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二百七十九章 铁观音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二百七十九章 铁观音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轮比擂为期两日,共计一百一十人,五十五组,一对一比试,最终留存五十五人。

    林伊人拈着棋子,思绪有些游离……他在等辛州回来,这两日的比擂虽未见得艰难,但他想知道,谷小扇身上的蛊毒,昨夜是否已经顺利清除。

    从午时,到酉时,林伊人只派婢女去母亲那儿问候了一次,此外便一直静静坐在棋盘前沉吟。顾流萤伤势的好转令林伊人略感宽慰,他要为母亲和林岂檀留一些独处的时间,让母亲有机会将行刺之事牵扯到元穆怀的头上。

    潜移默化的灌输,往往比直言相告有效得多,更何况,晔帝原本就对太子势力坐大颇为不满。建立在覃贵妃、王府辅佐五皇子林子衍立场之上的质疑,会蒙蔽晔帝的双眼,让他以为,行刺之举皆因皇后和右相无法容纳林子衍崛起而为。

    母亲的血不会白流,一旦众人心照不宣,认定是元穆怀策划了行刺之事,致使乔修岩命悬一线,致使乔府面临覆灭之灾,致使黎妃、四皇子在宫中无法立足,元穆怀必然成为黎妃、四皇子和整个乔府的宿敌。

    至于王府的恩典,或许一时间乔修岩难以察觉其中端倪,但老谋深算的乔信宁绝不会对此浑然不觉,无动于衷。

    施恩一事,林伊人做得天衣无缝。母亲既然好转,他便未再深究乔修岩罪责,只说羽林军虽护驾有功,但乔修岩确有疏忽,故而不可功过相抵,须得仗责五十方肯作罢。

    林岂檀本就心中恼怒,当即应允了林伊人奏请,令人将乔修岩和几名老将拖下去各打了几十板子,此事也算勉强过去。羽林军将士皆暗自庆幸,好歹保住了乔修岩一条性命。

    林涧之的不悦,林伊人看在眼中,他不会忘记母亲所受的伤,正如同不会忘记神智不清的颜心梅和生死未卜的祁境。这一切,他早晚要索回,那锥心刺骨的痛,他定要让林涧之也尝一遍。

    秋风乍起,枯叶飘零,婢女阖起窗棂,点燃龙涎香,给林伊人端上了一盏百合银耳羹,便悄然退下。

    王喜静,不喜闹,尤其不爱涂脂抹粉、搔首弄姿的女子在近前。论美丽,这世间有谁能及得上绝代风华的覃贵妃?王本由锦绣山河中最倾国倾城的那枝春色所诞育,凡间女子的美貌,又怎能让他的心动摇分毫?

    只是,遇见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似乎便万事不由人……林伊人暗暗叹了口气,撩袍起身,迈出门槛。辛州迟迟未归,莫非醉亘门又出了什么意外的状况?

    心念刚刚及此,辛州的身影便匆匆从院外转入。

    “王爷,属下回来晚了。”

    “今日的比擂怎么样?”林伊人站在廊檐下。

    “属下给王爷带了些荔枝。”辛州说着,将手中的小筐交给婢女,关照婢女清洗后立马端上来。

    “荔枝?”林伊人微微扬眉。

    辛州行事稳重妥帖,却毫无吃喝玩乐的性子,怎会突然想起给他买什么荔枝?

    “是谷姑娘托属下带回来给王爷吃的。”辛州面带喜色道。

    林伊人心头一动,眸中浮起暖意,“她的蛊毒怎样了?”

    “已经无碍了。”辛州兴致勃勃道,“听谷姑娘说,昨日申幽桐见两千士卒跟着叶大侠、言公子上了枫清山,那脸色可好比变幻莫测的彩虹,赤橙黄绿青蓝紫,轮番来了一遍,可是有趣的紧。”

    林伊人想到谷小扇对辛州描述昨夜情境眉飞色舞的模样,不禁轻笑,“真气着申幽桐的大概不是那两千士卒,而是小扇的嚣张气焰。”

    “可不是?”辛州笑道,“谷姑娘还说,申幽桐为她清除蛊毒时,言公子和申允在屋内彼此钳制,叶大侠亲自在屋外护法,山峦间是火把林立的两千士卒,夕泠宫众人竟藏形隐迹,半分面也不敢露,不知有多威风。若是她知道,此外还有王府的枭鹰队在暗处保护,多半要乐得飞上天了。”

    “也不知清除蛊毒时会不会伤着身。”林伊人唇角微勾,返身走入屋内。

    “谷姑娘的精神气极好,只是面色稍许差了些,许是与清除蛊毒有些关系。”辛州跟入殿阁。

    “今日她可有与简景然比擂?”

