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二百四十章 血刹公子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二百四十章 血刹公子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品轩楼上,林伊人乌发轻扬,凭栏而立,唇角若有若无噙了一丝笑意。言绪显然并不想在此时显山露水,故而选择了一个投机取巧的法子点燃了烟花。只是这法子任谁遇着,多半都会有些抓狂,也难怪武旭听咬牙切齿,气恨难消。

    棕衣武将话音一落,气氛立刻有些紧张。武旭听已拿起线香,言绪则将手伸向了签筒,胜者轮空,败者出局,如若武旭听顺利过关,便会出现四人竞逐最后一个轮空名额的情形,而此时看来,能够被言绪抽中,似乎才是胜出的关键。

    “慢着!”薛寒上前一步。

    言绪指尖微微一滞。

    “薛少侠又有何事?”棕衣武将道。

    “抽签凭的是运气,竞逐讲的是实力,比武大会并非赌场,若是我五人皆有法子将线香穿过铜钱,射中烟花,武官怎能单以名额为由,将其余诸人定为败者,令其出局?”薛寒道。

    “这……”棕衣武将犹豫。

    “此事倒也简单。”申允摇了摇折扇,俨然一副看笑话的模样,“你与风悦昕、莫祈、苏卓云三人先厮杀一番,谁赢了,谁便与武少侠对峙,其余人等自然无话可说。”

    “荒唐!”冯谨台终于忍不住在擂台下叫了起来,“比武大会规则已定,岂是尔等想改就改的?本郡守见诸位千里迢迢而来,便最后再给尔等一个机会,若是擂台上有人觉得无法通过考验,可自行退出本次竞逐,否则依旧按老规矩办!”

    莫祈略略犹豫,朝冯谨台抱拳,“多谢大人宽仁,莫某愿在之后的比试中与众位英雄一较高低。”

    冯谨台挥了挥衣袖,莫祈面带惭色翻身下擂。

    “三位之中,还有人要退出吗?”棕衣武将环顾风悦昕、薛寒、苏卓云。

    众人一片静默。

    苏卓云抬眸看向品轩楼金碧辉煌的楼台,那个娇憨可爱的身影趴在楼栏上,一动不动盯着他。擂台距离品轩楼并不近,她一定听不清楚下面在说些什么,可他知道,她在盼着他赢,在盼着他能够为她点燃一束美丽的烟花。

    “既然如此,就请言少侠抽签。”棕衣武将递上签筒。

    言绪扫了一眼众人,随手抽出一支竹签,递给棕衣武将。

    “薛少侠抛掷铜钱。”棕衣武将看着竹签道。

    薛寒眸中掠过一丝喜色。

    嗖一枚铜钱疾射而出,带着嗡嗡之声在半空中急转。很显然,薛寒对付武旭听的法子,与早先武旭听对付言绪的法子如出一辙。

    武旭听冷哼一声,手执线香,再次舞起长鞭。啪!长鞭隔空甩出,铜钱在气浪的冲击下,朝西北方位的旗幡飞去。

    薛寒拔地而起,双掌连挥,卷起一道汹涌气流,铜钱立刻又飞了回去。

    武旭听长鞭勐甩,卷向铜钱,薛寒身形精妙,震开长鞭。二人交手快如闪电,凌若风雷,转眼间便过了二十余招,直叫擂台下众人看得目不暇接,啧啧称叹。

    当!铜钱不知撞上了什么,在半空中翻了几翻,开始下坠。

    此时,薛寒正在闪避长鞭,铜钱恰恰在东北方位的旗幡上方,速度算不得快,角度也算不得刁钻,武旭听眸光一动,手中线香立刻疾射而出。

    啪!半空中突然传来一声轻响。线香尚未接近铜钱,那铜钱突然一分为二,整个断裂开来。

    武旭听大惊,顿时手足无措。薛寒却似乎早有准备,一掌扫落武旭听射出的线香。

    “薛寒!”武旭听勃然大怒。

    方才铜钱轻响,他便该有所警觉,薛寒之前分明步步紧逼,为何会突然露出了破绽?那千载难逢的机会,本就是个陷阱,薛寒对铜钱做了手脚,只为找个最恰当的时机击落线香。

    “薛少侠高明,”申允啧啧两声,摇扇轻笑,“如此这般,线香还真是没法从铜孔中穿过去了。”

    “冯……冯大人……”棕衣武将显然并且料到突如其来发生此事,一时之间彻底没了方向。

    冯谨台看了看品轩楼,楼台上,那道明黄色身影正俯视擂台,龙威燕颔,神色不明。

    “大人,”归淮川从人群中挤出,走到冯谨台身旁低声道,“铜钱断裂非吉祥之兆,无论怎样,烟花并未被点燃,属下以为此事还是赶紧翻篇的好。”

    “也好。”冯谨台颔首。

    “大人英明。”归淮川朝棕衣武将摆了摆衣袖。

    棕衣武将会意,将签筒递到武旭听面前,“武少侠,按照规矩,您的线香既未从铜钱中穿过,也未点燃烟花……要么,今年的比武大会您就先瞧瞧热闹,等下一届再来竞逐魁首之位?”

    “薛寒!”武旭听额角青筋暴跳,愤怒的脸愈发扭曲狰狞,“今日之事,我左宗门记下了,改日定当加倍回报!”说罢,恨恨从签筒中抽了支竹签,丢给棕衣武将,一个翻身掠下擂台。

    棕衣武将看了看竹签,“下一局,薛少侠燃射烟花,苏少侠抛掷铜钱。”

    苏卓云?薛寒看了看苏卓云手中的血刹剑,神色异常戒备。

    “薛少侠尽避放心,”苏卓云从托盘中拿起铜钱,“苏某绝不会做出如薛少侠般下三滥的举动,而且要阻止薛少侠燃放烟花,在下也用不着拔剑出鞘。”

    薛寒面色微微一红,“苏卓云,动嘴皮子谁都会,拿点真本事出来才算数!”

    苏卓云淡淡一笑,把剑交给棕衣武将,掌心骤然扬起。铜钱径直向空中飞去,不过与武旭听和薛寒不同,苏卓云抛出的铜钱平平而起,稳如止水,竟然犹如一纸薄片,很快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薛寒显然有些狐疑,并未轻易动作。

    秋风骤起,枝桠婆娑,片片黄叶飘零而下。一片黄叶自铜钱上方掠过,突然犹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撕裂,转瞬间化为点点碎屑。

    薛寒顿时神色大变。

    苏卓云以气息控制铜钱,并在铜钱周围部下杀气,线香材质酥松,未见得比黄叶牢固多少,很显然尚未接近铜钱,便会化为一熘粉末。

    “薛少侠,”申允奚落道,“你这线香燃尽,也接近不了铜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