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金丹老祖在现代最新章节 - 第592章:落幕

金丹老祖在现代 第592章:落幕

作者:月下箜篌书名:金丹老祖在现代类别:玄幻小说
    混沌之光,是天地初开时就恒古存在的光芒,是可以灭杀任何存在的物质。

    天地初开后,上清下沉,清者为天,浊者为地。混沌之光也一分为三,化作了日月星,几乎已经不存于世。

    也因此,世界上才产生了生灵,开始出现了神明。

    柳夕的日月精轮,乃是在天地未开时的混沌状态,就已经孕育的先天灵宝,蕴含最纯粹的日月精华。

    只要日月精轮合并,便能重新孕育混沌之光,这也是日月精轮被列为修道世界十大先天灵宝之一的根本原因。

    在修道世界,先天灵宝单轮威力,并不一定比后天灵宝强大。有些后天灵宝,经过无数年无数人的滋养,威力甚至超越了一般的先天灵宝。

    比如秋长生的千机伞,经过千机门上万年无数前辈的优化和滋养后,威力不逊色于柳夕的日月精轮。

    然后后天灵宝始终是后天灵宝,永远不可能晋升为先天灵宝,哪怕后天灵宝的威力已经超越了先天灵宝。

    原因就是先天灵宝都孕育于混沌时期,后天灵宝都是天地劈开之后的产物。只要在混沌时期孕育的先天灵宝,才带有混沌之光或者混沌之气,拥有诛神的力量。

    而后天灵宝无论怎么晋升,都不可能拥有混沌之光和混沌之气。再强大的后天灵宝,对拥有神格的神明和妖魔都没有太大的伤害。

    能够诛神,才是先天灵宝和后天灵宝最大的差异所在。

    柳夕的日月精轮合并,尽避缺了星光,混沌之光威力锐减。加上柳夕的实力无法发挥日月精轮百分之一的力量,全靠日月精轮本身的灵性孕育混沌之光,威力或许连千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

    若是在修道世界,用来对付元婴后期的修士都稍显不足,然而这里是修道世界吗?

    显然不是。

    而且曹金阳是真正的宙斯吗?

    也不是。

    十二祖巫是永远不会死的,他们的基因血脉会不停的流传下来,只要觉醒了十二祖巫的血脉,就成了新的十二祖巫。

    但新的十二祖巫要想恢复到以前的十二祖巫的力量和实力,没有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

    在莺潭市地下陵墓,当时的柳夕还没有筑基,仅仅靠日月精轮自主合并产生的混沌之光,就将烛九阴斩伤。

    此时的柳夕已经筑基期二层,日月精轮更是吸收了大量的日月精华,合并产生的混沌之光比上一次强大了十倍不止。

    曹金阳感受到混沌之光毁灭性的气息,自然又惊又俱。

    在他的计划中,柳夕只是一味药,用来复活诸神的祭品。

    她的实力在曹金阳眼里不值一提,虽然她的实力进步的很快,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不过对方是修士的身份,能够快速增长实力并不奇怪。现在的她,还远远不是他的对手,无需在意。

    然而曹金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柳夕竟然能够施展出混沌之光,拥有威胁到他的力量。

    他身上的钢索节节寸断,张嘴怒吼,音浪滚滚而出,周围如乌鸦般的脸孔被音浪冲击成灰烬。

    曹金阳右手抓过黄金投枪,一枪就击碎了那颗紫色的心脏,被紫色心脏吸收走的雷霆闪电又重新汇聚到他身边。

    万千雷霆闪电化作一道银光闪闪的护甲,掐在曹金阳脖子上那双扭曲的双手被无数闪电劈中,化作焦炭跌落在地。

    唯有大殿中数之不尽的乌黑的嘴唇,快速的张合不已,疯狂的诅咒着仿佛神王一般的曹金阳。

    曹金阳却顾不上这些嘈杂的嘴唇,右手执着黄金投枪,左手拿着小圆盾,身穿雷霆战衣,无比戒备的防备着柳夕。

    他的身形随着混沌之箭的转动而转动,黄金投枪和小圆盾始终挡在箭头前面。

    “包老师,想办法限制住他的动作,我射不中。”

    柳夕保持着张弓搭箭的姿势,混沌之光的箭头不停的调整,却始终找不到一击必中的机会,只好向老包求助。

    老包虽然自身实力差到了极点,但他的手段却层出不穷,皮箱子里的道具一样比一样强大。

    “限制住他吗?也好,舍了我这把老骨头,也不让他好过。”

    老包从皮箱子里拿出鬼手,眼都不眨,一刀就插入了自己的心脏。

    “包老师!”