    “宫木端将谷姑娘和简少侠的比擂安排在了明日巳时,说是倘若王爷抽得出空,还能去瞧一瞧比擂的情形。”

    二人正说着话,婢女端着一碟剥好的荔枝和一碟芙蓉糕入了殿。

    “再上一壶铁观音。”林伊人道。

    “是。”婢女将碟子放在案上,轻声细语躬身退下。

    “王爷不是一向喜欢饮龙井的?”辛州道。

    “你祖籍闽南,江诺上回也说起过你托他买铁观音的事。”林伊人撩袍入座。

    “王爷恩泽深重……”辛州顿了顿,“属下着实受之有愧。”

    “这是哪里话,”林伊人道,“你比祁境、江诺年岁都长些,担待的事自然也多些,平日里若不是裘总管和你处处管束着,府里的侍卫恐怕难以心平气和忍下大大小小许多事。”

    “这本是属下应当应分的。”辛州恭敬道。

    “尝尝这荔枝和点心。”林伊人抬袖示意辛州入座。

    辛州略略迟疑,虚坐在林伊人对案。

    林伊人将碟子朝辛州推了推,“今日比擂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要说今日的比擂,属下得先赞一赞宫木端。”辛州笑道,“听闻王爷让他安排谷姑娘与简少侠对垒,并设法在这一轮局保住洛小北,他竟想出了暗中调包,令谢子如与洛小北比擂的法子。”

    “谢子如?”林伊人想了想,并未对此人有丝毫印象。

    “那谢子如本是旭风馆馆主乐施乙爱妾的胞弟,面孔虽生得极为聪明伶俐,实则不过是个资质平平、爱玩爱闹的家伙。当日,他借着镜月轩弟子阮非城之力才勉强过关,若不是武官及时介入,只怕转眼便被阮非城给收拾了。”

    “阮非城……”林伊人微微颔首,想起了擂台上拳脚如风的布衫少年,和手忙脚乱大叫救命的锦衣少年。

    “听闻旭风馆的弟子们看在乐施乙的面子上,平日里对谢子如颇为谦让,如此一来,谢子如竟也想入非非,打算在皇家百菊宴比武大会上扬一扬自己的威风。可当一旦上擂真刀真枪,谢子如立刻露了怯,宫木端觉着,此人与洛小北纯属一丘之貉,两相比较,恐怕洛小北比谢子如还要强些,故而便将二人比擂的牌子凑到了一起。”

    “能保住洛小北一局已属不易,下一局就让他输在小扇手中吧。”林伊人笑着抿了口茶。

    “谷姑娘已不再受蛊毒钳制,王爷为何还要让她与人比擂?”

    “昨儿个她乘言公子不注意,悄声要我依旧帮她过三关,我猜她是喜欢赢。”林伊人眉眼含笑,“既然简景然必须早些输,洛小北早晚必得输,而白季青也决不能锋芒毕露,连战连捷,还不如索性按照先前的打算,让他们都输在小扇的手里。”

    “王爷,”婢女手捧茶壶,迈入殿阁,“覃贵妃说要早些歇息,夜间您就不必过去了。”

    “知道了,先下去吧。”

    “是。”婢女分别给林伊人和辛州斟满茶,转身退下。

    “王爷说的是。”辛州端起茶盏咕嘟咕嘟仰首饮尽,用衣袖抹了抹唇角,“除了洛小北和谢子如在擂台上闹腾得鸡飞狗跳,南宫冀、秋彦启也都打得极为精彩。这二人一个是秋逸山庄未来的女婿,一个是秋逸山庄的五公子,江湖人赞不绝口之余皆在暗中议论,说秋逸山庄蒸蒸日上,比香雪山庄实在大有可为。不过,凌水山庄少庄主燕枫就有些背运,竟然遇着了与申允对垒,差点被申允卸下一条膀子……看样子,五大山庄和夕泠宫的仇是结定了。”

    “卓云呢?今日可有比擂?”

    “苏公子也上了擂,和言公子比擂的情形差不多,皆是不出二十招,便让对手败下阵来。不过苏公子叫属下给王爷带句话,说申允的功夫竟比他预料之中又高出一些。”

    林伊人颔首,“醉亘门的情形怎样?是否冷清了许多?”

    “是。”辛州道,“不止围观之人比前两日明显少了,持刀执戟的士卒也增加了许多,气氛的确有些紧张。”

    “夕泠宫呢,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举动?”

    “枭鹰队的人禀报,昨夜谷姑娘一行人离开枫清山后,申幽桐曾大发雷霆,却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从申允比擂时的情形看,似乎情绪极为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