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医品夫人最新章节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说笑

盛宠医品夫人 第四百一十七章 说笑

作者:琴律书名:盛宠医品夫人类别:玄幻小说
    “在这里就不用担心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快让我看看,小言言长多大了?”徐若瑾说着就去逗小娃娃。

    蒋明霜把孩子抱给徐若瑾,徐若瑾接过掂了掂,“嗯,重了不少。”

    熙云公主笑了,“这孩子听话,也不难喂,吃得多自然就长得快。”

    徐若瑾抱着小言言喜欢得不得了,小家伙好像认识徐若瑾似的,睁着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徐若瑾看,眼神里充满好奇。

    “看什么呢乖乖?”徐若瑾小声逗小家伙。

    熙云公主接过话茬,“就你一个人开心,悠悠呢?还不让我见见这个大宝贝吗?”

    徐若瑾无奈地对熙云公主道:“我怎么会忘?已经派人去叫了,一会儿就过来。”

    说话的工夫,悠悠急促的小脚步声传来,似乎很是迫不及待。

    三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下眼神,都知道是悠悠来了。

    不只是悠悠,云贵人也抱着擎儿一同前来。

    悠悠走在前面,就像一个小主人,快走两步还惦记着回头去看云贵人有没有跟上。

    若是云贵人走得慢了一点,悠悠就要着急,比划着两只手,嘴里咿咿呀呀,说着不太清晰地“快”,催促云贵人。

    云贵人被逗得笑个不停,有时为了让悠悠多说几个字,故意走得慢了一些。

    这可把悠悠急坏了,迈着两条小短腿走到云贵人身边,“快……走……”

    悠悠单字往外蹦,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拽着云贵人的裙摆,想要帮云贵人出把力。

    云贵人笑得合不拢嘴,道:“好好好。”

    跟在悠悠身后,云贵人加快了脚步,怀里的擎儿好像也知道要去玩似的,一脸的兴奋。

    看到悠悠和云贵人的瞬间,徐若瑾和熙云公主还有蒋明霜,都默契地不再提选秀女的事。

    悠悠看到徐若瑾高兴地展开双臂朝她扑过去。

    徐若瑾抱着小言言,没有多余的手只好蹲下身让悠悠来抱住自己,她还没忘了小声提醒悠悠,“慢一点,别碰着弟弟。”

    悠悠听懂了徐若瑾的话,抱着徐若瑾的脖子,然后歪头小心翼翼地去看小言言。

    “公主,明霜。”云贵人看到二人很是惊喜。

    几人纷纷问好,熟稔地坐在一块聊天。

    徐若瑾和其他人也都放心地把两个小家伙交给悠悠照顾。当然除了悠悠,还有春草和银花围着。

    郡主府里一时充满了欢声笑语,根本没有外面那么多杂事。

    熙云公主和蒋明霜都觉得郡主府比公主府还要好。不然之前她们也不会动了要留在郡主府多住些时日的心思。

    如今严弘文和梁霄都不在,几个女人凑在一起,更是有说不完的话。

    她们在一块无非是聊一些家长里短,但就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她们也能聊得尽兴和开心。

    郡主府内欢声笑语,与外面有说不出的大不同。

    眼看太阳渐渐西斜,天色渐黑,徐若瑾看天太晚担心熙云公主和蒋明霜回府不安全,就催她们快点动身。

    “别磨蹭了,快收拾东西回去吧。”

    “哪有你这样待客的?还把人往外撵。”熙云公主笑着埋怨徐若瑾。

    徐若瑾不理会,“我这也是为你们好,天都暗下来了,我让梁三送你们回去。”

    说完也不等熙云公主反对,徐若瑾就让春草去叫人。

    熙云公主无奈地叹气,只好按徐若瑾的话办。

    蒋明霜早已习惯徐若瑾的安排,她只是在一旁微笑注视着。

    徐若瑾和熙云公主又聊了几句,“若是还有人去公主府打扰你们,你们就过来。”

    熙云公主和蒋明霜相视一笑,却也没有拒绝熙云公主的好意,“知道了,只要你不嫌我们来打扰你。”

    徐若瑾撇撇嘴,“开玩笑,我求之不得。”

    众人笑作一团,正开心的时候,梁三也回来了,只是身前还有一个人。

    梁霄。

    识相的几个人看到梁霄纷纷散去,只留下徐若瑾一人。

    梁霄归来,身上还有一股风尘仆仆的气息,徐若瑾皱了皱鼻子,“去哪儿了?长途跋涉似的。”

    梁霄笑而未答,只有看着徐若瑾的时候,他那一张冰块脸才会融化,透出些许温暖和柔情。

    梁霄没有急着回答徐若瑾的问题,而是定定地看着她,说道:“时间定下来了。”

    徐若瑾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梁霄说的是什么,顿时神情黯淡了些许。

    许久,徐若瑾才语带落寞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走?”

    问出这几个字,徐若瑾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她既期待又害怕听到梁霄的答案。

    若是太早,她不知该做出怎样的表情,虽然早已准备好迎接这样的时刻。

    “过完年。”

    梁霄轻轻吐出三个字,算是给徐若瑾吃了一颗定心丸。

    徐若瑾紧绷的神情明显松懈下来。她对这个时间早有预料。

    只是听到“过年后”,徐若瑾的心情反而更加复杂,不知是给庆幸还是该苦笑。

    出征是板上钉钉的事,无论何时走,徐若瑾的担忧都不会因此减少分毫。

    只能说接下来的几个月,徐若瑾恐怕都要在反复的提心吊胆中度过。

    “唉……”徐若瑾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用一声叹息掩盖自己的内心。

    梁霄对这样的场面已经轻车熟路,他自然地揽过徐若瑾,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用沉稳有力的心跳安抚她。

    二人什么都没有说,就只是这样静静地抱着彼此。

    靠着梁霄的胸膛,对徐若瑾来说果然是最好的良药。

    徐若瑾原本震荡不安的心渐渐平复下来,所有事都被她抛在脑后,她只想尽情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若是可以的话,徐若瑾希望时间可以暂停在此处。

    徐若瑾不自觉蹭了蹭梁霄的胸膛,让自己与他更加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梁霄身上传来的热量。

    如今天气渐冷,树叶飘零凋落,空气中的萧瑟之感越发强烈。

    徐若瑾自觉不是一个伤春悲秋的人,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的心实在是提不起来。

    “又是一年……”徐若瑾闷闷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梁霄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胸膛前都感受到了震动,他轻轻抚上徐若瑾的头发,顺着发丝缓缓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