    亚瑟震惊的瞪着老包那张满是皱纹的瘦削脸颊,不敢相信这个平时脾气好的近乎懦弱的老男人,竟然能够眼都不眨的朝自己心口插上一刀。

    是什么样的勇气可以让一个人毫不畏死?又是什么样的精神足以让一个人毫不犹豫的选择自我牺牲?

    老包惨笑着将鬼手用力的插进胸口,然后又用力的拔了出来,大股鲜血如喷泉般涌出,涌入了陈旧的皮箱之中。

    皮箱饱食鲜血,陈旧的外壳陡然变得无比的艳丽,血液洗干净了陈旧的外表,勾勒出繁复美艳的花纹。饮血之后的皮箱,才是真正的潘多拉魔盒。

    大殿中还剩下小半的贪婪脸孔,一瞬间得到血液的滋润,一个个如飞蛾扑火般冲向了曹金阳,死死的咬在他身上的雷霆战衣上,雷霆战衣上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

    那双焦炭一样的扭曲双手,左右分开,分别抓住了黄金投枪和小圆盾。不管曹金阳如何用力,也不能挥动黄金投枪和小圆盾。

    满大殿的乌黑嘴唇,以更快的速度张张合合,吐出的恶毒音浪汇聚冲乌黑色的江海,如浪潮般将曹金阳淹没。

    亚瑟目眦欲裂,大吼一声,曹金阳脚下断裂的钢索如有生命般再一次连接在一起,一层层的将曹金阳捆绑住。

    一道手臂粗的黯淡光芒从柳夕手里的长弓射出,转瞬间就出现在曹金阳的面前,射向他的眉心。

    曹金阳全身发出绵延不绝的爆破声,突然化作一只巨大无比的火红色怪鸟。怪鸟双翅火光大放,如同正午的太阳一般刺眼,放射出万丈火花。

    火花照射之下,贪婪的脸孔一一化作虚无,两只扭曲的手化作虚无,就连满大殿的乌黑嘴唇也化作了虚无。

    他的身形陡然后退了十丈,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混沌之箭……不,不是他的身形后退了十丈,而是混沌之箭不知为何倒退了十丈。

    空间异能,操纵空间。

    柳夕见到这只大鸟,顿时惊呼出声:“帝江!”

    帝江,十二祖巫中的老大哥。传闻他身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空间速度之祖巫。

    柳夕苦笑,她早就应该想到,曹金阳就是帝江,拥有空间和速度的神通。

    已经有了烛九阴,再出现一个帝江,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无数的线索在柳夕脑海里串联成线,渐渐组成了一个真相:

    如果曹金阳既是宙斯又是帝江后裔,那就证明十二祖巫的后裔就是古希腊的十二主神,也是北欧神话的十二主神。

    只是每一次觉醒的他们在不同的地区,以不同的身份出现,期间相隔了几千年甚至几万年。

    曹金阳口中诸神的复活也就不难理解了,他想要重新复活其余十一位诸神,也就是其他十一个祖巫后裔。

    难怪曹金阳会在南海帮助苏沐和苏莹莹两兄妹觉醒,或许烛九阴的觉醒,也是得到了曹金阳的帮助。

    很显然,曹金阳一直在计划着复活其余十一位祖巫,除了烛九阴之外,他另外还复活了多少个祖巫后裔?

    柳夕露出一丝苦笑,可惜这所有的疑惑都得不到解答了,混沌之箭射空,失去了杀死曹金阳的机会。

    日月精轮元气大伤,已经无法再合并孕育出混沌之光,甚至已经无法用来应敌。

    没有了日月精轮这件先天灵宝,以柳夕现在筑基期二层的实力,在曹金阳面前连逃命都做不到。

    然而就在这时,已经摇摇欲坠的老包大笑起来,指着化作巨大火红怪鸟的曹金阳骂道:“早就知道你还留着一手,幸好,我也留了一手。”

    话音一落,只见火红怪鸟身后,一条介于虚实之间的影子扑倒在火红怪鸟身上,正是先前从潘多拉魔盒中跳出来后就消失不见的虚伪!

