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一百零九章 英雄气短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一百零九章 英雄气短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锵、锵……秋彦启、秋闪闪两柄寒光闪闪的宝剑架在了南宫冀的脖颈上。

    南宫冀冷哼一声,瞪着秋彦启道,“我南宫冀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你有本事便杀了我,否则闪闪终究是我的人!”

    “你!”秋彦启怒不可遏,却又不知该拿南宫冀怎么办,只好看向秋闪闪。

    秋闪闪听南宫冀之言极为霸道,一时间又羞又怒,“南宫冀,你不要以为定了亲我便要嫁给你,世家子弟比你出类拔萃之人多了去,我秋闪闪绝不会赖着你的!”

    “世家子弟?”南宫冀冷笑,“若有那不开眼的敢跟小爷抢姑娘,小爷便是倾尽凌海帮之力,也要让他尝尝身首异处的滋味!”

    “南宫冀!”秋闪闪见南宫冀搬出凌海帮,心中愈发恼怒,举剑便刺,“你如此仗势欺人,真当我秋逸山庄是吃素的吗!”

    “闪闪,”南宫冀惊叫连连,手肘被雪刃划过,溅出一熘血沫,“我待你也是真心,你当真舍得杀我?”

    秋彦启听他二人一番对话,觉得南宫冀虽是个混人,却仿佛并无戏弄秋闪闪之意,眼见秋闪闪剑风犀利,如云狂舞,只好撤剑给南宫冀让出了一条退路。

    “南宫冀,我招你惹你了!”秋闪闪哽咽道,“当初赶到鹫池向我爹娘提亲之人是你,今日信誓旦旦说喜欢其他女子之人也是你,我是欠了你,还是做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竟要落到如此不堪的境地?”

    南宫冀见秋闪闪梨花带雨,言词委屈,心头顿时一软,“闪闪,你别哭了……小扇她……不是已经走了嘛……”

    “闭嘴!”秋闪闪怒容满面,招招刺向南宫冀要害。

    因着秋彦启并未出手,南宫冀压力骤减,应对秋闪闪一人游刃有余,“闪闪,你别哭了……你若哭坏了身子,我怎样向岳父岳母交代?”

    林伊人听南宫冀甜言蜜语一箩筐,知他已无凶险,便上前对秋彦启道,“五公子,你我不妨上船候着他二人,这南宫冀如此不知好歹,是该让秋姑娘好好教训一番。”

    秋彦启懊丧道,“闪闪怎会遇着这么个混球!”

    林伊人唇角微勾,与秋彦启朝不远处的码头走去,“南宫冀并无羞辱秋姑娘之心,只是行事远不如五公子稳妥,说来也是南宫绍给惯的,可若论心思纯良,南宫冀在世家子弟中亦属难得,五公子不必太过忧心。”

    “我知道,南宫伯伯也曾前往鹫池,与我爹娘商议南宫冀与闪闪定亲一事。”秋彦启道,“南宫伯伯说,南宫冀性子散漫,桀骜不驯,虽让他极为头疼,但好在他襟怀坦荡,亦属少年英雄,勉强能配得上闪闪。”

    “如若本王所料不错,令尊令堂应当是极为喜欢南宫冀的。”林伊人道。

    “王爷说得是,”秋彦启点头道,“闪闪是我爹娘的掌上明珠,倘若南宫冀不合他二老的心意,我爹娘是绝不可能让闪闪与他定亲的。可南宫冀今日之举实在荒唐,我爹娘若是知晓其中源委,也不会轻饶他的。”

    林伊人转身看了看激战正酣的南宫冀和秋闪闪,不由微叹,“所谓比翼连枝,说着轻巧,真要一生相濡以沫却是难得之事。”

    “稍后上船我会劝劝闪闪,还要烦请王爷也帮忙劝劝南宫冀,让他懂得珍惜眼前人。”秋彦启道。

    林伊人微微颔首,“即便是打打闹闹,他二人看着也实在般配,五公子不开口,我也会去劝南宫冀的。”

