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421章 大草原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421章 大草原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奔腾的骏马,洁白的羊群。大草原确实是天堂。

    坐在车上,云在走,鸟在飞,远处满山的野山杏,座座蒙古包接连不断,还有蒙古包升起的缕缕炊烟,牧归的羊群,日落映红天边的云霞,无不处处向人们展示大草原的魅力韵味和神奇。

    “关东出相,关西出将,江南出才子。”

    骑着骏马的精壮汉子,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尽情飞扬。那熟练的姿势,飞快的速度,不愧是马上打天下的民族。

    凌晨五点出发,一路两辆卡飞驰,终于在夕阳西下来到牧区。

    此刻大家没有感觉到旅途劳累,一路过来景色美不胜收。

    不同于波涛汹涌的大海,不同于柔情似水的江南水乡。大草原用自己独特的魅力征服了世人。

    到了牧区,赵大山带着张国庆几个人来到一座毡房,找到了好友扎木。

    热情好客的中年扎木用他们当地风俗礼仪,隆重地接待一群人。幸好来前,赵大山特意指导了大家一些礼节,总算不会失礼。

    两辆卡车在赵大山的代领下继续开往军马场,而扎木家里也迎来的许多蒙古大袍族人过来看热闹。

    听说张国庆几人带着孩子是为了欣赏大草原,特意过来游玩。热情好客的老人们非常骄傲自豪地介绍周边的景点,述说他们部落的传说。

    扎木家的小女儿在一旁帮着翻译,说急了还会交杂几句蒙古语。开朗大方的小女孩时不时的欢笑声让大家一时没了拘束。

    晚餐宴席上的手抓肉、羊肉排骨汤、馅饼、马奶酒。丰盛的一顿大餐,吃得大家恨不得不走。

    夜幕降临,抬头看着天空的星星,习习凉风吹过,耳边是一阵阵的当地歌谣,远处羊牛马的叫声。

    牧区的今晚景色很美,人更美。美得让人心胸开阔,忘了世俗。

    翌日清晨,大家早早起床,吃过早餐,跟着扎木大叔,赶着一群牛羊,去了不远的湖边。

    一路上从扎木大叔口中,得知大家来迟几天,草原上盛大的赛马节刚刚过去没多久。让大家遗憾不已。

    张国庆抱着儿子,听到赛马会又是物资交流会,扶老携幼的牧民们搭起密密麻麻的帐篷,交换自己生产肉类、酥油、湖盐、虫草、贝母,并且买进整整一年需要的生产生活用品。

    他很是惊讶,没想到这里还有集市。

    经扎木大叔解释后,众人才明白除了赛马会物资交易,其他时候还得上镇上的供销社购买。

    周娇朝张国庆眨眼。如今管理疏松,刚好去镇上看看情况。

    还没到夫妻俩沟通好,张云涛他们已经急着向扎木大叔咨询,他们可是打算带特产回去。

    张国庆听着他们谈话,放下平安,让他采野花玩。他自己采了一束花编成花环戴在周娇头上,从背包里拿出照相机替妻子儿子照相,势要将他们的笑容留在镜头下。

    大好时光不能浪费,没得跟那群傻子一样,还在那讨论吃喝拉撒。肉,大草原多的是。马奶酒想要多少有多少。

    张国庆一家三口乐陶陶地在不远处玩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还是李青林发现相机,喊上大家上前。

    张国庆加拍完一家三口合影,换了胶卷,总算将相机递给他们几人。自己带着媳妇儿子跑到草甸子摸野鸭蛋。

    扎木看到这群年轻人,直感叹自己老了,这些孩子真会玩。

    是很会玩!张国庆是花样百出,玩的高手。

    很快赵媛媛他们发现还得跟着张国庆。没看大家钓鱼,他已经用渔网撒下,收获了满满一网鱼。

    临近中午,大家才一脸尽兴而归跟着扎木大叔回去。要不是他提醒下午让人带大家骑马,这些人玩疯了还想往草原深处出发。

    策马奔腾的快感,张国庆深有体会,可潇潇洒洒就没法形容,红枣马一路颠簸的他胃疼。想象与现实还是有差距。

    幸好,一手好箭法让他博得满堂红。看到草丛里倒下的野物,总算不至于丢了他爷爷的脸面。

    扎木大叔担心这群年轻人不知轻重跑到危险地带。别看他们周围一片祥和安全,可大草原深处,那可是有野狼。

    第三天,扎木大叔亲自驾车拉着他们一群去了镇上。还没逛一圈,一辆开往市区的客车带走了这些年轻人。他发愁的看着远去的一张张笑脸。这要是他家儿子,他一定揍死这些野小子。

    张国庆一群人可不知道扎木大叔的担忧。在赵大山过来接回他们的这一周,他们是恨不得跑遍周围。

    按照惯例。下了车,他们先登记入住招待所,每个人拿着张国庆高价换来的澡票,赶紧跑澡堂泡澡。

    这几天男人还可以跳湖里游一圈,可周娇和赵媛媛就非常可怜。此刻平安被张国庆他们带走,两女孩激动地跑进里面。

    时间充裕,一群人待在市区四处寻找美食,特产。可惜如今除了小吃,只能上饭店点特色菜。

    几天过去,每个人身上钱花的差不多,总算死心,提着大包小包,依依不舍地上了回镇上的客车。

    扎木大叔早就急得不得了。这些孩子出去这么多天,就拍了一份电报,也不知道怎么样,万一有差错,自己怎么向老朋友交代。

    好不容易收到第二份电报,这些熊孩子总算回来。他早早在汽车停靠点等待,一直到了下午才看到人影子。他都发现自己想哭了。

    回程时,听着大家七嘴八舌讲述这几天行程上遇到的趣事,让扎木大叔哈哈大笑,他真服了年轻人。

    看到马路上一些穿着破烂,拖儿带女背着包裹的行人。扎木大叔觉得有必要让孩子们多个心眼,别老傻哈哈只顾玩,该懂点事。

    离远了,他低声告诉张国庆等人,后面那些都是最近从关内逃荒过来的难民。现在这些人还在找部落收留。如今天气不冷,运气好的还能找到投靠,运气不好的都不知道镇上会不会赶他们回老家。

    扎木大叔的一番话,让大家从这段愉快的日子里开始清醒过来。谁也不会傻傻地去问扎木大叔,为何他们部落不接收。

    大家很默契地扭头看向后面。看着那些相互撑扶的行人,彼此相视,都能感受到这沉甸甸的步伐带来的心悸与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