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55章 老周家求助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55章 老周家求助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爹带着三个儿子回了村里拜祭完张爷爷张奶奶后,回了县城,他终于还是提到了不让他们回老家的主要原因。

    他原本不想说出口,免得让孩子们心里添上一件事。可老儿子小两口到家还没多久,全县城就没有人不知道他们归来。

    为了让孩子们心里有个准备。这事啊,还得给他们小两口提个醒。老周家那些人可不是善茬。

    张国庆中午吃饭就见他一脸欲言又止,如今好不容易拉自己夫妻俩进屋谈话,不难想出一定是什么不好开口。

    “爹,你有话就说,有为难的事情交给我,我绝对办的妥妥的。”

    周娇听了跟着点点头。

    张爹笑着摇摇头,“爹能有什么事情。那个老周家上门找我了,本来这事该在信里就跟你们提起,爹担心你心软,后来我一琢磨还是算了。老周家都跟你们断绝关系了,何必让你们知道。”

    周娇听了,双眸一闪。她已经猜到一些事情,无非是老周家想通过她公公带话要粮食。真够无耻!他们怎么敢开口的?

    张爹敲了敲烟斗,“戏里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像是什么剪不断理还乱嘛。剪不断都乱,那你们都断了就没必要再搭上关系。我看老周家也不像一般农村人缺粮厉害。当初你奶给了那么多黄金,他们老两口还有退休工资和口粮,怎么也不会饿肚子。

    上个月周老头带着小孙子上门,我没让他们进来,就在大门口聊了几句。那会还是大中午,周老头哭得跟个娘们似的一直掉眼泪,说自己错了,想找你爸和你。”

    周娇闻言,一直没吭声。她早就想到有这么一天,只是可怜她公公被恶心到了。上次周老太太不是说了都是自己害得吗?这话过去还没多久,如今还不到最困难的时候,居然先跑过来。这是打算耍无赖呢?

    张国庆笑着摇摇头,“这老东西真是有病!”

    “别管他有没有病,你们心里要有个底。我就担心他听到你们回来就跪在大门口。那会你们该怎么办?”

    周娇见张爹瞧着自己,她笑着摇摇头,“周老头是不会见我的,他过来就是想你和娘同情他。他自欺欺人觉得你们要是同情他就会帮他说话。”

    张爹惊讶地问道:“真的?他不会老糊涂了吧?我不向自个儿子媳妇,还去同情他?他怎么想得出的?”

    张国庆听了哈哈大笑,“爹,周老头真不敢见娇娇。他是情愿去京城见我老丈人,也不会来见娇娇。过去娇娇在他手下讨生活,他难道心里没数?他要是真想见娇娇俩父女一定会让老太太亲自出马。”

    周娇倒是想到还有一方面。周老头这是见自己俩人没在东北,故意靠近张爹。万一两家关系走近,他不就可以借着张爹的势了吗?

    张爹如今在县城,上有在京城的张国庆,下有局里的张国强,中间还有个粮站的大儿子。周围人们谁不高看他一眼。

    走这步棋,周老头是小看了她公公婆婆。真以为她公公农民出身,没知识没见识,容易着了他的道?先别说其他,就她公公为人也是不会和这号人打交道。

    一个跟顾如意同样恶心人的小丑,还自以为是的高看自己智商,看低他人,庸俗地让人反胃。她不收拾这些人,倒是又贴上来打自己主意了。

    “看来这老东西知道走不通你老丈人门路,又不甘心放弃这么好的后台。所以他是想拐弯跟我们老张家来往,故意唱这么一场戏。”

    周娇暗自发笑。看!她公公都猜出对方目的了。

    张国庆担忧地说道:“还是我来解决。要不然你跟我娘都过不了安身日子。”

    张爹摆摆手,不在意地说道:“只要他不是找你们两口子麻烦就行。他下次再来再哭,我还是让他呆在大门口,就问他,既然知道错了,那是不是该将黄金还给你老丈人。这话一开口估计他们都要跑了。”

    周娇忍不住呵呵直笑。

    “好了。这事既然没问题,那就不理会他。你们回去记得跟周老弟说一句,让他心里有数。我就担心周老头找你们麻烦。在京城可不同别的地方,有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出门在外,凡事还得小心。”

    周娇受教地认真点头。看来这事在张爹这,已经琢磨很久。为了以防万一,她还得再计划一翻。

    当天下午,张国庆跟赵大山、左林和李爱国他们几个头脑聚会,周娇谁也没告诉,独自去了临县。

    这趟路不走,估计周老头还会觉得自己默认他们一家人接近老张家呢。可谁给他们资格能随意骚扰自己家人?

