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二百四十二章 寒芒出鞘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二百四十二章 寒芒出鞘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苏少侠请。”风悦昕面露得意之色。

    擂台下,传来冷屑之声,“隐叶楼风清然乃是沽名钓誉之辈,没想到就连养出个儿子也上不了台面!”

    “何人诋毁家父清誉!”风悦昕恼怒万分,之前闲雅姿态荡然无存。

    “清誉?”那头戴斗笠的中年男子冷笑,“就你这卑劣行径,莫说辱没了师门,便是连祖宗八辈的脸面都丢尽了,风清然眼下在此,恐怕也羞于认你这个绣花枕头一包草的无耻之徒为子。”

    “骂得好!”擂台下有人起哄。

    “闭嘴!”风悦昕隐隐察觉中年男子来头不小,对台下众人怒叱一声,便回头对苏卓云道,“此事的确是在下给苏少侠设了局,但风某既有意在比武大会上夺魁,苏少侠无论如何都是个障碍。”

    苏卓云看了看手中线香,“怎么,风少侠已认定苏某无法将线香穿过铜钱,点燃烟花?”

    “风某拭目以待。”风悦昕极为笃定。

    “接下去,在下要做三件事……”苏卓云说着,腾身而起,“一,震出铜钱;二,射出线香;三,点燃烟花。”

    风悦昕眸中掠过一丝讶异,同时掠起,拦在苏卓云身前。

    嗖原本棕衣武将手中的血刹剑,骤然被苏卓云收入掌中。锵!寒芒出鞘,剑影纵横,如雾如雨,凌厉无匹,此番,苏卓云并未手下留情。

    风悦昕只觉周围俱是刀光剑影,一**无可名状的压力如惊涛骇浪汹涌而来,顿时捉襟见肘,节节后退。

    嗖!衣袂翻飞,剑锋扫过风悦昕袍角,剑气直冲西北方位的烟花而去。

    刷旗幡上的烟花被削为两截,嵌入铜钱的烟花飞入云霄,在空中被击得粉碎。

    楼台上,林音音顿时泪眼汪汪,瘪起了嘴。

    “苏少侠这是何苦,”风悦昕手忙脚乱抵挡着苏卓云迫人剑气,“你我是竞逐之战,并非生死之争。”

    “我自然知道是竞逐之战,否则你哪里还有命在此?”苏卓云扬手射出线香,线香穿过飞旋的铜钱,径直射向东北方位的烟花。

    砰!啪!一熘闪亮的烟花直飞而上,洒下漫天星花彩雨。

    “咦?!”林音音愣了愣,立刻惊喜尖叫着跳起来,“苏哥哥!苏哥哥点燃烟花了!!!”

    林伊人唇角含笑,眉眼渐渐舒展。

    “哎哟,小祖宗,”顾流萤坐在一旁直揉额角,“就王对你的这般管教,倒当真是嫁给江湖人士的好,若是嫁入了王公大臣的府邸,还不知会惹出多少乱子。”

    “苏少侠过关。”楼台下,已传来了棕衣武将的声音

    “你……你不是说……”擂台下,风悦昕愕然瞪着苏卓云。

    “苏某只是突然改了主意。”苏卓云唇角挂着一抹讥讽,“下一局,风少侠对阵夕泠宫申少侠,那半截烟花,不知阁下该如何点燃?”

    风悦昕顿时面如死灰。

    棕衣武将看了看西北方位的半截烟花,走到擂台边悄声对冯谨台道,“大人,您看是不是要派人去换上一支新的烟花?”

    “换什么换!”冯谨台看似有些抓狂,“轮空之赛得赶紧结束,后面还要比试那么些天,开局绝不能坏了规矩!”

    “是,大人。”棕衣武将立刻回到擂台,“下一局,申少侠抛掷铜钱,风少侠点燃烟花。”

    申允摇扇轻笑,“这比武大会果然有趣,本少爷还真想见识见识,隐叶楼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功夫。”

    “申允,”风悦昕目切齿,“你早先暗中做了什么手脚,你自己心知肚明,风某的事,还轮不着你来说三道四!”

    “别气啊,”申允神情愈发愉悦,指了指旗幡上的半截烟花,“本少爷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不过倒可助你撒一撒里面的金纸银屑,勉强为众人助个兴。”

    风悦昕面色铁青恨恨转身,对棕衣武将道,“在下三年后定会卷土重来。”说罢,翻身下擂,匆匆离开,转眼便失去了踪影。

    棕衣武将环顾擂台上下,清咳一声,“今日,夕泠宫申允、倚岚门言绪、古锏门苏卓云三人轮空过关,隐叶楼风悦昕、千支堂薛寒、左宗门武旭听三人出局,博罗斋叶炬扬、钦寒殿莫祈可继续参加第一轮竞逐之赛。现在,诸位可至擂台右侧的楼阁内抽签,正式参加第一轮竞逐。”

    棕衣武将话音落下,熙攘人潮立刻涌向擂台右侧的楼阁。早已部署停当的一排排士卒指挥众人分组、排队、抽签,一切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至此,言绪才一掠而下,朝谷小扇走去。

    在那背风的廊檐下,洛清尘正小心翼翼为谷小扇拭汗,秋家兄妹和五大山庄的弟子看似已跟着人潮前去抽签,唯有洛小北还在谷小扇身旁,神色有些戚戚然。

    “多谢洛姑娘照看小扇。”言绪佯作未看见十余米外戴着斗笠的叶浮生。

    “言公子见外了,谷姑娘既是小北的挚交,自然也是香雪山庄的友人。”洛清尘缓缓起身,“实不相瞒,清尘对歧黄之术略通一二,谷姑娘今日这状况,清尘着实觉得有些诡异。”

    “洛姑娘对蛊毒可有耳闻?”言绪蹲下身,搭上谷小扇脉门。

    “蛊毒?”洛清尘有些诧异,“言公子是说谷姑娘中了蛊毒?”

    “是。”言绪余光轻扫叶浮生,“夕泠宫对小扇施了断肠蛊,若是轻举妄动,只会令事情雪上加霜。”

    斗笠下,那狂傲不羁的身形立刻显得有些僵硬。夕泠宫若是知道谷小扇与他的关系,随时随地可将仇恨发泄在谷小扇身上,令他生不如死。

    “是谁加害小扇,我要找他算账去!”洛小北怒道。

    “小北,”洛清尘嗔怪道,“你要想保住小扇的命,就不能再胡闹。”

    “好。”洛小北揉了头鼻子,“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言绪听到二人对话,心中顿时百感交集。但凡是个正常的女子,便该知道在洛小北和苏卓云之中,后者才是那个能够托福终身的良人。可世间情爱就是那么不可思议,洛清尘完全无视苏卓云的好,却在洛小北身边不经意便散发出女性的温柔和娇美。

    言绪看着谷小扇苍白的面颊,眸中滑过怜惜之色。唯有在洛小北面前,洛清尘才能够做最真实的自己,苏卓云再好,也不会是那个能够把洛清尘当作全世界的洛小北。

    为什么,洛清尘心中的人是洛小北而不是苏卓云,理由……还需要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