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医品夫人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九章 训斥

盛宠医品夫人 第六百九十九章 训斥

作者:琴律书名:盛宠医品夫人类别:玄幻小说
    陆凌枫此时也大步走到近前,“皇上,一切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你派些人暗中保护朕就是了,为何如此多御林卫跟随?朕的微服私访还有何意义?”夜微言看到陆凌枫没好气地训斥道。

    陆凌枫露出纠结又委屈的神情,“皇上您私访梁家祖宅的消息不知怎的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微臣思前想后,索性将错就错。”

    “怎会外传?”夜微言纳闷。

    按理说知道此事的人屈指可数才对。

    夜微言狐疑地皱起眉头。

    陆凌枫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词拿出来,“这也是微臣要加强防范的理由。随访无孔不入到此程度,皇上更该小心谨慎才是。”

    虽说陆凌枫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人民,但就是这样简单的暗示,也足够在夜微言的心里掀起波澜。

    夜微言的脑中几乎是立刻就冒出了一个人来。

    虞尚云。

    夜微言的双眼微眯,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一旁的田公公听到陆凌枫的话则是不动声色地抬起眼皮,貌似不经意地瞥了陆凌枫一眼。

    谁知陆凌枫嘴角微微一弯,与田公公的视线碰个正着。

    陆凌枫一脸坦荡,田公公也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收回视线。

    短短一瞬,二人暗地里的试探和交锋就这么结束了。

    夜微言本有意好好训斥陆凌枫一顿,但这会儿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一想到有人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就脊背冰凉。

    “皇上,今日也算是一个震慑,让他们知难而退。”陆凌枫适时地补上一句。

    田公公在心里冷笑一声。

    “事已至此,也只能这么办了。”夜微言随口一句,不再追究陆凌枫的责任。

    一场简单的微服私访,就这么变成了声势浩大的出巡。

    “起驾”

    一声令下,御林卫缓慢地移动起来。

    陆凌枫也跟随在御驾旁,心里不知在盘算什么,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从皇宫到梁家祖宅,陆凌枫已经精心计算过时辰。沿途也早已按他的吩咐清理过了。

    好整以暇坐着的夜微言却不怎么开心,郁闷地听着外面马蹄踩在地上的声音。

    没来由的,夜微言心里一紧。他眉头不自觉皱紧。

    今日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过去。

    ……

    梁家祖宅。

    皇上从宫中出发的消息很快传到宅子里。

    梁鸿连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无论是面上还是心里都一样平静。好像要来的不是大魏皇帝,而是普通官员。

    花氏则和梁鸿正好相反,她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利索,手抖脚软,额头更是不停冒汗,不停打转。

    “你们再去检查一遍!有任何闪失就等着掉脑袋吧!”花氏尖利的嗓音传来。

    下人们也都噤若寒蝉,脚步匆匆地在祖宅里跑来跑去。

    花氏更是闲不得,几乎转遍了祖宅里每一个角落。

    一想到一会儿能看到皇上,还要对皇上行礼,花氏就难掩兴奋,呼吸都跟着变得急促。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通传声。

    “熙云公主,瑜郡主驾到”

    花氏一愣,大脑出现了一瞬间空白。

    公主?徐若瑾?她们来作甚?

    花氏呆若木鸡,眼睁睁地看着熙云公主和徐若瑾从前门进入。

    梁鸿和二人行了礼。

    熙云公主的余光很快就注意到花氏,她给徐若瑾使了个眼色。

    徐若瑾顺着熙云公主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对上花氏呆滞的目光。

    “她不想我们来。”徐若瑾一句话挑明花氏的心思。

    熙云公主点点头,“看出来了。”

    花氏终于回神,这一瞬间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带着“兴师问罪”的气势快步迎了上来。

    “熙云公主。”花氏耐着脾气先给熙云公主行了礼。

    熙云公主是皇上的妹妹,在花氏眼里地位自然不一般。而且花氏压根儿没想到熙云公主是和徐若瑾结伴而来。

    紧接着,花氏就走近徐若瑾一步,脸色一垮,没好气地指责道:“你怎么来了?!”

    今儿是花氏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她没想到徐若瑾竟然真的要来搅局。

    徐若瑾淡定地回看花氏,“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花氏被徐若瑾顶的一噎,但马上就理直气壮道:“今日是二爷的好日子,你就不能安稳地留在郡主府吗?非要什么事都插手才行?!”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指责,分明是在质问。

    花氏的声音不算小,一旁的熙云公主听得分明。

    原本这是梁家的家事,熙云公主告诫自己不能随意开口,不然就是给徐若瑾添麻烦。

    但花氏的话越说越过分,连自己的身份都拎不清了。熙云公主忍无可忍,正要开口训斥,谁知徐若瑾比她更快一步。

    徐若瑾的脸黑了下来,盯着花氏,不怒自威,“你给我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说对我说这种话?”

    “我……”花氏被吓了一跳,嘴上不服输仍要辩驳。

    “省省力气吧!”徐若瑾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花氏,严厉道:“祖宅这些年花的银子都是我出的,我想问问,你出过几两?”

    花氏脸憋得通红,死死咬着牙,嘴唇不自觉抽动,不只是气愤还是被徐若瑾说的心绪。

    徐若瑾不屑地冷笑一声,走过花氏,背对她冷冷开口,“你若是继续这么不依不饶,就还银子来!”

    “少说也有几万两。”徐若瑾扭头对花氏一笑道。

    花氏从徐若瑾的笑容里看到了嘲讽,心中越发不忿,但一想到“几万两”就感觉喘不过气来。

    “哦对了,你如今身份不同,想必银子也有不少,若是不在乎的话,现在就可以赶我走。”徐若瑾抱臂似笑非笑地看着花氏,“怎么样?考虑好了么?”

    熙云公主见状,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安心地松了口气,接着板起脸来看着花氏。

    徐若瑾也不急,就等着花氏先开口。

    “你……欺人太甚!”花氏半晌才愤愤地瞪着徐若瑾道。

    徐若瑾对此毫无反应,连理都不理。

    花氏显然受了不小的刺激,“就算是二爷,也不会由着你胡闹!”

    说完,花氏不等徐若瑾开口就转身离开,留下一个气愤异常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