子讨价还价,替他重新穿好衣服。对自己外孙的智商,她是佩服的很,很多次她都得甘拜下风。

    “你要不要跟姥姥去团里?那些阿姨准备了不少小礼物给你。”

    平安听了立即摇头,“不能乱要别人东西,会给姥姥惹麻烦。爸爸说家里什么都有,我的东西都用不完,留着给我儿子用。”

    正在穿衣服的林丽珊笑翻在床上。

    祖孙俩人洗漱好出门,周娇已经在厨房准备早餐。

    平安见了高兴地咯咯直笑吃了就可以出门。留下周娇母女俩在厨房,他自己迈着小腿去了大门口。

    偶尔路过的人见了都会笑一笑,周家这奶娃娃真有礼貌,看到人就打招呼,整天笑眯眯真随他爸。尤其见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来回跑动驱寒,更是有趣。

    张国庆跟老丈人回来时,就见到自家门口已经围着几个奶娃娃。不用谁说也知道他家平安一定在其中。

    周孝正眼含笑意地瞥了一眼女婿有其父必有其子,平安小小年纪也开始招朋唤友,未来家里会更热闹。

    翁婿俩有意放慢脚步,欣赏孩子们嬉戏玩闹。

    “小平安,一挂鞭炮100响,去年我爸给买了一挂,每次揣10个可以从初一放到十五,可过瘾了。”

    “你撒谎,我去年100响只玩五天。”

    “小丫头片子玩什么鞭炮,去…去,我跟我哥们聊,关你屁事。”

    “你个毛小子,我可比你大,我都六岁,可以当你姐姐。你不讲道理,你不是好孩子,我不跟你玩了。”

    “稀罕!我们男孩子不跟她们女娃娃玩。小平安,小丸子是母老虎,你别跟她玩。”

    “姐姐给我糖。”

    “那…那我给你一颗巧克力。这可是我姑姑偷偷给我的,我对你好吧?”

    “两颗!我早上陪你玩,晚上陪姐姐玩。”

    “平安别稀罕他的破巧克力,那玩意苦不拉几,难吃死了。我有钱,咱们一块吃冰棍儿。”

    张国庆见那两个孩子急眼得开始动手,赶紧加快脚步拦住。

    “大家都是好孩子,不能打架。你们先回家找妈妈,下午再过来,叔叔带你们做灯笼,一人一个好不好?”

    “我要兔子。”

    “小五叔叔,你会糊灯笼?我爷爷都不会。”

    张国庆抱起儿子,摸了摸他小手,没冻到就好。他笑眯眯地朝孩子们点头,许诺他们一定可以有灯笼。

    至于纸灯笼、冰灯笼,甭管手艺怎么样,糊弄几个小屁孩没问题。

    吃过早餐,趁着程家几个孩子还没上门,张国庆抱出一堆罐头瓶子,用绘画颜料染了各种颜色清水,倒在瓶子内,几支大蜡烛被他剪成一小截,做成简易灯笼。

    平安激动地一步也不愿移动,双眼发亮看着他爸。等听到张国庆说放在院子,下午冻上晚上就有五颜六色的小灯笼,可算乐坏了。

    要不是上街诱惑力太大,平安还真不愿意离开。临走还依依不舍地看了好几眼,更是叮嘱周娇一定要看住他的灯笼。

    这个年对于平安来说是幸福的。五颜六色剔透的冰灯笼,各种动物的纸灯笼,被父亲握住小手点燃的炮竹声,年夜饭的欢歌笑语,大礼堂的歌舞表演。

    这一切让平安到了能体会外界的心酸时,他才明白父母为他付出的一切努力。比起同龄伙伴,他有一个温馨的家。哪怕他再累,只要想到精心培养他的姥爷和父母,他内心深处也激起无尽的勇气。

    相比京城内周娇一家的新春快乐,东北老家的张爹张母则是过得不是很如愿。

    县城小院内,除了张国庆他们一家人没在东北,张家儿孙们欢聚在张爹张母膝下过了个大年夜。

    生活上的富裕让张爹张母心宽体胖,显得更为年轻。眼看日子越过越好,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家虽然粗茶淡饭,但温饱问题不愁。不用老儿子花家底贴补,张爹老两口更是暗自开心。

    结果这开心没多久,刚过了大年初四老张家三房大聚会,麻烦就来了。

    张家小院开始门庭若市,纷至沓来的远房亲戚每天没断地上门拜年,而热心的张母也搁不下脸赶人离开。

    这么一来,很多搭上一点边的亲戚更是闻讯络绎不绝地上门喊二侄子,待在县城不走,让张爹头疼不已。

    短短两三天,米缸内的粗粮很快见底。除了东厢房被锁上,书房也不能幸存,每天晚上各个炕上挨着一溜的脑袋。

    过了初七,穿着一身制服的恶人张老二板着脸,带上张国富支走张爹张母。等父母一离开,他是二话不说,直接进厨房卷起剩下的口粮,背着回家,留下面面相觑地所谓亲戚们。

    转头,张老二雇了两辆牛车,抱起那些孩子们扔上车,总算送走死拽着院子大门不放,八辈子搭不上边的堂姑表婆们。

    也幸好有张老二这个恶人在,否则非得张国庆赶回家处理不可。这一举动让隔壁王婶拍手赞好。

    王婶早就看不惯张母做法。谁家有粮食接济别人,自家能吃饱都不错了,要不是张国庆时不时寄粮票回来,张母老两口能过得这么舒服?

    更别说什么远房亲戚到来,就是她自己,连娘家她都不敢回去。这么折腾还不是孩子们吃亏。

    面对铺盖上的虱子跳蚤、空了不少的柜子,从那之后,张爹张母是每天挂上钥匙,白天跑到两个儿子家,就算在家,再也不敢随意开门。

    在生存前面,脸皮算得了什么。再多的同情心在六零年的新春变得一文不值。这场闹事直到多年后,张国庆才从侄子口里无意得知。而那时候,别说同情心,不落井下石已经属于良善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