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七章 心痕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第八十七章 心痕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彼时,在庭院梧桐树下,那一抹聘婷身影仰首望月,神色间满是惆怅。林涧之踱步而出,惊扰了芳华少女,少女袖中荷包悄然坠地,被林涧之捡起,瞥见荷包上绣着“伊人”二字。

    当夜,林涧之便强要了颜心梅,看着她在他怀中颤抖,哀求,林涧之心中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快。次日,林涧之旁敲侧击地将昨夜之事告诉了林伊人,果不其然,林伊人瞬间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折辱林伊人的美妙感觉,完全超乎了林涧之的想象,林涧之因而每夜沉迷在亵玩颜心梅的床榻间,看着她仓皇、落泪、恐惧、绝望,他的心便被一种酣畅舒坦之感填得满满的。

    直到有一日,林涧之无意中得知,那绣着“伊人”二字的荷包,是顾流萤派香儿来太子府送点心时,有意捎给颜心梅的,颜心梅心中之人,并非林涧之此前认定的林伊人,而是王府的暗卫祁境。

    林涧之这才恍然惊觉,顾流萤意图借着自己负气之举,在太子府安插一个永远忠于王府的陪侍女子,而母后与自己却只顾逞一时之快,几乎忽视了朝堂上下无时无刻不存在的阴谋和诡诈。

    林涧之做事一向睚眦必报,自然不会任由顾流萤称心如意。他将颜心梅赶入了柴房,又将顾流萤设计颜心梅之事,透露给了林伊人。桐兮殿内果然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颜心梅在太子府中也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林涧之志得意满,喜不自胜。虽然顾流萤阴毒狠辣,林伊人工于心计,但这母子二人依然不是他林涧之的对手,而颜心梅,他只需派人将她推入清秋院的荷塘中,一切便完美了。

    许多年后,林涧之都在感激那夜的月光,让他看清了颜心梅的双眸,明澈、宁静、温柔、纯净,只这一个眼神,便让他从此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阿境……”颜心梅趴在荷塘边,微微喘息,“阿境,我们从未分开这样久……我给你绣了一方帕子,就在枕头下,不要总是用衣袖拭汗,会惹人笑话……”

    “阿境……”颜心梅努力向林涧之伸出手,那手臂上,血痕斑斑。

    林涧之起初有些错愕,随即便明白,颜心梅在恍惚间将自己认做了祁境。

    “阿境,我很想你,很想王爷……这一回,王爷怕是要苦着自个儿了……”颜心梅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就在林涧之以为颜心梅会就此昏死过去时,那带着泪痕的苍白容颜突然缓缓扬起,对他绽放出动人心魄的笑容,“阿境,我很好,你和王爷不要难过,太子待我是极好的……邻街的小瑶一向喜欢你,她是个好姑娘,你……不要让我担心……”

    颜心梅仿佛力竭,再次伏下身去,一动不动,如同月夜下凋落枯萎的花朵。林涧之看着颜心梅的身影,脑海中始终盘旋着她那灿若星辰的笑容。

    “太子待我是极好的……”

    颜心梅是为了让祁境相信这句话,所以才露出了那个比月色更为明亮的笑容。

    一阵嘈杂搅乱夜色,府中下人仓皇奔进清秋院,见到林涧之后,立时跪倒一片,叩拜不止。

    林涧之这才得知,此前管家准备将颜心梅沉塘,临了却发现她没了踪影,正在四处寻觅,没想到颜心梅居然自己爬到了荷塘边。

    看着下人聒噪,林涧之觉得不厌其烦,便举步离开了清秋院。

    夜风习习,清凉如水,身后传来下人拖拽踢骂颜心梅的声音,林涧之只觉心中烦乱,脚步愈发快了起来。

    扑通!水花四溅。

    林涧之骤然停下脚步,那落水声宛若勐地击中他的胸口,带来一种重重的闷痛感。

    下人匆匆退去,耳畔再无声响,林涧之却仿佛听得到荷塘下那汨汨的流水声,感觉得到那流水滑过指尖的阵阵冰凉。

    林涧之阖上双眸,静默片刻,突然极度想再见到那动人心魄的笑容,明亮,皎洁,只为他一人熠熠生辉。

    于是,林涧之高声唤来下人,将颜心梅从水中救起。看着他们从她的腹中挤压出积水,看着她痛苦而艰难地呕吐、喘息,看着婢女们前后忙碌着给她灌下姜汤,看着她被昏昏沉沉抬入了下房。

