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三百一十二章 初心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三百一十二章 初心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棕衣武将定了定神,小心探头打量四周……貊四煞、申幽桐、申允皆已不知去向,林伊人、叶浮生、言绪、谷小扇、苏卓云、日摩舒、简婧等人也已消失无踪,被炸毁的擂台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只剩下一片片横七竖八烧焦的竹竿,擂台附近没有一丝声息,满目皆是残肢断臂、血肉横飞惨绝人寰的景象。

    “大……大哥……”嗅着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棕衣武将身旁的侍卫终于压不住胃里的抽搐,趴在屋脊上吐了起来。

    “今儿个……”棕衣武将沉默片刻,“大家伙儿回去把家中老小都安排一下吧。”

    霰雪飘飘,醉亘门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景霈宫内,林岂檀的怒火并未立刻燃烧到宜樊城防守军的身上,顾流萤突如其来的倒下,终于让林岂檀意识到,自己身边有着一环又一环的阴谋。

    在帝皇菊事件中,顾流萤和林伊人似乎有谋害君王的嫌疑,可在品轩楼内,顾流萤分明态度强硬,不惜与林岂檀对抗,也要与林伊人同进同退……倘若说箫音馆遇刺时,顾流萤存心让自己中毒,以此陷害太子一党,那么这一次,顾流萤的中毒绝非本意。

    能够给顾流萤下毒的人,就在附近。林岂檀扫视着周围的往来的侍卫和婢女,事实上,从一大早离开景霈宫,到顾流萤昏厥倒地,能够接近顾流萤之人绝不会超过十个。

    “冯谨台,今日之事,你身为宜樊父母官如何说法!”林岂檀声音冷厉如刀。

    “皇上……”冯谨台自知罪责难逃,撩袍叩首,“微臣治郡不严,护驾不利,致使恶徒明目张胆,气焰嚣张,覃贵妃身中剧毒,昏迷不醒,王下落不明,生死难测,实在罪该万死,只求皇上待微臣彻查此事之后,再治臣的罪,否则微臣即便命赴黄泉,也无颜去见先皇和先皇后。”

    说罢,重重叩头,直将地面碰得发出一声声闷响。

    “先皇和先皇后?”林岂檀冷笑,“这当口倒还想得出借先皇后保命,依朕看,先皇后若是见了今日这一幕,也不会为你这个外甥说话!”

    “皇上明鉴,微臣绝无此意,绝无此意!”冯谨台神情僵硬,面如死灰。

    “皇上,”归士南自忖宜樊的乱局怎么着都会牵扯到归府,小心为冯谨台求情,“冯大人的确罪不可恕,但宜樊乱局不可蔓延,微臣建议,皇上派可信之人接管宜樊,由冯大人协助新任郡守,彻查箫音馆、帝皇菊、国余孽和夕泠宫之事,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新任郡守……”林岂檀蹙眉沉吟。

    冯谨台紧张得咽了口唾沫,屏息凝神,额汗淋漓。

    正在此时,大殿外传来了吴奂声急促地脚步声,“皇上,皇上,覃贵妃的情形稳住了,太医说暂无性命之忧。”

    林岂檀看向殿外,眉头略略一松。

    “皇上,”冯谨台赶紧叩首,“微臣定将竭尽全力辅佐新任郡守查明真相,求皇上给微臣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调任娄焘纪泽生为宜樊郡守,”林岂檀冷然起身,朝大殿外走去,“待彻查一切后,再行处置冯谨台失职之罪。”

    “谢皇上恩典!”冯谨台诚惶诚恐,额头已渗出血渍。

    一旁,归士南也暗暗松了口气。

    当林岂檀跟着吴奂声来到顾流萤的寝宫,才发现顾流萤并未如想象中那般好转。太医在救不了覃贵妃就得跟着陪葬的巨大压力下,使尽浑身解数,终于暂时稳住了顾流萤体内的毒性,但顾流萤连番遭受毒药侵袭,病体显然一时已难以恢复。

    “覃贵妃到现在还没有醒,何来稳住情形之说!”林岂檀怒道。

    “皇上,”太医慌忙跪地,“覃贵妃方才吐出了两口黑血,此乃祛毒的吉兆,微臣绝不敢以儿戏之言误导圣听。”

    “欺君罔上、误导圣听的事,你们还做得少了?”林岂檀怒然将太医踢倒在地,“在玉雕的帝皇菊中发现了毒药,不也是你说的!”

    “皇上,玉雕菊花中的确有令人神智不清、意识混乱的慢性毒药……”太医急急解释。

    “混账!”太医此言犹如火上浇油,令林岂檀愈发愤恨,“来人,给我拖下去斩了!”

    门外羽林军将士听令,立刻持刀入殿,要拖太医下堂。

    “皇上,救治覃贵妃要紧,”吴奂声赶紧劝道,“若论医术,景霈宫里的太医,哪儿比得上从筱安宫里跟出来的太医强。”

    林岂檀闻言,黑着脸摆了摆手。羽林军见状,随即退了下去。

    “你的生死,等覃贵妃醒后,由她来和你算!”

    看着林岂檀拂袖而去,太医颓然歪倒在地……他不过是一介小小太医,却被迫卷入一个个阴谋……覃贵妃所中刺客箭矢之毒莫名好转,他知道与谁有关;玉雕菊花中的慢性毒药,他也知道与谁有关;他并不想参与任何纷争,但性命依旧朝夕不保;他救活的人,便是他曾被迫经害过的人;他曾经害过的人,在被他救活之后,轻轻开口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天道轮回,因果报应,他不该恨,但他不甘心,为何为恶之人不会受惩罚,反倒是他这谨小慎微之人,成为替死鬼。

    皇上不可能没有察觉,太子在发现玉雕菊花带毒后的反应,皇上不愿与太子反目,便借着他的性命来警告太子……欺君罔上、误导圣听的事,你们还做得少了?

    凡人的命,就是下贱如草芥,他的命,又不知会在什么时候,丧命在谁的手中。

    一双短靴站在太医身前,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得先让覃贵妃醒来。”

    太医缓缓抬头,剑眉星眸,挺鼻薄唇,身形颀长,气宇轩昂,说话之人正是羽林军副将乔修岩。

    “醒来……”太医惨然一笑,不知怎么竟吐出了心中之言,“醒来也是死,不醒也是死。”

    “妙手回春,悬壶济世,医德为王……”乔修岩沉默片刻,“儿时,在下曾在说书先生那儿,听到过许多关于蒋大夫救死扶伤的轶事。”

    太医身形微微一震。

    “不管怎么说,为医者,能多救一条性命,终究是好的。”短靴伫立片刻,转身离去。

    蒋大夫……那是他在未入宫前,街坊四邻对他的称呼,伴随着这个称呼的,是笑脸,是感激,还有眼中的景仰和尊敬。

    可是,入了宫后,一切都变了模样。他谨小慎微地服侍着至高无上的帝王和后妃,不再记得悬壶济世的滋味,甚至也慢慢忘记了身为医者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