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世诺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六章 情深不寿

一世诺 第七十六章 情深不寿

作者:尘尽落书名:一世诺类别:玄幻小说
    被徐攸南师徒这么一闹,穆典可连伤感的心情都提不起来了,困极累极,回房倒头就睡。

    睡梦里笑颜俊朗的男子低了头,于耳边轻柔低语:“典可,你看着这清水河上方的天空,金光漫洒,层云尽染,此乃异象。

    我掐指一算,今夜必有星河降临,等晚上吃过了饭,你多穿点衣服,我们到清水河上泛舟看看星星好不好?”

    有女子嗔笑回应,是自己的声音:“你尽瞎说,今儿在客栈里看见蚂蚁搬家,你还说明天要下雨呢。既要下雨,哪来的星星?”

    “说不定有呢。”

    “不信!”

    她想让那声音停下来,可那声音飘在耳边,飘在虚空里,她无论如何也拦不住。看着一抹黯然失落的光从男子眼底滑过。

    她急了,大声喊道:“我信!我信你!我们来清水河上看星星。”

    张嘴却没有声音。

    她心里发慌,更大声叫了一遍,他还是没听见。她于是扳过他的肩,一遍遍同他大声说,他却只是冲她笑。

    那讨厌的女子娇笑声还在耳边响起:“……哪来的星星……不信……”

    她愤怒地大叫一声:“闭嘴!”

    声音层荡传递出去,清水河的河水被这声音掀得翻起巨浪,猛烈晃荡起来,整个清水镇的上方忽然出现一层透明的壁垒,随着河水剧烈摇荡,壁垒越来越薄,像一个罩在头顶上巨大肥皂泡泡,越升越高,越来越薄,忽然“嘭”地一声炸裂开来。

    瓢泼一场大雨,哗啦啦倾下,将地上的芭蕉叶打得东倒西歪。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一阵狂风携雨滴卷入,将支着窗户的苦竹叉杆吹掉落,掀着窗扇重重打在石质窗框上,发出巨响。

    未几木棱断裂,窗户上被震出一个大洞,透过参差的破洞往外看,只见雨水狂怒如注,满院芭蕉尽低头。

    缠裹在膝上的被子潮潮的,泛着湿凉。

    亦不如她此刻心中寒冷。

    昭阳叩门焦声询问:“姑娘?”

    她不应,只将脸埋进自己双膝中,不多时便在被褥上泅出一片深色。

    一直坐到天色昏昏欲黑才出去。

    方君与独坐在堂中饮茶,身子歪着,斜欹一方案几上,样子要多懒散有多懒散,偏偏就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流。

    白袍子叫昏暗的光线糊了,透着淡月微晕的阑珊味。

    这人不管什么时候看到,总觉像个妖孽。

    穆典可走过去,从桌上提起茶壶,自顾自地斟了一杯水,仰头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

    也是真的渴了。一连喝了三大杯才停下来。

    方君与道:“既然这么不舍得,为什么还要回来?”

    穆典可转头看了他一眼,不说话,走到门边上坐下了,怔怔望着门外雨帘出神。

    方君与的嗓音很动人,清透如水,仿佛能涤尽这世间的一切不净不洁之物。说出的话却不怎么动听。

    “你怕?怕飞蛾扑火一场空?怕常千佛会像他一样,最后还是选择舍弃你?”

    穆典可道:“你要是来跟我说这些的,我不想跟你说话。”

    方君与摇头道:“并不是。我要去建康了。”

    穆典可转头盯着方君与看了好一会,确认他是认真的,说道:“你疯了吧?徐攸南一反常态地保你,你以为他会安什么好心?他要对付方容两家,首先就要拿你的身世做文章,这个时候你却要去建康?”

    方君与微笑,俯首转着手中的白玉杯。

    五指一根根洁白修长,如玉雕琢。叫那剔透的白玉水晶杯也黯然失色。

    “丫头,你真的觉得徐攸南做的一切都是他自作主张?”

    穆典可默然。她并不觉得金雁尘能对方君与手下留情,舍弃这条打击方容两家的绝好路径。

    方君与叹道:“该来的,总是逃不掉。离开太久了……就想回去看看。”

    方君与是个诗酒茶花的风雅人,却并没有那些所谓雅人的酸腐气。

    他悠游繁华绮园之中,红尘涉得最深,却反而像个最冷静的看客。

    看着人们喜笑忧愁,离合悲欢,自己却总是置身事外。

    穆典可有时候会觉得,方君与这个人太冷漠了。和他的温润的外表相反,是个冷心冷性的人。

    她看着方君与笑意里的淡淡愁绪,心中一动,道:“君与,有件事我一直不曾问你,你当年,究竟是因为什么事离开了方家?”

    方君与笑容淡了淡,道:“都是前尘了。”

    他不欲说,穆典可便也不问了,说道:“方之栋找过我,想让我把你交给他。”

    “唔。”

    “他也找过你了是吧?”

    “也是我自己想回去。”

    方君与叩着书案,叹息:“小梨子啊,这世上的人,各有各的命,你管不了那么多的。

    你这个人吧,看着心肠硬,其实最没用。金雁尘拿着余离的命,让你回来,你就回来。改天他再拿着昭阳的命,让你去死,你去不去?”

    难得嗦,又补了一句:“这是缺点,要改,你知道吗?”

    穆典可知他心意已决,沉默了一会,说道:“你进了方家以后,需要我帮忙吗?”

    方君与微哂,颇显无奈:“我说了那么多,都白说了?我是回方家,又不是去行刑,需要你帮我做什么?劫法场吗?”

    将白玉杯收入袖中,拂了微皱的袍子起身,白衣迎风摇,如乱了一树琼花。

    “好了,我就过来跟你道个别。就走了,你不必送。”

    白衣洒洒迈过门槛,回过头来,俯首头望着穆典可红肿的双眼笑。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平日里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不是勇敢得很吗?遇到喜欢的男人,连追都不敢去追,好意思躲起来哭?”

    穆典可觉得很委屈。

    她从来都不勇敢,天不怕地不怕是因为没有后退的余地。

    她也想去追,可是她追不到。

    那是天上的太阳,她只是暗夜里的魍魉,隔了一个天一个地的距离。

    她的眼眶又红了,梗着脖子,犟着不愿低头:“不是你说的吗?情深不寿,一切都是虚妄孽障?”

    方君与不笑了,隽逸的脸庞沉下来,如同笼了一层阴云。

    过了一会,他说道:“丫头,这世间的理,没有定理。你向阴天祈雨水,在烈日下晾衣服,这是对的。可是反过来,就错了。

    所谓的情深不寿,虚妄孽障,乃是因为遇见的人不对。

    金雁尘是你的障。那你好好想想,常千佛他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