    “多谢王爷!”秋彦启朝林伊人深深一揖。

    林伊人轻轻抬袖,秋彦启顿觉一股柔和之力将他双臂托起,“五公子不必客气,出门在外,本王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沈堂主罢了。”

    秋彦启知道林伊人不愿让外人看出身份,直起身道,“是彦启造次,还请王爷恕罪。”

    “无妨,”林伊人道,“只是五大山庄已然知晓我的身份,本王将来在江湖隐匿行迹怕是有些难了。”

    “王爷无须为此烦心,”秋彦启道,“王爷救洛小北在先,击伤叶浮生在后,即便不论扶游宫殷前辈与我爹当年的渊源,香雪山庄与秋逸山庄亦有维护王爷之心。暮云山庄、凌水山庄、月拓山庄素来与香雪山庄、秋逸山庄和衷共济,彼此早已约定,绝不会对外泄露王爷的身份。”

    “如此甚好。”林伊人唇角微勾,举步上船。

    过了大约一炷香工夫,秋闪闪见南宫冀始终嬉皮讨饶,自己一时又打不过他,只好跺脚罢手,气咻咻上了船。

    南宫冀赶紧跟着跃上船,对着船夫一通嚷嚷,“快开船!快开船!辰时赶到水漓湾,若是耽搁了时辰,小爷给你们吃鞭子!”

    “恃强凌弱!”秋闪闪冷哼一声,独自坐到船舱一角生闷气。

    南宫冀自忖不可再与秋闪闪起争执,只好苦着脸对林伊人道,“沈堂主,你瞧瞧,在自个儿的地盘上被人打成这样,我这少帮主当得也太窝囊了!”

    林伊人瞥了一眼南宫冀,见他发丝散乱,衣衫破烂,原本俊俏如玉的面颊上,不知在哪儿蹭了许多灰尘,看上去着实有些狼狈。

    “与我讲有什么用?”林伊人奚落道,“就这模样,居然妄想做秋逸山庄的乘龙快婿,也真是难为你了,还不赶紧让秋姑娘包扎包扎伤口,省得后面两日在船上出什么状况。”

    南宫冀知道林伊人有心帮他与秋闪闪亲近,立刻借坡下驴,倒在秋闪闪身旁的矮榻上哀嚎起来。

    “闪闪自小到大,我哪儿受过这许多伤,现在伤口痛,心口也痛,你总得来管管我才是。”

    “痛死你才好!”秋闪闪虽面色依然不佳,但口气已软了许多。

    “五舅哥……”南宫冀顺手抄起软榻上的锦枕,朝秋彦启丢去,“闪闪若是不嫁我,来日.我见着你喜欢的姑娘,也要想法子拆散你们的。”

    林伊人揉了揉额角……如南宫冀这般不要脸之人,这世间的确少见。

    秋彦启接住锦枕,有些无奈,“南宫冀,你这是什么话,你若待闪闪一心,她怎会对你要打要杀的?”

    “反正如今我是神魂俱碎,”南宫冀翻了个身,嗫嚅道,“闪闪要我死,我便死在这儿,只是日后在墓碑上,闪闪也得做我的未亡人。”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秋彦启蹙眉道,“闪闪,你且帮他看看伤口,万一有个好歹,南宫伯伯那儿也不好交代。”

    “少装了……”秋闪闪噘着嘴,扯了扯南宫冀的衣袖,“赶紧起来,自个儿上药去!”

    南宫冀反手握住秋闪闪纤纤玉指,仰面道,“哪儿都疼,内舱有药,你帮我上药。”

    秋闪闪见南宫冀星眸中掠过一丝狡黠,知道他又在胡闹,再看他手肘处血迹斑斑,心中不由隐隐有些后悔。

    “不起来怎么上药!”秋闪闪没好气道。

    南宫冀顿时面露喜色,一骨碌爬起身,“还是闪闪心疼我。”说罢,笑意盈盈拉着秋闪闪朝内舱走去。

    秋彦启看着二人背影,终有些不是滋味,闷闷将剑扔在案上,“真是个混球!”

    林伊人不由有些头疼……眼前这三个人,再加上洛小北,真的能够帮他救出祁境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