    从临县下车,周娇直接去村里找周孝存。她可没张国庆好耐心,都是撕破脸皮的两家人,还有什么情义可讲。以前或许还会顾忌周老太太,自从上次对方避开自己不见以后,周娇算是寒了心。

    老周家有什么事,基本都是周孝存在搞鬼。至于周老头,彼此交锋多年,那老头的无赖性子,她懒得理会。

    大冷天,周孝存在生产队院场内与人搓麻绳。这时有个小泵娘跑过来通知他,外面有人找。他下意识地问对方是谁,可惜人家小泵娘早就跑开。

    周孝存刚出门,一抬头就看到远处一个姑娘站在那和队长谈话。他一见身影就明白这是周娇。

    哪怕小丫头片子长胖了,变得与以往不同。可他轻易就认出,哪怕这畜生化成灰,他都记得就是这死丫头片子让自已家不成家。

    他无数次痛恨自己当初怎么就没下狠手。要是直接神不知鬼不觉地灭了她,周孝正回来又能如何?

    他父亲再怎么对不起那个野种,可他们还能借着老娘的恩情有所来往。如今好了,全毁在这死丫头身上。

    想到这里,他缩了缩瞳孔,随即加快脚步向前。要是自己迟了,估计这死丫头又在外人前面添油加醋。

    队长指着渐渐接近的周孝存,笑道:“人来了,那我没事先离开。有什么事要帮忙记得喊一声。”

    周娇一脸感激地向对方致谢,目送对方离开。她转身望向所谓的“大伯”还是那畏畏缩缩的尿性。就是这样一个人,跟毒蛇似的对着自己虎视眈眈。

    想来对方当自己是生死大仇的敌人。对方哪怕伪装的再无害,可骨子里却是对自己掩不住的仇恨。周娇懒得替自己辩解,也不想去理会。只要他一天是坏分子,那就恭喜对方永远活在仇恨里。

    周娇见周孝存站在一旁低头不语,她瞄了眼对方。死冷的天,她可没兴趣陪对方赏雪,来玩你猜我猜。

    “我过来的目的,你应该猜到。你是聪明人,可就是聪明人往往不走正道。周老头过来找我公公喊着赎罪,是你的主意吧。”

    说到这里,周娇摇手阻止了他要开口。

    随后她语气清冷地说道:“我过来不是听你辩解。两家既然反目,那就一直生死不相往来为好。

    赎罪?你们父子两代人赎的清吗?我不是我爸,也不是张国庆。我爸可以放弃黄金只求两家再无瓜葛;张国庆念着老太太放你一条生路。

    可我不同,我在你们周家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一直记得!不信,你就看看黄招弟能不能活着出来?

    你当我是警告也好,是威胁也罢。周孝存,好好活着吧!千万别逼我动手!”

    说完,周娇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你就忘了老太太是怎么对你的?”

    周娇听到他不甘地怒嚎,头也不回地昂首挺胸,只管离开。

    大北方吹来了一句话让周孝存垂头丧气地蹲下身子“你的命够不够还老太太恩情?”

    周孝存知道这是对方下的最后一道通牒。那死丫头片子也没料错,向老张家靠拢确实是他的主意。这日子太难过了,他不甘心!

    为什么那个野种可以吃香喝辣?为什么那个野种就能当将军?而自己活得小心翼翼,活着看别人脸色。

    当初要是自己也离家出走,那野种如今的一切就是自己的。他恨死了自家老头,恨死了黄招弟那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