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凤闺记最新章节 - 第184章 断袖

凤闺记 第184章 断袖

作者:小阿毒书名:凤闺记类别:玄幻小说
    年轻人道:“主子,我是崔德子,这地方统共五个人,其余四个出去探听消息,您请进。”

    他掀开一块不起眼遮挡墙上门的蓝布,扭动墙上机关,明姝闪身走进去。

    崔德子引着她走向背后的小花园,原来花园背后另有一栋两层木楼。

    看似不起眼,实则固若金汤。

    明姝才走进去,身后的门倏然被人关上,好似还上了锁!

    她心底一凉!

    该不是这地方已经被人发现!

    待她入翁?

    忽听一个怒中带笑的声音喊道:“看你往那跑!”

    明姝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侧身一看,屋内的另一间屋子里的萧齐,手中还端着酒杯

    又喜又怒的朝她走过来。

    明姝大喜笑道:“你终于来了!我可算找到你了!”

    “你明明是你丢下我一人跑来,幸亏我发现及时,识破你的诡计,上了云水观,见你不在,师太说你往南走,我就追来,刚到!”

    明姝笑嘻嘻道:“哎呀,我不是怕你累着,不想让你跑这一趟?这点事,我一个人就能办好!”

    “玄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少糊弄我!

    这安南国的皇宫,岂是你想进便进的?要是我不跟来,指不定你还要闯出什么大祸!

    我听崔德子说,你今日随燕王进宫去?穆修那蠢物什么意思?”

    明姝听到玄隐两个字,有些慌神,多久没听到人叫她这个名字

    忽又想到凌云师傅,她拍着萧齐的肩膀坐下道:“玄隐好久没听你这么叫我,我想起你娘了”

    “进宫去,穆修倒也说什么,倒是他那个妹妹一直聒噪,好似看上苏澈,对他动了心思。“

    萧齐忙左右前后扫了一眼,见门外全无人影,才小声道:“无端的提起她作甚?小心使得万年船!

    又是这种男女之情”

    他一向无心听说什么男女之间那些事,所以不想探究追问下去。

    “怕什么,除了萧琰,谁知道你娘是谁?”

    “说来也是。这是安南,我们的秘密谁也不知道。快坐下吃饭,你身上怎么穿得男子衣衫?”

    “我在宫里吃过了,你多吃些,赶了不少路罢?苏澈非让我穿得,我也不想。”

    萧齐一愣,严肃问道:“什么意思?你竟肯听他的话?你不是一向与他水火不容?他让你穿这男子的衣衫做什么?”

    明姝坐定,给他加了菜,萧齐饿了好几日,为了赶路,两天三夜没吃东西,马都跑死了一匹。

    明姝一见他这样,就知他肯定心急如焚的赶过来,不免有些心疼。

    萧齐不肯动筷子,非要听明姝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三言两语说不清,是这样,我摸清苏澈的性子,他这么大个男人,竟然吃软不吃硬!所以我这几日与他假装说了些知心话,也是为了让他放松戒备,让我跟着进宫探探底。

    后来我央求了几句,他答应带我进宫,让我穿男装是为了方便。毕竟他身旁带个女子,容易让人猜疑乱想。”

    萧齐这才安心的端起碗筷,笑呵呵的吃饭。

    他吃了一会,明姝给他添了茶水,他又问道:“那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不会是受他欺负罢?”

    “我他怎么可能欺负我?我想跟着他,行动不便,反正我已经与穆修和穆语芝打过照面,我已经摆明了郡主的身份,说是来此地游玩。往后,自然容易接近些。那我还跟着苏澈作甚么?”

    萧齐点头,明姝说什么都对,他都信!

    萧齐吃完,乐呵道:“我们难得第一次出来,不如我们去街市上走走?我倒没什么,你穿这身,可不好看,我带你去置办几身衣裙首饰。不然,他日你进宫让人看轻。”

    明姝不在意穿戴,但萧齐说的极是。

    这皇宫,可不是随便穿戴就能进去的!

    明姝眯眼笑道:“好。不过,我怕苏澈派人四处找我,我们得先找个胭脂水粉店装扮一下。”

    萧齐眯眼反对。

    两人执手走出去,吩咐崔德子留门,不必跟着。

    萧齐这次走得急,只带了五六人,都在暗处保护。

    加上之前他派到安南国的那些玄影阁的杀手,他们的人加起来只有三十余人。

    但这三十人,全都是绝顶的杀手!

    所以,他们不会担忧安全问题。

    两人找了一个就近的胭脂香粉店,明姝先给自己脸上抹了红红的胭脂,又用画眉的炭笔在脸上点上很多大黑痣,确切的说应该叫麻子

    萧齐一看,乐得快要笑破肚子!

    哈哈笑道:“你这好像媒婆!还是一脸麻子的媒婆!乐死了!”

    这些年,让萧齐高兴的事不多,但明姝今日这装扮,差点让他笑岔气

    明姝见他笑成这样,也对着镜子挤眉弄眼笑个不停。

    两个人捂嘴笑得前仰后合,接着,明姝就帮萧齐装扮起来

    明明是一个俊俏公子,在明姝的妙手上,已经成了一个半脸满是红色胎记,一半脸又是红疹,看上去真是吓人得紧。

    明姝停下手中的胭脂盒,指尖的胭脂还在萧齐的脸上抹来点去

    也是眉眼笑得弯弯,萧齐现在哪里半分俊俏模样,俨然是个眼歪嘴斜,半脸胎记,半脸疹子的可怖人!

    萧齐看明姝把自己装扮得比她还丑,不气反乐,笑得更欢。

    明姝捡了两盒上好的胭脂水粉,在掌柜的厌恶推荐下,她豪掷百两买了两套时兴的化妆好货。

    两人大笑离去,只剩刚才狗眼看人低的掌柜一脸呆傻!

    乖乖!

    他们长得这样丑,买这么贵重的脂粉,又有何用?

    还真瞧不出来,他们怪有钱的?!难道是刚到京城的客商?

    他抓耳挠腮了许久,又不屑的白眼几眼,他们那般死样子,纵使用了这些上好的东西,也不能赛过潘安。

    不对,刚才那两个人是男子?

    他娘的!

    怎么世上还有这等怪癖的男子?!

    等等,他们好像是牵手进来,又执手离开?!

    不会是断袖光临这里罢!

    这幸好没被人看见!

    不然以后谁还肯光顾?

    明姝与萧齐特意装扮过后,仰天长笑的走在街上,引来众人的围观叱骂

    世上怎会有这般又臭又作怪的断袖?!

    丑也就罢了,这是天生的,可是拉着手出来作怪就是他们不对!

    他们怎么不去死?

    真是丑人多作怪,短袖年年有,世风不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