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35章 庆典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35章 庆典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开学典礼过后,正式进入学生的学习生涯。晨跑锻炼,列队训练、繁重功课,每天在大小教室来回不停的奔波上课。

    对于别人来说的紧张生活对于周娇来说易如反掌。完成学校任务,她除了抽空回去陪孩子。余下时间,她是如痴如醉地厮守在图书馆。

    为了不让外人觉得自己是个书呆子,也是为了融入社交氛围,周娇听从了张国庆的意见,加入了学校的学生会。

    周娇从不主动发言,从不抢功劳,一脸真诚的微笑,让她有了好人缘。她也不和别人比长处,用无害的形象出现在公众场合。相比起张国庆的左右逢源,忙得马不停蹄,她更安静地当她的壁花。

    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10.1节假日。

    前一夜,张国庆忙着带队,忙着配合校领导。而周娇呢,她很悲催地被学生会的校友们拉到方队前排。

    理由是颜值高。呵呵,周娇觉得自己醉了。可很快她衷心地感激这些学姐们的一片厚意。

    凌晨两点开始集合,经过之前漫长的列队训练,队形在两点三十分顺利在体育场成形。一分队一分队地开始步行出发。

    小火车站上一趟长长的列车正在等他们到来,周娇顾不上跟张国庆打招呼,其实她也找不到张国庆,她早就被大家第一批拉上小火车赶往城内。

    到了城内,一路步行到指定集合处。早早的来就有个坏处,必须注意形象,排在队伍前面,一直瞪大眼睛等到凌晨四点多。周娇终于发现全部人员到齐。

    真是造孽!这么盛大的节日,他们一家五口人被分开五处。尤其她家儿子今天最可怜,想想都是泪。

    初秋的寒意和凌晨的乏困并没减弱同学们的热情。一切有条不紊地整理队形,等候着庄严时刻的到来。

    10点整,70万人参加的盛大10周年大会开始。当熟悉的军乐奏响时,通过扩音器,响遍东西长街,全场为之热血沸腾。

    奏乐声毕,g歌响起,全场肃穆。两分零七秒,这短短的时间里,带来的是难忘的震撼与感动。

    轮到华清大学,大家精神抖擞的听着军乐奏出的节拍一律向西看齐踏步走。同学们都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一边行进一边高呼口号,在狂喜与欢呼的人群中,满怀激情、热血沸腾地通过城楼。

    周娇自认不是感性之辈。可当听到军乐队激昂的号角、看到军人肃穆的敬礼、随风飘扬的鲜红旗子,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和家国情怀,让她激动地心脏剧烈跳动。望向城楼上的长辈们,她想她明白什么是国,什么是家。

    大会结束,人潮依然在聚集,自发地为伟大的母亲庆祝。广场人山人海,人们载歌载舞,汇集成一片欢乐的海洋。

    周娇看着周围的一切,多想留住这盛世繁华,时光永存。

    晚上,广场还有一场狂欢,为了个好位置,学校师生来到了广场,在院校联欢区中央围了块好位置。

    周娇没去找张国庆。凌晨还没出发,听了他今天的活动流程,她就明白这男人忙着立足。所以说成功的男人需要背后女人的牺牲。这不,她就得奋身在家庭和儿子身上。

    周娇告别校友同学们,约定好天黑前带孩子出来。她也没邀请别人上家里。不是她存心如此,而是进大院,再进小院,那一层层检查麻烦的很。

    想到大院,周娇走到路上忍不住考虑公婆要是来京城怎么安排。短期在大院没关系,长期的话,估计张爹老两口一定受不了。

    见张国庆忙得天昏地暗,这些事,周娇也没急着找他商量。反正最快也要等自己俩人放寒假过来才有时间陪着他们。到时候全跑后海住得了。

    回到家里,除了留守的陈婶,家里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原本想去找程老太太,结果老人家也被接过去观礼。

    周娇见接孩子时间没到,也没打算早点接回。今天他们托儿所也在欢庆,还是让平安先过一个集体活动。

    一时之间,她无聊得只能开始织毛线。

    陈婶见到了直摇头,就没见她歇一会,“这颜色织给你婆婆的?”

    “不是,给我姨奶奶。去年刚给小五他爹娘织了两身,这两年不用张罗了。”

    陈婶笑眯眯地说道:“老太太可不得高兴坏。小五怎么没跟你回来?晚上要不要准备他晚饭?”

    “他搞得比我爸都要忙,瞎忙一通。有大院跟隔壁院的几个同学在一起,估计不回来吃饭。今天节日添了供应,一定去谁那里喝酒去了。”

    陈婶听了呵呵直笑,“那我晚上熬些粥,等首长回来,他们刚好喝。”

    “也行。我爸喜欢吃咸蛋黄,多煮几个。”

    说完,周娇不乐意闲扯了,径自忙着织毛衣。一边思索过冬了还有什么事情没准备?这次放假三天加上周末,这四天刚好备齐。

    到了下午四点,周娇去了托儿所。

    身为军人的孩子是孤独的。在这举国欢庆的日子里,孩子们只能等明天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哪怕有这么好的环境,可到底缺失了父母照料。

    “妈妈,你放学啦。”

    平安背着小书包飞快地跑出大门。

    周娇往前几步接过孩子,跟阿姨告别。母子俩亲热的低声细语交流,那温馨场景让离开的阿姨都忍不住频频回头微笑。

    路过大门,平安已经眼尖地发现张国庆过来,高兴地挥着小手大喊,引得门口哨位上的两个小战士直打趣。

    张国庆与他们寒暄几句,接过儿子,一家人先进了家里,带上孩子厚衣服才慢慢溜达到广场。

    张国庆这次特意让周娇抱着儿子,跟着他走一圈。他这带暗示的举动,让周娇哑然失笑。可惜她没想到深处。以她对感情的迟钝,张国庆怎么可能点明戳破好些人对自己媳妇心怀不轨。

    为了让那些狗东西灭了心思,他是一定要带着儿子宣誓主权谁也别想撬走他媳妇。他相信他儿子一出,那些有贼心没贼胆的该熄火了。

    不提张国庆的小心思。此时联欢会开始了,整个广场上顿时欢腾起来,歌声、舞曲声音乐声响成一片,人们唱着跳着,尽情的欢乐。

    与其同时,若干只探照灯的光束射向**上空。

    平安很是好奇地看向灯光。张国庆满脸笑容看着孩子,他没告诉孩子这是为了防备敌机来袭。

    今日是和平夜,就让孩子记得这场盛况就行。今年过会,也许很久很久,平安成了年轻的小伙子还依然记得这一夜。

    伴随着灯束,很快在晚上8点半开始放礼花,漂亮的礼花腾空而起,五颜六色,千姿百态。

    这一晚两场烟花,第二次再次升起焰火,张国庆抱着儿子,拉上妻子慢慢地开始提前退场。

    浮华褪尽,不看也罢。绚烂的烟花扮亮了夜空,很美,很美,美得让世界为之叹息。这是它拼尽全部的一次绽放,一生只有一次,之后便是永世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