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昭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四章 犁虏庭

昭华 第一百零四章 犁虏庭

作者:惊年渡书名:昭华类别:玄幻小说
    张昭华这一番厉声叱喝,竟将使馆之内的官员都震动了,亦失哈翻译不好,便有一个精通女真语的译者飞速翻译了,只见女真人各个震悚,露出畏惧之色,阿哈出更是押着忽鲁连连请罪,自认夷狄不知礼仪,请求宽恕。

    张昭华怒气不减,道:“天生大明天子,临御天下,殊方异域,亦慕化称臣天子以能容阿鲁台、马哈木之心,容四方归化之人,归明若百川之归海也。唯至你女真,存心不仁,意图颠覆,志骄气盈,无复尊主之意,反为生民之巨害!穷謇困顿,乃背朝鲜而投明;民稍安,食稍足,兵稍精,控弦执矢,就敢目视中原,染指神州乎!”

    这一番话更是吓得阿哈出当场彬下来,他膝行竟想要抱住张昭华的腿,被她躲开了,道:“昔年你们的老祖先海陵王完颜亮,听闻一句‘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心生向往,便提兵八十万南下攻宋,今日你那个好孙儿,见中国服用之美,也想要效仿他,将来准备提兵多少,攻打大明呢?”

    阿哈出嘴里翻来覆去说着一个词,张昭华估摸是不敢的意思,由着他捉住忽鲁磕头出血,又见门外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各国使臣,似乎都有翻译在一旁将她的话翻译了过去,便道:“当年高皇帝驱逐胡虏扫荡群雄的时候,就曾说,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于塞外。如蒙古、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国人无异。”

    “自古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界限严明,分毫无谬。如今大明皇帝宽仁厚德,使天下一家,只悉尔等知中华礼义而愿为臣民,则视如大明子民,永被天恩。这一个茶碗算什么,就是万万个,皇帝也不会吝惜给你们。只是皇帝愿意给,才给,不愿意给,那便是大明的一根草,你们也拿不去。”

    “当年皇上做客胡里改部,指挥使送上免鹘、黄鹰、海东青、人参、熊掌,”张昭华用一种惋惜的语气对阿哈出道:“如今皇帝回报金银茶叶丝绸,一片赤诚,尽在其中,请指挥使不要辜负此心,不要有负皇上盛德啊。”

    张昭华又看了一眼亦失哈,他和郑和、马骐几个的区别就是,郑和马骐几个,自幼读书,在思想和心理上已经把自己界定为汉人了,但是亦失哈读书不多,而且读书的时候已经年纪大了,到底还是无法舍弃自己女真人的身份。这让张昭华又想起来英国公张辅从交趾带回来许多幼童阉割了充入宫廷之中,这些人若是从小就开始接收汉文化,长大了就会忘记自己的民族身份,像亦失哈这样主观世界建立完成的,那就难以改变了。

    当然除了将蛮夷全部剿灭这个方法之外,其实若是能将这些人转移进入人口稠密的内地,一代两代地同化,几代之后差不多也就找不到本民族特色了,或者干脆往辽东之地进行人口移民,将之变为汉族聚居地,民族也差不多就融合了。

    不管怎么说,张昭华是坚定了要收拾女真的决心,所谓的宽仁厚德,就是自己种下祸根,因为蛮夷本性就是只畏威,从不怀德人面兽心,一旦微不得意,必反噬为害。你对他们再好,他们也不会感激,这就是他的天性。

    “会当犁虏庭,诛尽此辈,”张昭华知道阿哈出怕是没有与中国对抗之心,但是他那个孙子就不一定了,总不能养虎遗患:“以贻中国之安。”

    她和亦失哈从四夷馆中出来,坐上了马车,张昭华又想起送他们出来的官员说的话:“馆中常常丢东西,都已经习惯了,谁敢斥责呢。”

    她摇了摇头,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忽然听到马蹄声笃笃而过,亦失哈在车外忽然道:“夫人,猛哥帖木儿!”

    张昭华掀开帘子望去,果然见到几个身躯魁梧的女真汉子骑马呼啸而过了,为首的那个目光如同鹰隼一样犀利,似乎觉察到了打量,回过头来的时候,张昭华却已经把帘子放下来了。

    “不过如此,”张昭华道:“天下英雄,不过了了,要是见过高煦,谁还能称一声英雄呢!”

    亦失哈听到了,倒是深为赞同:“域中之大,汉王的确罕有匹配同称之人。”

    张昭华不由得乐呵了几下,汉王如今都见逼到要动摇储位的份上了,自己居然还在这里夸他,可不是好笑。

    “咦”亦失哈似乎看到了一幕:“那是、好像是解缙的夫人。”

    张昭华立刻看过去,亦失哈指着前头一座宅邸道:“那是学士胡广的宅子,从台阶上下来的正是解夫人,旁边的应该是解祯亮。”

    张昭华自然也认得解夫人,外命妇朝贺中宫的时候,也就是五六年前了,她见到的解夫人绝不是现在这般老气,四十岁还不到的人,倒像是五十多一样。

    “解缙在诏狱之中,一年多了。”张昭华道:“帝心叵测,连我都不知道皇上想要把解缙怎样,解夫人怕是多方求救,走到了胡广这里,但是胡广又能如何,就是蹇义、夏原吉,都无用啊。”

    张昭华见到解祯亮手上似乎托了一样东西,这东西裹在纱头巾之中,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他似乎要将这东西砸在阶上,被解夫人拦住了。

    “亮儿不可,”解夫人从他手中夺来纱巾:“这是信物,是你和胡家女儿约为婚姻的信物!他胡家现在百般推脱,不给咱们好脸色看,但是将来他家女儿到了岁数,还是要嫁你的,这东西不是可以赖掉的,他胡广要是敢将女儿嫁给别人,仕宦之家的名声,也就没了!”

    “娘,”解祯亮道:“他胡家趋炎附势,自从父亲下狱,他家就不再上门了,您没听那门子说吗,说父亲进了大狱,有死无生,解家早晚败落,让咱们识趣一点,不要连累他胡家的女儿!”

    “那是他们想逼咱们退婚,他们就不用背负难听的名声了,”解夫人嘲讽道:“这样的伎俩,你也看不出来吗?”

    解夫人冷冷地盯着胡家紧闭的大门,道:“他家女儿如今不过八岁,你也不过十三岁,我还能等得,你也能等得,早晚都是归你,胡广不念同乡、同学、同官,见死不救可以,但是若是敢悔婚,我就敢把他的脸扒下来!读书人要是连脸都不要了,做什么读书人!”

    这让停在他们不远处的马车之中的张昭华,听了个清清楚楚。她这才想起来,当初解缙胡广同在内阁之中,皇帝设宴招待他们,看到这两人皇帝就道:“你二人生在一个地方,又在一起游学,出仕又一同为官,解缙有个儿子,胡广有女儿的话,把女儿嫁他,岂不是美事一桩?”

    胡广就道:“臣没有女儿,但是臣妻有孕,未卜男女。”

    皇帝哈哈一笑:“定然是个女儿!”

    最后果然是个女儿,于是两家约为婚姻。不过看这模样,似乎如今解缙败了,胡广有悔婚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