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最新章节 - 第三十八章 入庄

无涯居之公子伊人 第三十八章 入庄

作者:零零叮当书名:无涯居之公子伊人类别:玄幻小说
    申时,林伊人乘着马车返回了诚悦客栈。踏入院中,便见祁境神态安闲立于林子衍屋外,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见林伊人走上楼阶,祁境赶忙迎上前道,“公子可还安好?”

    林伊人颔首,“今夜所有人入住秋逸山庄,太子这两日应该也会进去。”

    祁境身形一僵,面色微变。

    “届时少不得要受些委屈,”林伊人停下脚步,看着祁境道,“你若忍不下,我便叫邱毅跟在身边。”

    祁境闷声道,“邱毅是五皇子的暗卫,让他跟着反倒被太子瞧出什么端倪。”

    “也是。”林伊人站在廊檐下,看着院中花叶翻飞,“心梅在宜樊的状况可有好些?”

    祁境缓缓摇头,一脸落寞,“上回因着牟大侠的事返回筱安,正好接到宜樊传回的消息,说心梅还是那样,时时糊涂着,难得清醒,便一个人发呆落泪,不让人靠近。”

    林伊人轻叹一声,“许是糊涂时更让人放心些。”

    话音未落,林音音便从林子衍屋里冲了出来,一脸雀跃道,“伊哥哥,今日亏得有我陪着五哥哥,否则他多半要闷死了。”

    林伊人拍了拍林音音的脑袋,笑道,“那是该好好夸一夸的。”

    祁境朝林音音浅浅一躬,复立于林子衍门前,不再言语。

    林伊人迈入屋内,见林子衍斜靠在床榻之上,手中拿了个戏本子,看上去百无聊赖。

    “子衍,好些了吗?”林伊人撩袍坐于床榻前的圆凳上,手指轻搭林子衍腕脉。

    林子衍懒懒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中的戏本子,“王兄,音音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戏本子,让我一一读给她听,你若是再不回来,我就要累死了。”

    “面色倒是好了许多。”林伊人收回手指,“今夜你和音音随我搬进秋逸山庄可好?”

    “王兄说的可是真的?”林子衍星眸一亮,急急坐起。

    林伊人知道林子衍心中依然记挂着秋闪闪,微微颔首,“不过太子恐怕也会进去。”

    林子衍不以为然道,“太子在我面前一贯趾高气昂,王兄是怕我受不了委屈?”

    “这倒不怕,”林伊人戏谑道,“不过是担心你再一次中毒罢了。”

    “王兄,”林子衍面上一红,“我知道自己年少轻狂,给你惹了许多麻烦,此次进去定然会安分些。”

    林伊人道,“也不必如此憋屈,只要避着太子些就好。”

    “就依王兄所言。”林子衍道。

    林伊人吩咐婢女道,“晚膳前将五皇子和郡主的东西都收拾好,酉时离开客栈。”

    “是。”婢女施礼应允。

    林伊人正待唤林音音,转首见她已一脸疲惫地靠在圈椅中睡熟了,随侍的婢女正拿着薄被搭在她身上,不由心中一阵怜惜。

    “子衍,”林伊人轻声道,“音音陪着你,可也累得不轻呢。”

    “总算睡着了。”林子衍长吁一口气,歪倒在榻上,“王兄,能否晚两个时辰离开?我也困死了。”

    林伊人轻笑,“好,那我也进屋歇息一下。”说罢,起身离开了林子衍的房间。

    出门后,林伊人对祁境道,“施莫怎样了?”

    “不大好,”祁境道,“幸亏及时服了药,恢复只怕需要一些日子。”

    林伊人道,“北使也在秋逸山庄,回头你去问她聂神医的下落,若在附近,就带着施莫前去看看。”

    “是。”祁境躬身应允。

    因着昨夜几乎未曾阖眼,如今诸事已安排妥当,林伊人心中略松,立刻觉得一阵疲惫涌了上来,回到屋里,便倚在榻上沉沉睡去。待到林伊人再次睁开双眼,已到了华灯初上时分。

    “来人。”林伊人缓缓起身,喉咙有些沙哑。

    “公子。”祁境推门而入,“五皇子和郡主正在街对面的酒楼里用晚膳,邱毅守在那儿,适才五皇子说待公子醒了,便让人将晚膳端到屋里来。”

    “不必了。”林伊人道,“叫人送水进来。”

    祁境知道林伊人素来讲究,但凡小憩过后定要重新洗漱一番,便赶紧叫了婢女,给林伊人备下锦帕,端了热水送进屋内。

    不一会儿,林伊人从屋内走出,已然换了一身天青色的锦袍,看上去神清气爽,清逸出尘。

    “走吧。”林伊人踱步下楼,走出诚悦客栈。

    夜阑人静,弯月斜挂,路上行人已寥寥无几,林伊人在酒楼里草草吃了一碗鱼片粥,便与林子衍和林音音登上马车,朝秋逸山庄驶去。

    再次来到秋逸山庄,仆从直接将马车引到了后院。

    林伊人走下马车,抬眸望去,只觉山庄后门看上去亦高阔雄伟,只是院中伸出的簇簇花枝,给庄严肃穆的秋逸山庄平添了一份别样的柔美。

    “沈堂主,”秋彦启提着灯笼大步迎上前道,“因着女客寥寥无几,故而七进院很是宽绰,八进院中倒有些拥挤,三哥想着您既然携胞妹入住,不知可否与令弟一同住进七进院内?”

    林伊人正担心林子衍厌恶与江湖人同处屋檐下,当下心中极为满意,“自然可以,麻烦三公子了。”

    “伊哥哥,”林音音跳下马车,欣喜道,“那小雨、芯铃、婉云也可以同我们一道住吗?”

    秋彦启看到林音音,微微一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林伊人瞥了一眼正从后面马车下来的三个婢女,“让她们住在九进院里吧。”

    “那夜间可怎么办……”林音音不满地嘀咕。

    林伊人知道,林音音入睡时有让婢女陪伴屋内的习惯,但眼下的确不是讲究的时候,正欲开口劝慰,却听身边秋彦启道,“九……九进院也有些拥挤了,若是姑娘想多些人同住,自然可以带她们到七进院去。”

    “太好了!”林音音笑靥如花看着秋彦启,忽而显得有些疑惑,“你是……”

    秋彦启星眸轻闪,面色一红,“前日在街市上,姑娘夺了我的钱袋。”

    “噢”林音音一拍额头,怨怪道,“那你当时怎么不来打我呢?”

    秋彦启顿时有些愕然。

    前日?街市?林伊人抬眸看向祁境,只见祁境一脸无奈,不由哑然失笑。

    想来彼时林音音为了给太子派来的人找些麻烦,见着秋彦启有些身手,便抢了他的钱袋,指着好引起双方争斗,让太子的人吃些苦头,却不料秋彦启并未恼怒,林音音的打算自然也就落空了。

    林伊人见秋彦启不明所以,便道,“舍妹自幼娇宠,素日里常有胡闹之举,还望五公子见谅。”

    “不打紧的,”秋彦启唇角轻扬,提着灯笼将众人引入院内,“闪闪幼时也经常顽皮。”

    林子衍在一边听秋彦启提到秋闪闪,立刻紧跟两步,“秋姑娘是否也住在七进院中?”

    秋彦启瞥了林子衍一眼,显然对他没有存什么好印象,冷淡道,“庄里的亲眷都住在五进院和六进院内。”

    林子衍顿时有些失落,闷闷嗯了一声,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