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三百七十八章 垂星阵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三百七十八章 垂星阵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抱住那女子的同时,林伊人迅疾若电点了她三处大穴,夹在女子指缝间的两支银针轻轻跌落在地,犹如雨后折翅的蝶。

    铮,铮铮……竹屋内,琴音骤转,满含金戈铁马的肃杀之气。落叶飘飘,霰雪飞扬,林伊人眼前的竹屋忽而宛若一幅倒映在水中的画,开始摇摆,融化,扭曲,消散。

    摘花飞叶,吐气如剑,一片片墨绿色的竹叶在林伊人泛着玉色的手掌间化作浮游灵动的利刃,直击向端坐在古琴前轻裾绯红的曼妙身影。

    “这就是扶游宫的灵蛇剑法?”那风情万种的绝色女子飘然而起,绯色裙裾仿佛从烟云雾霭中轻轻掠过。

    流云无根,水影无形,风过无痕,超凡出尘,一片片竹叶宛若射入虚空,那翩若惊鸿的银灰色身影反掌挥袖,一道劲气袭向身后媚笑鲜衣的女子。

    “不知这功夫比起夕泠宫享誉江湖的无极夺魂掌如何?”

    申陌儿一声娇笑,“王爷还是先见识见识夕泠宫的垂星阵吧。”

    玉颜轻髻,横眼秋水,窄腰广袖,盈盈一转,一朵手掌般大小的夕影花缓缓从天而降,艳丽,妖冶,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诡异气息。

    垂星阵?林伊人蓦然回想起夕泠宫的石婴阵。一石生百石,七石化千石……当日谷小扇在枫清山着了申允的道,今日这垂星阵不知比起石婴阵又会如何。

    夕影花旋转,翻滚,飘落于古琴之上。铮墨色的花梗拂过琴弦,发出一声沉闷空洞的回响。

    簌簌簌……一连串细如牛毛的银针从夕影花中射出。林伊人眸中锐色一闪,立刻身形飞转,真气外发,周遭竹林千叶竟随着气流在林伊人一尺外形成了一道疾速旋转的屏障。

    没有针叶相击之声,林伊人眼睁睁看着细密的银针穿透层层竹叶,穿过自己的身体,而后又毫无阻隔地飞出了竹屋外……莫非除了那假扮谷小扇的女子是真人,其余一切皆是幻境?林伊人心中微微一沉。

    申陌儿似乎洞悉林伊人所想,巧笑嫣然隔空挥出一掌。啪!迸琴上第三根弦突然崩断,林伊人眼前景象顿时大变。

    莽原苍苍,荒烟蔓草,颓垣废址,群鸦聒噪,申陌儿、女子、古琴、夕影花、竹林皆已消失不见,一纸信笺从空中悠然而落。

    林伊人接下信笺,蹙眉轻念,“生死有命。”

    “不错。”申陌儿的柔声细语仿佛就在林伊人耳畔,“谷小扇和兰茵公主都在王爷身后的那座宅子里,一炷香时辰内,王爷若是无法带她二人离开,谷小扇和兰茵公主必死无疑。”

    宅子?林伊人转身。

    一望无垠的荒野中,突兀地矗立着一座高大古朴的宅院,从东到西,是一眼忘不到头的青瓦白墙,五丈外,两扇高阔厚重的铁门正无声无息徐徐打开,透过门缝可见院内廊檐下带着阴森诡谲气息的黑色灯笼。

    “申姑娘和少宫主各行其事,莫非是申宫主的意思?”林伊人冷道。

    暮云低卷,寂然无声,周围除了拍翅惊飞的昏鸦,似乎再没有任何活物。

    林伊人心知申陌儿已不愿再多说,思忖一瞬,举步朝铁门走去。

    一炷香,谷小扇和白羽阑的性命捏在林涧之手中,除了伺机而动,林伊人并没有更好的法子。不过林伊人清楚,比起直接杀了谷小扇和白羽阑,林涧之更喜欢看到他狼狈认输……太子在没有玩尽兴之前,绝不会轻易下杀手,这不仅是他给江诺和白季青的叮嘱,同样也是让自己保持冷静的理由。

    迈过高高的门槛,当先映入眼帘的是放在院落中央的一个两丈左右的黑色长条形石案。石案上依次摆放着十三套文房四宝,南六,北七,每一套笔墨纸砚摆放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只是搁在笔架上那一支支毛笔的雪白笔尖上,却分别蘸着不同的颜色。

    赤,橙,黄,绿,青,蓝,紫,粉,藕,赭,黛,白,黑……林伊人略略沉吟,视线扫过左、中、右三条长廊,空空荡荡的廊檐下悬挂着九个黑色的灯笼,每一个灯笼底部飘摇的灯穗分别对应着毛笔上的九种颜色。

    应该还有赭、黛、白、黑四色灯穗……林伊人眸光微动,忽而转身看向入口处。果不其然,身后铁门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随之出现的是一模一样的长廊、白墙,以及对应着赭、黛、白三种颜色灯穗的黑色灯笼。

    没有黑色灯穗……而且,偌大一个院落,竟然也没有一扇门?

    林伊人仰首看向院外,疏烟淡日,叶舞花飞,原本铅灰色的天空仿佛被夕阳撕裂,从厚重的云层中透露出一丝诡谲的红光。

    嗖一道阴风忽而自身后袭来,林伊人身随心动,立即飘然退后三尺。廊檐下,一个个灯笼疾速旋转,雪刃浮扁中倒映着一支白玉嵌紫玉双结如意钗。

    逐风束影,惊鸿摇曳,沾衣而百转,弹剑而千回,原来这才是垂星阵的厉害之处,明知对手在前却无法下手铲除,不一会儿,一模一样的谷小扇和一模一样的白羽阑,竟然接连不断地出现了十三个。

    十三个灯笼,十三个对手,林伊人不知道谷小扇和白羽阑是否会被夕泠宫迷惑心智,混在了眼前的人群中,他只知道自己必须找出二人,并且在一炷香的时辰内离开这儿。可是,那一眼忘不到头的青瓦白墙表明垂星阵绝没那么简单,这一切只是个开始,后面的陷阱恐怕不计其数,而他,只有一炷香的时辰。

    刀光剑影,金虹裂彩,长空疾电,纵翼排云,七个谷小扇和六个白羽阑皆以刀剑为兵刃,林伊人很快从武功身法看出谷小扇和白羽阑并不在十三人之中。

    谷小扇平日使用的兵刃是绝韧铃绳,轻巧有余,刚猛不足,对于素来出手狠辣的夕泠宫来说极不实用;而白羽阑身为将门之女,虽然会比一般女子更擅武学,但绝不会有如此机敏多变的对敌经验。

    心念及此,林伊人立刻不再手软,一掌击飞了挥剑刺下的白羽阑。

    “啊”一声惨叫回响在瑰丽的上空,仿佛并非自眼前仰面倒下的女子口中所发出。

    林伊人身形骤然一滞。

    “王,”申陌儿的声音中似乎有些歉疚,“陌儿是不是忘了告诉王爷,您若伤了人,都会原封不动对应到谷小扇和兰茵公主的身上?”

    刷一道凌厉剑风斜劈而下,林伊人拔地而起,衣袍一角被谷小扇雪刃划过,翩然坠落,飘零如秋日的枯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