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三百零三章 朱砂泪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三百零三章 朱砂泪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哎呦……”擂台下,棕衣武将看着眼前一片狼藉,捂着脑袋连连哀叹,“果真被冯大人说准了,今年实在是忒霉了!”

    “大……大哥,那咱们现在怎么办?”一旁的侍卫伸长脖子,一会儿看看擂台上,一会儿看看擂台下,茫然不知所措。

    “蠢材!”棕衣武将把侍卫的脑袋扳向品轩楼,“看那儿,朝那儿看!正主在那儿!”

    衣袍猎猎,纱帐狂舞,菊瓣纷飞,花落成冢,林岂檀、顾流萤、林涧之依然凭栏而立,但日摩舒、简婧却已不见了踪影。

    “大哥,皇上看似……不太满意啊。”侍卫嗫嚅。

    “废他妈什么话,就这情形,连你大哥我都不满意,那皇上能满意啊!”棕衣武将说着扯起大旗,大声怒喝,“各部听令,比武大会不得伤人!不得杀人!违令者斩!!!”

    “是!”

    “是!”

    几队披坚执锐的将士威风凛凛涌向擂台。

    “大……大哥,真斩啊?”侍卫看了看擂台上的林伊人。

    “蠢材!蠢材!”棕衣武将气得跳脚,“王当然只能帮衬不能斩,你赶紧带些兄弟们上去,运气好点还是个邀功领赏的机会。”

    “是!”侍卫恍然醒悟,赶紧带着人马冲上了擂台。

    砰!砰!砰!未待众人靠近,一股强劲的气流便席卷而至,冲上擂台的十余人纷纷哀嚎着跌下擂台,个个头破血流,狼狈不堪。

    “大哥,你这哪儿是邀功领赏的机会,分明就是个送命的差事。”侍卫捂着脑袋痛叫。

    “流年不利!流年不利!”棕衣武将一边命人扶起受伤的弟兄,一边指挥士卒拉弓搭箭。

    “大哥,别呀!”侍卫阻拦道,“擂台上连人都站不稳,一会儿你射箭出去,羽箭乱飞,醉亘门还不知要死多少人,回头你不得连自个儿也一起给斩了?”

    “是啊,”另一个侍卫附和,“我看咱们就拉开阵仗,把那些能打得过的人管了,至于打不过的……咱们就到品轩楼去求救,听说羽林军里多得是武功卓绝的好手,他们总不能见王有难而不救吧。”

    棕衣武将闻言,心里一阵发怵,“好兄弟,多亏你们提醒哥哥,就照你们说得办!”

    擂台上,嚣嚣剑影,变幻莫测,旋斩激荡,目不暇接,转眼十余招过去,申允无法对林伊人形成压制之势,林伊人也依旧未能找到申允的破绽。

    身临其境的比擂,让林伊人体会到了苏卓云与申允对决时所受的巨大压力,但令他不解的是,为何在锁烟绸的惶惑下,申允的魔性被彻底激发出来,那急痛攻心之症却迟迟没有发作?

    擂台一侧,言绪左掌贴着谷小扇后背,将一股股精纯真气缓缓输入她体内……雪窖冰天,风刀霜剑,层层阻滞,窒碍难行,在壁立千仞的寒毒面前,言绪早先给谷小扇服下的灵丹妙药,仿佛泥牛入海,毫无踪迹……

    “小扇,小扇……”言绪面色惨白,口中轻唤。

    谷小扇的视线茫然地落在虚空中的一点,对言绪的呼唤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黄叶飞,朱砂泪,梅花酒,红颜碎……那一日,在倚岚门高耸入云的天都峰上,她欣喜若狂地奔向言绪。

    “阿绪,你和阿爹这些日子到哪儿去了?”

    “阿绪,我很想你和阿爹,倚岚门的风景很美,但远没有灵观镇好玩。”

    “阿绪,我偷了山脚下农家的毛豆,师父把我打了一顿,可疼死我了。”

    “阿绪,你知道师父是阿爹的师弟吗?原来阿爹也是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大侠。”

    “阿绪,你怎么不说话?阿爹怎么不来看我?”

