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二百八十四章 行差踏错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二百八十四章 行差踏错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辛州眸中杀机顿现,举剑便要跟出,却被林伊人一把拦住。

    “去找郡主,让她立刻派人回筱安,务必把王火速请来。”林伊人顿了顿,耳畔已传来羽林军奔跑呼喝之声,“还有,让郡主把这里的情形告诉卓云,再让卓云前往九兴客栈去找言绪,设法把谷小扇散播的谣言弄假成真,将宜樊搅得越乱越好。”

    “是。”辛州收剑看向屋外。

    只这么会儿工夫,院内已是火把林立,人头攒动。羽林军号令如山,军纪严明,果然名不虚传。

    “从后面走。”林伊人迈出大门的一瞬间,辛州已自后窗翻出,径直向林音音的殿阁掠去。

    “王爷,”院中将领见林伊人撩袍而出,神色凝重上前抱拳,“此人已经身亡。”

    林伊人微微蹙眉……死无对证,这是以命相抵,必要将他杀人灭口之事做实方才罢休。

    王爷可想知道,那帝皇菊中藏着什么秘密?中年男子的话盘旋在林伊人耳畔。这一回,是他大意,当中年男子将匕首刺入腹中,林伊人方才猛然惊醒……那帝皇菊的陷阱,竟是为他而设,或者准确地说,从始至终,都是为他和母亲顾流萤而设。

    林伊人微眯星眸,看着影影绰绰的人群中那倒伏在地的身影,一颗心一点一点往下沉。

    彼时,西亭湖远山如黛,近水含烟,浮云悠悠,暗香扑鼻,道路两旁雏菊遍地,随风摇曳,一直绵延到摆放着近万盆菊花的西亭台。在那座形制朴拙的木屋内,中年男子跪地向林岂檀讲述着帝皇菊的来历。

    “草民胆战心惊打开匣子,见匣子里放着一朵玉雕菊花和一支竹简。那玉雕菊花便是山洞内的菊花在月色下绽放的模样,而竹简上则刻了十六个字,沛雨甘霖,帝皇菊现,承平盛世,千秋万代。”

    “父皇,此人言论实在荒谬绝伦……”

    “皇上,您在承继大统之前,可是被封为霖王。沛雨甘霖,泽及万世,这竹简和帝皇菊突然现世,乃是大吉之兆,臣妾恭喜皇上天命所归,民心所向,开启谆国承平盛世。”

    林伊人暗暗叹了口气,那日,林涧之极力反驳中年男子之言,而顾流萤却在盛赞帝皇菊和竹简寓意大吉……他早该想到,能够洞悉林岂檀对玉雕菊花执念之人,必然对随葬于屹帝陵墓中的玉雕菊花有所耳闻,而申陌儿潜伏在林涧之身边不过一年有余,即便她对谆国皇家内幕一清二楚,也绝不可能在朝夕之间,培植出那世间罕见的帝皇菊。

    国余孽为防行刺失败后申允无法及时得到消息,专门派人在宜樊留守,直到入夜,那人见众人依旧未归,便知行动失败,这才跑上了枫清山去找申允。当时,申幽桐正在给谷小扇祛除断肠蛊,枫清山上不仅有言绪和叶浮生,还有两千宜樊士卒在山上守护,因此直到谷小扇离开,那人方才现了身。

    申幽桐得知申允瞒着自己派人行刺林岂檀,致使夕泠宫损失一批干将,顿时大发雷霆,命人鞭笞申允。而申允心中恨怒交加,次日在比擂时差点卸了燕枫的一条膀子。

    王爷可想知道,那帝皇菊中藏着什么秘密……那向林岂檀献上帝皇菊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从林伊人的殿阁中冲出,临死前口中高喊“王要杀我灭口”。

    王要杀我灭口,这几个字的言外之意是……我本是王的人,可现如今王要杀我灭口,只因我知道那帝皇菊中的秘密……帝皇菊里的秘密不言而喻,它一定会危及到当今皇上的性命,否则又怎能将宠冠后宫的覃贵妃和身份尊贵的王一并拉下马?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切皆已一目了然,雷火是申幽桐所为,刺客是申允所为,而帝皇菊……则是林涧之和元汀荑、元穆怀所为。

    半个时辰后,所有事情都在林伊人的预料中发展。

    首先,是仵作前来验尸。没有人质疑那匕首刺入的角度,也没有人在意林伊人身上是否沾有血渍。血迹从屋内一路延续到院中,那人临死前喊着“王要杀我灭口”,似乎一切辩解都苍白而无力,因为没有人会用自己的性命来诬陷他人。可是林伊人知道,这世间有一种人,叫做死士。

    其次,太医前来查验帝皇菊。令人讶异的是,帝皇菊果真只是一朵世间罕见的珍品菊花,而太医却在玉雕菊花中,发现了可令人神智不清、意识混乱的慢性毒药。林岂檀当即大怒。

    最后,林涧之适时提及,顾流萤所中毒箭似乎有些匪夷所思,所谓监守自盗、贼喊捉贼并非没有先例。林岂檀震惊之余,联想起近日种种,立刻咆哮如雷,命顾流萤、林伊人各自禁足宫中,在返回筱安治罪之前,不得出宫半步。

    于是,景霈宫内风向骤变,覃贵妃和王转眼成为了蓄意谋刺、毒害晔帝之人。香儿和一众婢女被叱不可再接近顾流萤的寝宫,而林伊人也再未见到辛州出现。

    夜阑人静,火烛燃尽,林伊人缓缓推开窗棂,看向被院墙挡住视线的东南方位。他心高气傲的母亲伤势未愈,又经受如此人间凉薄,不知会有怎样的愁云惨淡。这一切,皆因他而起,一关又一关,只要他行差踏错一次,他和母亲以及王府背后的势力,便随时可能冰消瓦解,灰飞烟灭。

    他不能错,一次都不能错。

    笃、笃、笃……屋外传来几声极轻的叩门声,在这寂静的夜幕下显得突兀而诡异。

    林伊人转身看向大门,没有言语。

    “王爷……”那人压着嗓子道,“是我,乔修岩。”

    林伊人眸光微动……旁人无法靠近被禁足的殿阁,负责守护景霈宫的羽林军副将乔修岩,却完全能够自由来去而不惹人注意。只是,夜半更深,他来此处要做什么呢?

    “门没有关。”林伊人踱至案前,正想斟茶,却发现壶中空空,只好将茶壶随手放在一旁。

    “王爷,下官……给您送茶来了。”乔修岩拉开门,手中竟捧着一壶茶。

    林伊人没好气地将茶盏朝乔修岩推了推,“覃贵妃那儿呢,同样是连个茶水也没有?”

    “茶水总是有人伺候,”乔修岩陪着小心,给林伊人斟满茶,“不过饮食起居终是没有往常周到。”

    “本王与覃贵妃可是被扣了个弑君的罪名,你就不怕皇上和太子找你麻烦?”林伊人抿了一口茶。

    “下官觉着,覃贵妃和王爷须得仰仗皇上庇护,还不至于……不至于……”乔修岩仿佛有意为林伊人和顾流萤开脱罪名,却又实在找不出还二人清白的理由,神色极为懊恼。

    “那你认为,是谁在箫音馆行刺皇上,又是谁借帝皇菊诬陷王府和覃贵妃?”林伊人饶有兴致道。

    “这个,下官……不知道。”乔修岩老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