    月上中天,林涧之回到午珏阁,褪去衣衫准备就寝,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汗透重衣。

    此后数日,颜心梅一直昏迷不醒,林涧之便让人将她搬进了午珏阁中,每夜抚着她冰冷的面颊,一遍又一遍唤着她的名字。

    “心梅……心梅……”

    颜心梅醒转之际,看到的便是林涧之充满怜爱的双眸。但千里冰封,雪虐风饕,林涧之的靠近只会让她恐惧尖叫。

    林涧之紧紧拥着颜心梅,任凭她挣扎,撕咬,心底只留下那夜在月色下绽放的绝世笑颜……颜心梅,这个温婉纯善的女子,最终成为了林涧之最爱的女人,而她,却从未对他展露过一丝笑颜。

    林涧之常常会疑惑,此番在他与顾流萤、林伊人三人的较量之中,到底哪一方才是最后的赢家?

    顾流萤成功将颜心梅安插入太子府,却与儿子林伊人隔阂日深,自然算不得赢家。自己得到了颜心梅之身,却得不到她的心,还为日后埋下了隐患,似乎也称不上赢家。按说,在这一局中,林伊人不仅受到折辱,还与宠冠后宫的覃贵妃争锋相对,闹得人尽皆知,怎么看都是输家,可林涧之心中依然觉得,林伊人仿佛赢到了什么。譬如,皇家众兄妹似乎与林伊人走得更近了,而大臣们私下的言谈之间,亦对林伊人多了些敬畏之意。

    皇家众兄妹一向与林伊人交好,想着法子让他散心解闷,林涧之还能理解,但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何与大臣们一向往来不多的林伊人,会在此番较量中受到认可。

    不久,无相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方才解开了林涧之心中之惑。

    “太子,以属下陋见,这普天之下敢同时对太子和覃贵妃发难之人,除了皇上和王,只怕再不会有第三人了。”

    林涧之沉默良久,终是无言以对。

    为了不让母后和外祖父留意到颜心梅的存在,林涧之仅在府内对她呵护备至,在外则对她只字不提。但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长,母后还是听说了他宠爱王府婢女之事。

    各种责难如疾风暴雨般席卷而至,林涧之知道,若要守护臂弯中那如睡莲般美好的女子,便需要妥协,于是他答应,按照母后的意愿遴选太子妃。

    很快,各色佳丽的画像纷纷送至太子府内。庭院之中,林涧之草草翻阅着画像,在其中一幅画上看到有个女子名叫“凌心梅”。

    林涧之轻笑,对静静坐在树影下的颜心梅道,“你瞧,有个同你一样名字的人,不过却没有你一丝灵气。”

    颜心梅依旧坐着,不言不语。

    这便是他二人的相处方式,他说话,她则什么都不说。

    “这个人,”林涧之又扯出一幅女子的画像,“她叫宋青瑶,是兵部尚书宋域的孙女,她日后会成为太子妃,回头我会安排你离她远些,那些个大户人家的女儿,没有几个好相与的。”

    说罢,林涧之继续低头翻阅着画像,画卷一张张被抛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太子……”声音轻如落花。

    林涧之身形一僵,转首看向颜心梅。她在叫他,这还是自那个月夜之后第一回。

    颜心梅垂首,纤细手指绞着帕子,弯翘的睫毛在她眸下投射出一道浅浅的弧影,“太子……可能给心梅一个名份?”

    林涧之看着颜心梅,许久,最终深吸一口气,“不能。”

    枝桠轻曳,落英缤纷,颜心梅不再言语,眸中只剩下院墙外那一抹苍白的天空。

    林涧之黯然片刻,拂袖而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