    “阿绪,阿绪,阿绪……”

    如烟如梦,似幻似真,她已经半年未见着他,天知道她有多想跳到他身上,像以往那般在他耳畔嘟嘟囔囔说一堆乱七八糟的心事。

    可是,那原本只属于她一个人的阿绪淡淡与她擦肩而过,对着她身后的俏丽女子道,“你大约就是芊芊了。”

    沙海茫茫,无边无垠,赤地千里,焦金流石,好渴,渴得仿佛心都要炸裂开来。

    是梦吧……是梦吧……灵观镇的那眼泉水最是清凉甜润,谷小扇突然挣扎着要起身。

    “小扇,小扇,”言绪轻轻抚着谷小扇的额头,“你看到的都是幻境,都是幻境,不要想,不要想。”

    “阿绪……”谷小扇咧嘴一笑,却笑得比哭还要难看,“我好渴,我们回灵观镇。”

    “好。”言绪紧紧抱着谷小扇,把头深深埋入她散乱的发丝间。

    他做了什么,他做了什么……这一切能不能都退回去,退回到阿朵送给他荷包的那一天。

    他记得,谷小扇给他做的那个荷包,针脚粗糙,灰头土脸,百拙千丑,血迹斑斑。

    他记得,他对阿朵说,“小扇没有爹娘,此生我是要照顾她的。”

    他记得,谷小扇站在街角的石墩上骄傲地宣布,“阿绪今后便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他记得,银装素裹,大雪漫天,红梅怒放,殷殷如血,父亲死在了名动天下的蚩息剑下。

    “阿绪,”临终前,父亲沾血的手紧紧攥着他,“不要……告诉小扇……”

    不要告诉小扇,是她将仇人带到了他们藏匿行迹的家里;不要告诉小扇,杀了阿爹之人便是她的亲生父亲;不要告诉小扇,她的亲生父亲根本不相信这世上有个她;不要告诉小扇,他已经知道了这所有的一切。

    他做了什么,他做了什么……她亲眼目睹了整件事情,她根本就知道所有真相,阿爹,他没有告诉她,可是他开启了她封藏的记忆。现在,他该怎么办?

    “当心!”林伊人的急喝声惊醒了游离中的言绪。

    一支从天而降的铁锏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朝言绪怀中的谷小扇刺去。

    言绪神色骤变,抱着谷小扇急退三尺,与此同时,那美如璞玉的身影不顾申允摄魄剑如影随形,将手中的蚀心匕激射向凌空而下的那道冷傲孤绝的身影。

    “找死!”铁锏凌厉无匹砸向林伊人。

    林伊人神色凝重,指尖挥出两道金芒,一道逼退申允长剑,一道将铁锏撞得偏离了方向。

    砰!铁锏将擂台击出一个大坑。擂台下,粗壮的竹柱筑基再次发出一连串令人心惊的爆裂声。

    “申幽桐……”顾流萤美眸中的恨意若能杀人,那凌空劈下的铁锏恐怕早已烧灼为熔浆,将申幽桐燃为灰烬。

    “覃贵妃认得此人?”林岂檀道。

    “夕泠宫宫主,”顾流萤冷冷扫了一眼林涧之,“当年臣妾在蝴蝶谷可是如雷贯耳。”

    “父皇,儿臣与夕泠宫并无瓜葛,那女子……那女子是有心人给儿臣设局……”林涧之急道。

    “废物!”林岂檀怒然打断林涧之,“堂堂太子,什么人都能利用你!”

    “父皇息怒……儿臣知错,儿臣今后一定知耻后勇,痛改前非,还请父皇宽恕儿臣这一回。”林涧之恳切道。

    对于林涧之的悔不当初,林岂檀并未听进半句,他的双眸一直紧盯着擂台上那个行云流水、琼林玉质的身影。

    一袭月白色绣金丝流云纹锦袍,美如璞玉,超凡脱俗,这是他大哥和顾流萤的孩子……林岂檀心中泛起一种不知名的滋味……便是他死了,他的孩子,依旧比他的孩子强。

    “滚下去!”林岂檀怒喝。

    “父皇……”林涧之嘴角微微抽搐。

    “滚下去!”林岂檀一把扯下翻飞的纱帐,狠狠朝林涧之甩去。

    “父皇息怒,儿臣下去就是。”林涧之面色一白,躬身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