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三百九十八章 火烧云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三百九十八章 火烧云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编钟悠悠,琴声婉转,一个个羽衣翩跹的宫女盈盈自后殿而上,或手捧膳食果点,或怀抱琼浆玉露,一时间,金樽清酒,珍馐美馔,琳琅满目,络绎不绝。

    “皇上,”元汀荑附和林岂檀道,“其实何止五皇子口口声声念叨着长公主,就连公主,也心心念念要随长公主去草原骑射呢。”

    林岂檀眉眼舒展看向夏浣栖,“怎么,朕的小鲍主也有心做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了?”

    夏浣栖抿唇一笑,“皇上,湄年岁尚小,只知玩闹之趣,却不知张弓搭箭、催马扬鞭的辛苦,比起长公主来可差得远了。”

    “也是。”林岂檀笑着对乌兰绮道,“不知牧塬王庭的女孩儿家是否皆如长公主一般,既擅长骑射,又喜欢习武弄剑?”

    “那倒没有,”乌兰绮道,“只是草原儿女自小便在马背上嬉戏,没有谆国那些个灯谜、旱船之类的东西可以玩,所以经年累月,对弓马较为熟悉罢了。”

    “长公主也知道旱船?”林岂檀有些讶异。

    “是,”乌兰绮点头,“刚才几位皇子还说,要在五皇子府里挂上花灯和灯谜,找时间大家伙儿一道聚聚呢。”

    “好,好。”林岂檀显然极为满意,“你们年轻人就该多走动走动,上元节这段时日,宫外远比宫里热闹,回头让子衍做向导,带你到市集上去转转。”

    “是。”乌兰绮粉唇轻扬,“皇上未来之前,王也曾提到过此事。”

    “哦?”林岂檀端起案上琼浆,“伊人近日身子不大好,恐怕无法陪同长公主四下走动,长公主可莫要怪他。”

    “皇上放心,乌兰绮再贪玩,也不能如此不识大体。”乌兰绮笑道。

    “嗯,”林岂檀微微颔首,“若是子衍有怠慢之处,长公主只管入宫来找朕告状便是。”

    殿内顿时一阵哄笑,林子衍看着乌兰绮,星眸中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元汀荑淡淡扫了一眼顾流萤,只见顾流萤美眸微垂,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皇上,”乌兰绮端杯起身,“这一杯酒,乌兰绮就斗胆代父汗敬皇上,祝皇上圣体安康,鸿福齐天,祝谆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说罢,仰首饮尽了杯中之酒。

    “好,牧塬王庭的公主果然爽快!”林岂檀朗笑着将杯中佳酿一饮而尽。

    诸人见状,立刻端杯起身,齐贺晔帝来年称心如意,万事顺遂。一时间,柘晟殿内鸾歌凤舞,鼓乐齐鸣,红飞翠舞,其乐融融。

    不知不觉,已过戌时,月上枝头,夜色渐浓,乌兰绮饮酒之后颊染桃花,美眸灵动,愈发光采四射,直让林子衍移不开视线。

    林岂檀见林子衍喜欢乌兰绮,自然极为喜悦,恰逢酒酣耳热之际,陪同乌兰绮前来谆国的使节阿尔桑认为,牧塬王庭的“火烧云”堪称天下第一酒,而太子林涧之则认为,宫中一种名为“红绮罗”的酒可与“火烧云”一较高下,林岂檀便索性命人搬了牧塬王庭此前献上的“火烧云”和几坛宫中所藏的“红绮罗”入殿,让众人一起来品评高下。

    啪!当吴奂声拍开“火烧云”的泥封,一股醇厚馥郁的浓香便溢了出来。眼见阿尔桑跃跃欲试,林岂檀立刻命婢女将酒倒入壶中,给殿内诸人一一斟上。

    “牧塬王庭的‘火烧云’朕曾饮过一回,这酒入口绵长劲爽,回味甘冽悠长,的确让人饮之难忘,不过吞入腹中后,却犹如滚烫火焰,着实有些让人吃不消。”林岂檀笑道。

    “皇上,”阿尔桑摇头啧啧,“冬雪皑皑,北风呼啸,在牧塬王庭的帐子里吃着大块的肉,再来一碗穿肠入肺的‘火烧云’,那才是人间至美的享受。”

