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三百六十五章 琴音传情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三百六十五章 琴音传情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当香儿送林伊人出了宫墙,一辆华丽的马车已经在外面等候。待林伊人坐入马车,马车便朝王府辚辚驶去。

    王府距离皇宫大约半个多时辰的路程,因着天寒地冻,又下着大雪,沿途中除了几个匆忙的行人,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

    马蹄踏踏,转过几条长街,远远已可见铅灰色天空下王府那巍峨高耸的碧瓦朱檐。

    “停车。”林伊人忽然道。

    咴两匹骏马喷着热气,在宽阔的长街上缓缓停下。

    沉雄古逸的赤金牌匾,高阔厚重的朱漆大门,冰冷坚硬的白玉石阶,铁塔般的黑色石狮,一切都和往日别无二致,只是如今在石狮旁边,多了一道熟悉的单薄身影。

    “小扇!”林伊人跳下马车,快步上前。

    谷小扇披着大氅静静站在雪地里,鼻尖冻得发红,大氅内依旧是离开桐兮殿时的破损衣衫,祁境撑着伞站着谷小扇身后,伞面上的积雪已经有两指多高。

    “小扇受不得寒,你怎么让她在外面待着?”林伊人拉起谷小扇的手,只觉指尖传来彻骨的寒意。

    “早先属下顺口说,等谷姑娘到府里,王爷也就回来了,没想到谷姑娘认了死理,硬要在门外等王爷回府,还好王爷这就回来了,否则属下还真是一筹莫展。”祁境愧疚道。

    小扇要等他回来吗?林伊人唇角微勾,拉着谷小扇走上石阶。这座金碧辉煌声威显赫的府邸,从未如此刻这般,让林伊人觉得带着家的温度。

    “小扇,沈哥哥明日教你抚琴可好?”林伊人随口说着,自掌心输出一股暖暖真气。

    “好。”身侧轻轻的回应,令林伊人身形猛地一震。

    “小扇?”林伊人停下脚步,不可置信地板住比小扇瘦削的肩,“你说话了?刚才沈哥哥说要教你抚琴,你说好?”

    谷小扇静静看着林伊人,弯弯的眼睫上沾着细碎晶莹的雪花。

    “小扇,”林伊人用指腹小心为谷小扇拭去雪花,“告诉沈哥哥,你能说话了是不是?你愿意和沈哥哥学琴,对不对?”

    谷小扇的视线从眼前俊美男子的面容缓缓下滑,直到停留在林伊人修长的手上。

    这双手,一直牵着她,源源不断给她温暖,无论前方是冰刀霜剑,还是雪虐风饕,永远竭尽全力为她挡住一切风雨,在那一个个黑暗的日子里,成为她心底唯一的一束光。

    “沈哥哥,”谷小扇轻喃,“我饿……”

    “小扇,”林伊人喉头顿时哽咽,“沈哥哥带你去吃东西,今后沈哥哥再也不会让你饿着了。”

    看着林伊人和谷小扇朝后院走去,祁境悄然擦拭眼角。

    次日,风雪依旧,林伊人无法带谷小扇上街,索性让祁境将蕉叶琴搬到了琅风阁中。

    玄音幽幽,珠落玉盘,宽袖广袍,墨发如瀑,林伊人神态悠闲轻抚古琴,不时眉眼柔和看着一旁支颐听琴的谷小扇身上。

    “小扇,最初的古琴只有五根弦,象征君、臣、民、事、物,暗合金、木、水、火、土,对应宫、商、角、徵、羽,后来,乐人才将其增至了七弦。”

    “古琴的面板呈弧形,象征天,地板为平,象征地;琴身有十三个徽位,象征一年十二个月和闰月;琴下有两个出音孔,分别被称为龙池和凤沼,象征着日和月。”

    林伊人指尖如蜻蜓点水,一连串空灵之声回荡在琅风阁中。

    “琴棋书画,琴居首位,不仅是因为古琴音色中正平和、淡远清幽,意趣极为高远,更是因其可以摄心魄、悦情思、静神虑、绝尘俗,故而为历代高人隐士所钟爱。”

    谷小扇唇角微微弯出一个弧度,小心伸手触碰琴弦。

    “这架蕉叶琴是我父亲特意为我母亲所定制,”林伊人握住比小扇的手,让她感受琴弦的震颤,“古琴指法繁多,各种指法间的变化极其细微,今日沈哥哥只教你抹、挑、勾、剔、打、摘、擘、托这八种基本指法,所谓熟能生巧,待你掌握要领,便会一通百通,再无茫然阻塞之感。”

    少顷,琅风阁内琴声再起,这一回却是零零落落,曲不成调。然而,与那漫天飞雪的萧瑟不同,王府里难得传来了林伊人的笑声。

    “裘致,你听。”东院一间简单拙朴的屋子里,萱娘轻轻推开了窗,“每回王爷弹琴,府中上下便愁云惨雾,这么些年,你可曾听到过王爷的笑声?”

    “你就是要保那丫头的命。”裘致半靠在床榻上,剧烈咳嗽了几声,萱娘赶紧关上了窗。

    “我只是心疼王爷,”萱娘转身给裘致斟了盏茶,“他什么事都自个儿担着,其实心里头苦着呢。”

    “你呢?”裘致接过茶盏,饮了口茶,“因为我,这些年也受苦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萱娘叹了口气,“十三年了,你若不是觉着孑然一身方便为太子报仇,恐怕也不会这样待我。”

    “萱娘,”裘致顿了顿,“你说……当年乔信宁的事……”

    “听王爷说,乔家父子已被罢官,不管乔信宁之前为何救你,如今一切还是静观其变的好。”萱娘道。

    “你还记得,怡清什么时候死的吗?”裘致道。

    “怡清?”萱娘静默片刻,“怎会不记得,当年怡清、静荷和我在府里可是无话不谈的姐妹。”

    “太子过世后两日,怡清便死在井中……”裘致放下茶盏,示意萱娘扶自己下床。

    “慢点。”萱娘给裘致披上厚袄,扶着他在炭炉旁坐下,“乔信宁亲手将有毒的汤药端给太子,怡清大概是无法面对夫君背叛太子的真相,才会选择了这条路。”

    “乔信宁似乎有难言之隐,怡清的死会不会与太子的事有关?”裘致道。

    “裘致,都这么些年了……”萱娘拿着火钳拨了拨炭火,没有再说下去。

    是啊,转眼已经十三年了,裘致蹙眉看着通红的炭火……乔信宁从籍籍无名的暗卫,成为了守护晔帝的羽林军统领,如今乔家父子虽然被罢官,可乔府多年来的确荣宠万千,事实俱在,他还为乔信宁辩驳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