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一百三十二章 心思各异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一百三十二章 心思各异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阿绪……”谷小扇眼睫轻颤,仿佛有些难以置信。

    言绪拉起谷小扇,牵着她坐到四面通透的船舱中,“喜欢什么发式?”

    “什么都喜欢……”谷小扇喃喃道。

    “双平髻吧?”言绪拿着木梳,轻轻打理着谷小扇凌乱的发梢,“和幼时的总角有些相似,其他的……也不会了……”

    “好。”谷小扇微微翘了翘唇角,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喜悦。

    丝丝秀发在言绪修长手指下慢慢变得柔滑如瀑,楼船上,再次响起空灵美妙的歌声。只是片刻后,那歌声渐渐哽咽,抽泣,继而化作撕心裂肺的恸哭,令人闻之心碎,听者落泪。

    舱房内,林伊人黯然垂眸,缓缓阖起窗棂。

    已是午膳时分,听闻南宫冀受伤,洛小北、秋彦启、秋闪闪顾不得用膳,手忙脚乱赶去照看南宫冀。林伊人心事重重,食不知味,在前舱勉强吃了几口百合酥,便看着食案上的秋桃发起了呆。

    “这便是我与你的不同。”言绪的话,犹如他手中冰冷的凌云刺,深深扎入林伊人心底。

    此番南宫冀霸道之举,意外击碎了言绪与谷小扇之间雪海冰山,可言绪的心结,真的就此消弭于无形了吗?言绪与谷小扇多年来咫尺天涯,绝不会毫无缘由,他今日的妥协,到底是放下了那不知缘由的旧日恩怨,还是实在不忍谷小扇孤苦伶仃,独自面对痼疾和死亡?

    言绪身为偃月国世子一事,谷小扇显然并不知情。既然言绪曾多次暗示,林伊人的身份注定无法与谷小扇双宿双栖,那么,他就同样应该知道,偃月国世子的身份,也会是他与谷小扇在一起的巨大障碍。

    祁境当日说得没错,谷小扇犹似山涧灵雀,无拘无束,怡然自得,若有朝一日关进了笼子里,必如锁镣加身,苦不堪言。言绪视谷小扇为掌中至宝,自然舍不得将她关入笼中,可眼下他所作所为,有哪一件不是为了筠皇姬延泊开疆拓域,又有哪一件不是为了偃月国缅际皇宫中那至尊宝座呢?

    谆国与偃月国虽然大相径庭,但皇权争斗在哪里都不可能停歇,言绪自幼与偃月国瓜葛甚少,身为世子,既无立下赫赫之功,又无盘根错节的亲随势力,若说他仅凭舅父和母亲的支持,便能够让举国上下心服口服,无异于是痴人说梦。林伊人丝毫不怀疑,凭借言绪经天纬地之才,迟早将一切纳入囊中,可如此一来,他与谷小扇,又何曾有一星半点在一起的可能?

    林伊人疲惫地揉了揉额角,多年来,他从容应对诸多盗名暗世、蝇营狗苟之辈,并未如眼下这般心烦意乱过,这古灵精怪的谷小扇,仿佛注定是他二十年生涯中的劫数,每走近一步,便如同饮鸩止渴,作茧自缚。

    楼船顶,谷小扇终于哭累,埋在言绪怀中沉沉睡去。言绪轻拍着谷小扇后背,依然温柔细语,声声安慰。他知道她要什么,从来都知道,他便是她儿时那个温暖快乐的梦,一直追逐不停,却一直可望而不可及。但如今,他又该怎样做?为了她,便放过那个杀了父亲、彻底毁了他和谷小扇的恶魔?

    言绪看着怀中腮边带泪的谷小扇,回肠百转,心乱如麻。

    他永远无法忘记,彼时银装素裹,大雪漫天,红梅怒放,殷殷如血,只一瞬,那映在雪光中的寒芒便如面目狰狞的鬼魅,死死缠住了父亲。言绪从未见过那般激烈的交锋,刀光剑影,烈如惊雷,惊涛骇浪,不死不休。

    然而,从一开始父亲便毫无斗志。

    巅峰对决,撼天动地,失之毫厘,谬之千里,言绪眼睁睁看着利刃穿入父亲胸膛,眼睁睁看着父亲颓然倒下。

    言绪只觉全身血液都涌入眸底,疯了般冲上去,誓要将那恶魔撕成碎片,却一次次被轻易击倒,毫无还手之力。

    “阿绪……”父亲倒在地上,虚弱地唤着他。

    言绪跌跌撞撞扑过去,不知该怎样才能堵住案亲身上汨汨涌出的鲜血。

    “阿绪,”父亲沾血的手紧紧攥着他,“不要……告诉小扇……”

    言绪痛苦阖上双眸,身形微微颤抖。他恨,恨那恶魔,也恨自己,倘若父亲知道,多年来他这样对待小扇,一定疾言厉色,用鞭子狠狠抽他。父亲,是那么疼爱小扇,将她养成了天地间最清甜可人的女孩儿,可是他,任凭她在倚岚门饱经苦楚,备受冷落,依旧无视她,躲着她,只一夜夜静静站在暗处,看她一个人仰天长叹,对月吹埙。

    这世间,因果循环,到底是谁欠了谁,谁又如何说得清?只是,他怎样做,才能让父亲的在天之灵得以瞑目,才能给小扇一个安心落意的归宿?

    洛小北并不清楚南宫冀、谷小扇、言绪三人在楼船顶层的情形,但看到那个丰神如玉的少年如今面如死灰躺在床榻之上,不禁暗暗有些腹诽。南宫冀对谷小扇的好,众人都看在眼中,即便言绪有些吃味,也不该下如此狠手。正思忖间,一道清冷寂寂的身影推门而入,秋彦启、秋闪闪立刻警觉,持剑护在了床榻之前。

    “阿……阿绪,”洛小北赶紧上前,嬉皮笑脸拦住言绪,“南宫冀这模样打死怪可惜的,待到了宜樊,我把他卖到小倌馆去,保准让你解气,还能让我赚不少银子。”

    “小北!”秋闪闪气得跺脚,“满口混说!”

    “死了也是自找。”言绪自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冷冷丢给洛小北。

    “丹药?”洛小北大喜,拧开瓷瓶盖,就要给南宫冀服用。

    “慢着,”秋彦启一把夺过小瓷瓶,“谁知道是药还是毒!”

    言绪唇角勾起一抹讥诮,对秋闪闪道,“能否请秋姑娘借一步说话?”

    秋闪闪昨夜目睹言绪对谷小扇百般温柔,一颗芳心早已千疮百孔,适才又听洛小北说,言绪为护着谷小扇,出手重伤了南宫冀,心中更是恼怒万分,当即便道,“屋内都是自己人,言公子有话直说,不必转弯抹角的。”

    “杜若、夕雾、夏槿、南烛、景天、钩吻、香薷、水苏……”言绪冷冷报出一串药名,“秋姑娘还打算让言某有话直说吗?”

    “你说什么!”秋彦启神色大变。

    秋闪闪娇躯轻颤,双唇渐渐失去血色。

    洛小北左看右看,不明所以,见众人神色有异,暗觉大事不妙,蹑手蹑脚退出舱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