    “这样的烈酒,长公主也饮得惯?”元汀荑端起酒盏闻了闻。

    “饮得惯,”乌兰绮洒脱一笑,“牧塬王庭的女子自幼喝着羊奶和烈酒长大,做任何事都绝不会输给男子。”

    “好,好个有男儿豪气的长公主!”林岂檀举杯,正要与众人同饮杯中酒,却被殿阶下突兀的混乱扫了兴致。

    莲步轻移,金樽甘露,或许是酒香醉人,那婀娜轻盈的宫女竟踩着裙裾,手中一滑,一壶酒整个儿倒向了林伊人。

    哐当……酒壶和壶盖滚落案下,在宫女仓皇地告罪声中,林伊人歉然起身,向林岂檀施礼。

    “微臣失仪,请皇上容微臣先去后殿略作打理,稍后再……”

    “伊哥哥!”林音音的惊呼声突然从对面传来,“花……开花了!”

    花?!林伊人眉尖一跳,心中骤然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警觉。

    “花开并蒂?!”元汀荑满是狐疑惊愕之色。

    所有人的视线,都注视着林伊人月白色的束腰……一朵娇艳的海棠花,在众人眼前慢慢舒展,徐徐绽放,黄色花蕊,红色花瓣,一朵,两朵,三朵,四朵……每一枝都成双成对,每一朵都相依相偎。

    林伊人身形一僵,看向顾流萤。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柘晟殿内,恐怕唯有顾流萤希望玉成林伊人与乌兰绮的姻缘,只是,当看到顾流萤面色沉郁直直盯着林子衍时,林伊人整个心渐渐沉了下去。

    子衍,子衍,他为何竟没有想到,林涧之会从乌兰绮入手,打破林子衍和自己牢不可破的关系。林子衍、林伊人、顾流萤,三为一体,合则铜墙铁壁,分则千疮百孔,母亲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然而,他甚至连向林子衍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长公主,”阿尔桑欣喜上前,“这……这莫非就是长公主梦中所见海棠花开的情形?”

    “那人……是你吗?”乌兰绮看着林伊人,美眸中仿佛有些失落。

    林伊人抿了抿唇,没有吱声。他能够感受到林子衍震惊的目光,那目光中饱含着难以言喻的失望和愤怒。

    “皇上,”元汀荑淡淡放下酒盏,“这么说,在梦境中,天神示意长公主的有缘人竟是王了?”

    “恭喜长公主,贺喜长公主,”林涧之随即笑道,“不想长公主这回来筱安,倒无心插柳柳成荫,遇见了命中注定之人,此乃天大的幸事,当真该浮一大白。”

    “是!是该浮一大白!”阿尔桑呵呵笑着,朝林岂檀深深一躬,“皇上,聿汗若是得知长公主终于觅得梦中之人,必会举国庆贺一番,如今长公主身在谆国,阿尔桑就斗胆请皇上为长公主赐福。”

    “赐福……”林岂檀眸光烁烁看着林伊人,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皇上,”顾流萤悠悠开口,“这‘火烧云’臣妾方才饮了一口,只觉酒劲极大,如今已有些头晕目眩,长公主乃千金之躯,赐福之事不可草率,皇上何不另择吉日,专程为长公主筹办一场酒宴?”

    “还是覃贵妃考虑的周全。”林岂檀微微颔首,再次举起酒盏,“覃贵妃已不胜酒力,朕也觉着殿里有些闷,饮下这杯酒后,大家伙儿就到殿外去看烟花,那些个玩意湄喜欢的紧,想来长公主也会喜欢。”

    “是。”众人各怀心思,纷纷饮尽了杯中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