    被这条虚影箍住了两只巨大的翅膀,红火怪鸟陡然发出一声锐利宏亮的尖叫,周身发出熊熊的烈火。

    大殿内的温度一瞬间就上升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地上的钢索一瞬间就化作了铁水,就连周围的石柱,也被高温烘烤出一条条裂缝。

    柳夕灵力自动护体,隔绝了体外的高温。又见身边的亚瑟和老包全身的衣物一瞬间被焚烧干净,连头发也化作了灰烬,连忙朝他和老包各扔了一块玉符。

    玉符里存储了寒冰咒,可以让两人短时间内不至于被高温烘烤成焦炭。

    然而在如此高温之下,那条介乎于虚实之间的虚影,却丝毫不受影响,依然死死的箍住火红怪鸟的双翅。

    火红怪鸟越发愤怒,巨大的鸟嘴转过去,朝虚影喷吐烈火。

    赤红粘稠的火焰落在虚影上,虚影痛苦的扭动着,全身如烈阳下的冰雪开始缓缓的融化。然后自始至终,虚影都死死的箍住巨鸟的双翅。

    老包转过头,朝柳夕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射他!”

    柳夕恍然,抬眼见到那支已经消耗了大半的混沌之箭,操纵神识重新与混沌之箭联系在一起。

    她心念一动,混沌之箭化作一道灰光重新落在巨大长弓上面。

    柳夕弯弓搭箭,一气呵成,一道灰色的光芒穿破了时光和空间,射中了火红怪鸟的额头。稍微停顿后,灰光一穿而过。

    火红怪鸟疯狂挣扎的身影静了下来,柳夕、亚瑟和老包也静了下来,整个天地都仿佛安静下来。

    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高温烘烤下的石头偶尔发出“噗噗”声响。

    柳夕手里的长弓“铮”的一声,自动分解成日月精轮。

    日月精轮光芒暗淡,精轮上有了些许的裂纹,绕着柳夕盘旋了两圈,化作两枚半月形的戒指套在她手指上。

    柳夕轻轻的抚摸着手指上的日月精轮,感知到日月精轮受损严重,如果只依靠吸收日月精华,恐怕需要几百年才能修复。

    当然,如果她将日月精轮放入丹田,用自身灵力来温养,这个时间会大大缩短。

    在修道世界当然没有什么问题,所有修士都是这么温养自己的法宝。但在末法世界,天地没有灵气,只能依靠玉石补充,这个做法就只能想想,不可能付诸于实践。

    因为,柳夕的灵力连她晋升都不够用,哪里能够奢侈到用来温养日月精轮?

    “轰”的一声巨响,火红怪鸟全身火焰四射,重新化作了曹金阳的身形。

    只见曹金阳从高高的石座上跌落下来,重重的砸落在地上,额头上有一道清晰的裂缝。

    “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

    曹金阳嘴唇蠕动,连续说了三个“想不到”。

    老包喘息着问道:“想不到什么?”

    曹金阳转头看向他,眼神说不清楚是怜悯还是讥笑,自嘲般说道:“想不到我们又一次输给了修士,我到底还是没能复活其他十个兄弟姐妹。只不过这一次失败,不是因为修士的缘故,却是因为你。包图尔,你知道不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真正的使命是什么?”

    老包嘶哑的笑道:“我杀死了你这个恶魔,这应该就是我的使命。”

    曹金阳悲哀的看着他,又仿佛没有看他,苦涩的说道:“你连我们真正的敌人都没有弄清楚,你糊涂了一辈子,这是你最糊涂的一次。也罢,我跟你这马上就要死的糊涂虫说什么呢,不过是对牛弹琴罢了。”

    他说完,又深深的看向柳夕,似乎要将她的容貌记进骨子里,记入灵魂深处。

    “修士,我记住你了。你很好,期待我们再见面的时候。”

    说完最后一句话,曹金阳的身体突然燃烧起来,几个呼吸后,地面上只剩下一些黑色的灰烬。

    老包“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亚瑟连忙冲上去保住了他,神色悲伤不已:“包老师,坚持住,我们已经打赢了。我马上联络直升机立刻送你去医院。”

    然而亚瑟知道,老包全身的血都流干了,就算是神也救不了他。

    老包无力的摇摇头,吃力的将手里的鬼手交到他手里。然后他抬头看着天空,用尽全身力气,一字一顿道:“兄弟们,我替你们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