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38章 差距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38章 差距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学校一站路的百货商场旁边有个巨大的联合食堂,每天人满为患。尤其到了周末,那简直没法想象地拥挤。

    周娇听方大勇他们提过多次。这所传说中的高价店,炒肉丝、回锅肉、散装二锅头应有尽有。

    学校里面的老教授们每逢周末时常会上城里打牙祭。常常有老教授带着雍容高贵的妻子以及三四个孩子坐在老莫、起士林,慢斯条理地品尝西餐。

    不同地阶层过着不同的生活。有人饿得哭泣,有人等得哭泣,更有人为寻不到美食而哭泣。这世上就是有这么多不公平。

    这位哭肿了双眼的女孩,是一班52位同学里面的一员。

    周娇记得女孩多次吃饭,脸上带着虔诚,小口小口地扒着米饭,闭上双眼吞咽,那刻的满足笑容常常让自己感动。

    这是位懂得感恩的女孩子。哪怕对方永远只有一件打满补丁的粗布外衣,可脸上的笑容遮盖了一切阴云。

    如今她哭了,哭得撕心裂肺,不仅仅为了丢失四两饭票,而是她的弟弟妹妹来信了。她母亲缺少营养倒下,她的天也缺了一半。

    周娇相信这位靠着自己从偏远山沟考上名牌大学的女孩子不到绝处,不会放弃梦寐以求的校园生活。

    那是多少个日日夜夜趟过一道道山岗,披星戴月一步步地从遥远的南国来到北方。人生正得意,谁愿意放弃自己执着的梦想?

    周娇狠狠闭上双眼,感到满身乏力,内心一阵阵的无力。国家已经负担了学生的全部,涉及到学生的家庭,从学校到班级,没人再敢当出头鸟。因为类似的情况太多太多,多得让大家无法给予资助。

    调干生有父母妻儿要养,学生毫无收入,谁敢伸手。何谓缺少营养?那是一个长期的负担,不是一时半会,谁的口粮有多。

    回了宿舍,周娇躺在床上发呆。她无权去责怪这个世界,更无资格谴责人心。毫无疑问,她是自私的,有能力却不敢伸手。

    张国庆躺下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他不想去劝解妻子。人性本自私,他绝对不允许妻子露出破绽引来外人猜疑。

    顾家这个茬一直存在。因为有他老丈人周孝正顶住,他们才能安然无恙。可只要妻子一露出马脚,那时候不会如上次那样轻轻松松让两个家族倒下,会有一**的惊涛骇浪扑上来。

    为了一个毫无干系的外人而冒险,他张国庆还没伟大到这种地步。更何况,是人是鬼还要时间验证。

    “这里气氛不好,下午一放学我们就回家。我想儿子了,不知道托儿所吃的怎么样。这两天没回去不知道家里东西够不够吃。”

    周娇被他这么一说,心神转移到父亲与儿子身上。凡事有利必有弊,有了保姆在家解脱了自己母女俩,可相同的每次取出物资也是很不方便。

    “你说这附近怎么都是小土坡?害得我都不能采野果子上山溜达。唉…我想回东北了。这里除了多了我爸,什么都比不上我们老家。”

    张国庆笑笑,“古代皇帝出游木兰围场打猎忘了?可惜离得太远不方便,要不然还可以去看看。”

    周娇叹了口气。所以说还是在东北好,此刻可以开着车子跑过去一天一个来回。在四九城哪哪不痛快。

    “好了,我们起床收拾一下,等会还要上学。”周娇说完,起身到柜子里拿出茶叶罐子,发现轻飘飘只有一点。

    她斜了一眼张国庆,娇嗔道:“茶叶又被易解放他们收刮走了。”

    张国庆笑笑。自从下半年出现很多新票据,茶叶也成了宝贝。他们见了不抢才怪。不过大家也是关系到位了才会随意。

    “不亏,我也敲诈了他们不少私产。儿子到年底的巧克力够数了。”

    周娇听了呵呵直笑。每天见他们这些人不是下河摸鱼就是偷菜,这日子过得可真有意思。

    “天气有些变冷,我们也装个小炉子。”

    张国庆笑着直点头。他们也不好天天跑到楼下吃霸王餐。不过,还真得用小兵,那些牲口胃口太大,他还真供不起。

    想到这里,张国庆眼睛一亮,“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周娇还没来得及回应,见他已经冲出去,站在门口听了会,果然是去找万大勇他们也不知道什么事。

    这边张国庆边跑边高声喊着万大勇、易解放他们名字。

    “听到了,鬼叫啥。有什么好事找哥哥?”万大勇端着饭盒出来时,后面还跟着三四个男孩子。

    张国庆斜了他一眼,“还哥哥?哥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想不想吃肉?”

    易解放刚好从一旁宿舍摇摇晃晃地出来,听到立即站起身,“小五,哪里有肉?快说。nnd,可算有活干了。”

    “大草原。想多少肉就有多少肉。怎么样?”

    “你当主力!咱们哥几个拎东西。”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凑在身边的易解放耳边,低声说道:“车子你们安排。谁家大人在汽车班的给拉上。”

    易解放了然的点点头,看向万大勇几人,“要不我们去隔壁大学通知其他几个人。人多热闹,多带点家伙,收获也多。”

    万大勇正无聊得发蘑菇,马上指派,“你,你,你们仨人去隔壁几个大学通知那几个家伙,让他们晚上过来。”

    张国庆连忙拉住那三人,低声吩咐他们,“你们过去小点声,别弄得众所皆知。给我们院里几个丫头也带个话。”

    其中一人一脸得瑟,“还用哥们吩咐?我一过去,那些牲口一个眼神就知道。”

    张国庆踢了他一脚,笑道:“快去快回。”

    易解放用肩膀碰了碰张国庆、万大勇俩人,“我们这么一折腾,其他院得信过来,会不会人太多。”

    三人相视一看,随即哈哈大笑。几个大院全过去才好,法不责众。到时候他们还可以趁机向汽车班多要辆卡车。

    下午回大教室上课,周娇下意识地寻找王同学的身影,发现对方已经恢复笑容。看来对方应该发现自己偷塞在课桌内的钱了。

    人的一生,前程是布满荆棘还是开满鲜花,难以预料。不要轻易放弃自己,总会走出一条道。尤其对方这样文化程度就是回去工作也是一条路。

    周娇衷心希望自己的几块钱能帮得上对方一点忙。凡事只要无愧于心,不涉及自己安全,能帮点就帮点吧。

    至于对方是选择继续就学还是返回老家,那就不是自己的事情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