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二百六十九章 生死一线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二百六十九章 生死一线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行!”谷小扇抱着小女娃儿转身就走。

    这个小女娃儿因为她片刻的接近,便徘徊在生死一线间,她绝不会放过申允,只是在对付申允前,她必须赢,无论是今日的比擂,还是此后的三轮比擂,谷小扇都得赢。

    “哎,”申允未料到谷小扇答应得如此爽气,一时竟有些愣怔,“此事你不许四处张扬,要是再让林伊人和言绪帮你出头,别怪本少爷对这丫头不客气!”

    “申允!”谷小扇四下张望,没有找到能打人的物件,索性一把夺下小女娃儿手中的肉包子,狠狠朝申允砸了过去,“你这个下三滥的孬种!”

    哇小女娃儿再次大声哭号起来。

    “你这该死的疯丫头!”申允看着衣衫上一溜肉汁,暴跳如雷。

    回到比擂场,谷小扇立刻把小女娃儿交给了她的爹娘,那忠厚老实的年轻夫妇对幼女曾经面临的凶险毫无察觉,依然在忙着卖绣品。

    谷小扇拿出言绪的钱袋,把银两统统倒在绣品摊上,“这些我全买了,你们赶紧带孩子回去吧,刚才街角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好像在打你家孩子的主意呢。”

    那妇人一听,立刻抱住女儿,紧张地朝街角看了看。

    “昨儿个我还听到个传闻。”谷小扇小声道,“有个叫夕泠宫的帮派,是牧塬王庭潜伏在谆国的细作,这次他们好像专门派了些人来宜樊,也不知到底要做些什么。我看你们后面几日也别来了,比武大会什么人都有,回头万一遇上点事,连逃都来不及。”

    “牧塬王庭?”那男人警觉道,“都说白显将军家的公子也在比武大会报了名,不知是不是真的?”

    “可不是吗?”谷小扇道,“一会儿他还要与我同擂比武呢。”

    “姑娘也要参加比擂?”男人疑惑。

    “我本是来凑个热闹,但早间听说夕泠宫可能是牧塬王庭派来的刺客,实在吓得不轻,正打算比擂结束后就打道回府呢。”

    “他爹,你就别叨叨了。”妇人显然有些急,手脚麻利收拾着绣品摊,“牧塬王庭和白府可是死敌,你赶紧去叫上小叔和大伯一起回家。”

    “姑娘,多谢你啊。”男人面带歉意,把银两还给谷小扇,“回头见了白府的公子,帮咱们带句话,就说村里头年年都有祭拜白将军,让他比武时当心着点,输赢不要紧,千万别落下了什么伤病。”

    谷小扇心头一热,“好。”

    眼见年轻夫妇抱起孩子,挑着担子离去,谷小扇赶上几步,把钱袋塞入那含着手指头的小女娃儿怀里。

    “使不得,使不得。”年轻夫妇慌忙推拒。

    “我师兄说,这孩子和我小时候模样差不多,既然有缘,这银两就算是我送她的见面礼。”谷小扇笑道。

    年轻夫妇推辞不过,千恩万谢而去。

    人群中,言绪远远看到这一幕,眸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那个小女娃儿,有爹疼,有娘爱,可是他的小扇却自小没有爹和娘。

    叶浮生对言止阳的斥责,常常回响在言绪耳畔,当年父亲作为师祖荆苍昙最器重的大弟子,在倚岚门遭受重创后,居然抛下母亲,独自带着言绪与谷小扇隐匿灵观镇,自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的确令人费解。可若要让言绪认可叶浮生所言,那么当年之事的真相,就残忍得令人不寒而栗。

    他的母亲杀了谷小扇的母亲,谷小扇的父亲又杀了他的父亲……言绪身形微微一晃,只觉气息一瞬间仿佛不受控制,骤然在体内乱窜。

    “阿绪……”

    耳畔是谷小扇清脆的声音,可眼前却仿佛是那漫天飞舞、殷殷如血的红梅。

    “阿绪……”

    言绪痛苦阖上双眸……父亲身上汨汨涌出的鲜血,染红了皑皑的白雪,那把穿入父亲胸膛的利刃,眼下距离他不过十余米的距离。仇恨,多年来已经浸润他的四肢百骸,那日日夜夜烈火焚心的痛苦,唯有用死亡才能终结。

    只是,他并非叶浮生的对手,这世间能够杀了叶浮生的人……言绪缓缓睁开星眸,看到谷小扇担忧的眼神。

    “阿绪,你没事吧?”

    “没事。”言绪惨淡一笑。

    “谷小扇已经被接回倚岚门,这世间能杀叶浮生之人,她可算得一个。”当年,母亲便这样预言。

    七年过去,以叶浮生登峰造极的功夫,除了眼前这眉目青稚的小丫头,恐怕再没有第二人能够杀得了他。

    品轩楼上,林伊人一直隔着竹帘,静静看着楼下。此前,谷小扇与洛小北、南宫冀、简景然相遇,白天隽与言绪交谈,谷小扇逗弄小儿,每一幕都落入林伊人眼中。可现在他却弄不懂,谷小扇突然奔来跑去的在忙些什么。

    辛州送林音音去芷萦园与苏卓云见面,并未跟在林伊人左右,林伊人思来想去,终是有些好奇谷小扇的举动,索性下楼出门,连宫木端也没让跟着。

    身着布衫的林伊人,在人群中依旧引人瞩目,见到那清逸身影的一瞬间,冯谨台立刻慌忙从擂台一侧起了身。

    “王……王爷……”

    林伊人微微抬袖,“一切如常,不必张扬。”

    “是。”冯谨台恭敬施礼,坐回案旁。

    林伊人视线轻扫人群……那清灵单薄的身影旁,围着几个**岁的孩童,只见她眉开眼笑拿出一些粽子糖、青梅干,小声交待着什么,不一会儿,那些孩童便如同过年得了炮仗般,欢呼着兴奋四散开去。

    “小扇。”洛小北和南宫冀、简景然突然走了过来。

    林伊人微微侧身,借着人群避开三人。晔帝已在宜樊,处处皆有耳目,他并不想与江湖人有过多接触。

    “小北,你那儿还有银子吗?”身后传来谷小扇的声音。

    “刚才南宫冀的银子已经被你搜刮干净,这么会儿工夫,你就用完五十两了?”洛小北嘟囔着拿出钱袋。

    “真嗦。”谷小扇抱怨,“你这么小气,真是把香雪山庄的脸面都丢光了。”

    “嘿,倒是我的不是了?”洛小北直瞪眼。

    “谷小扇,我这儿也有银子。”简景然喏喏拿出钱袋。

    “我用小北的就行。”谷小扇抓了洛小北的钱袋,又朝远处跑去。

    “这疯丫头在干什么?”南宫冀狐疑道。

    “反正绝不会是什么好事。”洛小北乐呵呵拍了拍手,“我找我姐姐去了,你俩回头打架时,千万记得知会我一声,凌海帮少帮主和麒秀阁少主宜樊之战,总得有个人做个见证不是?”

    “死小子,就知道看热闹!”南宫冀一脚踢空,洛小北蹿得比猴子还要快。

    “南宫冀,其实我知道,你不是投机取巧之人。”简景然道,“比擂时,你一人对敌多人,还尽全力护着洛小北,可谓是气冲霄汉的英雄所为,但不管怎样,为了能让小扇赢,而去暗算他人,终究算不上大丈夫所为。”

    “小爷用不着你来教训!”南宫冀冷哼一声,昂然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