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三百八十七章 渡劫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三百八十七章 渡劫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桐兮殿内,顾流萤看似有些憔悴,在林岂檀追问之下,香儿才说顾流萤夜里常常被噩梦惊醒,故而近日身子极为虚乏。

    林岂檀清楚,顾流萤依旧未走出林伊人遇刺的阴霾,只能好生宽慰了几句,又赏了王府两支千年野参,才将钟诰阕所奏之事告诉了顾流萤。

    顾流萤听闻林子衍与钟荧岫的婚事可能发生变故,倒不似林岂檀预想中那般反应激烈,只是提起了昨日与怡妃夏浣栖闲聊时获悉的关于市集童谣谶语的传闻。

    “覃贵妃是说,有人在暗中传播,翊皇子府与钟府联姻另有所图?”林岂檀不动声色抿了口茶。

    “钟府借机上位,五皇子乘势做大,听上去也算顺理成章。”顾流萤说着,挥袖让香儿退下。

    “水流入海钟音响,酒逢知己铜壶满……”林岂檀略略沉吟,“这么说,钟诰阕是听到了这则童谣,所以有些坐不住了?”

    “钟诰阕是前丞相加太师衔的老臣,怎是礼部侍郎凌修甫可比的,”顾流萤拿起梳妆匣子里的胭脂纸,在唇间抿了抿,“以臣妾看,皇上当初若是随便指一家小姐给子衍,子衍的婚事绝不会如此波折。”

    “朕觉得此事未必与太子那边有关,这期间或许有什么误会。”林岂檀道。

    “皇上有意息事宁人,可是因着皇后生辰在即,不愿宫中再多生事端?”顾流萤不悦道。

    “这一年来是非太多……”林岂檀走至顾流萤身后,叹了口气,“上元节将至,宫内宫外本该阖家团圆、普天同庆,朕身为帝王,自当率先垂范,成万世师表,怎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让涧之和子衍再闹起来?”

    “这么说,皇上心里跟明镜似的,却依旧要委屈子衍了?”顾流萤道。

    “子衍是朕的儿子,不止你不愿让他受委屈,朕也不愿他纳了身份低微的女子为妃,其实除了钟荧岫,朕心中一直还有一个人选,就看你能不能舍得。”林岂檀道。

    “只要皇上真心为子衍打算,臣妾又有什么舍不得?”顾流萤嗔怪道,“不知皇上看中的是哪家的姑娘?”

    “牧塬王庭长公主乌兰绮。”林岂檀看着铜镜中的绝世容颜道。

    “乌兰绮……”顾流萤缓缓放下胭脂纸,坦然与铜镜中俊朗的男子对视,“皇上这是在考验臣妾,要偏帮子衍,还是要偏帮伊人了?”

    “瞧瞧,又和朕较劲了不是。”林岂檀爱怜地抚过顾流萤凝脂般的面颊,“牧塬王庭的确属意伊人,可朕觉着,在沉溪岭一事中伊人对白羽阑看似有些情意,而且子衍纳乌兰绮为妃,对谆国北部边境安宁更为有利。覃贵妃一向兰心蕙质,顾全大局,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皇上不必顾虑臣妾,”顾流萤款款起身,“王府与白府的亲事本就是皇上定下的,臣妾和伊人对此并无异议,那乌兰绮说起来,也是在宜樊突然冒出来的事端,只要皇上和子衍喜欢,臣妾又怎会有不舍得之说?”

    “朕就知道,覃贵妃的风仪绝非一般女子可比。”林岂檀含笑揽过顾流萤。

    “今年上元节,听说皇上不打算去梓陵了?”顾流萤柔柔倚入林岂檀怀中。

    “国余孽和江湖都不太平,群臣联名上书,说前往皇陵祭祀先祖固然重要,可朕一旦出行,指不定又会给贼人乘虚而入的机会。”林岂檀说着抱起顾流萤,走向琉璃珠帘后的碧霞凤羽云绡锦帐。

    “说的是,皇上龙体康泰,才是天下万民之福。”

    画栋朱帘,飞阁流丹,仙姿佚貌,香肌玉肤,顾流萤的柔声细语抚平了林岂檀眉间的郁结,桐兮殿内转眼耳厮鬓摩,柔情蜜意,一派温柔缱绻的旖旎景象。

    次日,林岂檀在钟诰阕的奏折上以朱砂批复了准奏二字,钟荧岫随即被送往南方水乡之地调理休养。

    林子衍本就对自己与钟荧岫的婚事毫不在意,如此一来倒称了心,不由私下窃喜还能多过两年自由自在的日子,林岂檀听闻后虽是连连摇头,心中对林子衍的洒脱却愈发喜欢。

    没有人知道,翊皇子府与钟府的联姻居然被一首小小的童谣所瓦解,风号雪舞之际,新年岁首的气氛渐渐浓郁起来。当牧塬王庭的车马浩浩荡荡驶入筱安城,那个骑在马背上明眸皓齿、英姿飒爽的少女,立刻成为了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话题。

    与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街市不同,王府尊肃隆盛的赤金牌匾下,垂挂着两个写有“奠”字的白色灯笼,高高的院墙内一片死寂,无边的悲凉仿佛吞噬了朱漆大门后一切生的气息。

    沉溪岭一役,枭鹰队死伤过半,江诺被斩断一条臂膀,白季青、白羽阑都受了重伤,林伊人更是整整昏迷了五日,才在林音音的呜咽声中睁开了星眸。

    “小扇……”林伊人脑海中只记得,那白色衣裙上触目惊心的血迹和缓缓倒地的身影。

    “伊哥哥,”林音音抱着林伊人,一张小脸梨花带雨,双眼早已哭的红肿,“谷姐姐没有死,可是也快要死了。”

    小扇……快要死了?林伊人缓缓移动视线。

    竹林,灯笼,白雪,琴音,一柄尖刀激射而来,她飞掠而至,挡在他的身前,那尖刀自后而前从她腹部刺出,她缓缓倒地,澄澈如泉的双眸中带着难言的哀伤。

    小扇……翻涌的气血令林伊人胸口一阵绞痛……垂星阵,慑心阵……小扇,小扇,你告诉我,那一切都是幻象,都是幻象!

    “王爷醒了?!”萱娘欣喜的声音听上去极为遥远。

    “伊哥哥要找谷姐姐……可白发伯伯说,谷姐姐可能过不了今晚了……”林音音抽抽搭搭道。

    白发伯伯,白发伯伯会是谁?林伊人心底朦朦胧胧浮起一个身影,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郡主可不能……”萱娘小声叮嘱着什么,脚步声随后靠近锦榻,“王爷,殷先生来府里了,谷姑娘的伤势是重了些,但这天下哪儿有殷先生救不回来的人呢,您先静心躺着,奴婢这就去找殷先生来。”

    殷先生?林伊人散漫的目光逐渐聚焦。

    扶游宫宫主,殷莳廷。

    一阵倦意袭来,林伊人再次陷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