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惊世重生:庶女狂炸天最新章节 - 948你后悔了吗?

惊世重生:庶女狂炸天 948你后悔了吗?

作者:江沉子书名:惊世重生:庶女狂炸天类别:玄幻小说
    我却特别的不喜欢她,这人心机太深沉,稍有不慎便会对我造成威胁,所以我从来都视她如眼中钉直到耻来找我那一刻开始,我都一直在自己筹划着,如何才能让凌中鹤更加的痛苦耻来找我的时候倒也坦白,直言不讳自己想要城主之位,消我能助他一臂之力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我的想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能够抢夺城主之位,只是那天我们在酒楼见面之时,明明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我却感觉到了第个人的视线不是幻觉,那个人的眼神必是凌厉万分,所以让我如坐针毡我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了,要让凌中鹤痛苦的话,我的背叛应该也是一种折磨耻给的瓷瓶里装着少量的药粉,细细亮亮的,有些像是珍珠磨碎后的细末,不过颜色却是天空一般的蓝色它有着很美的一个名字,蓝华我没有犹豫,甚至都没有试验一番就下在了凌中鹤的茶水里粉末遇水即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拔下头上的银簪在水里试了一下,拿出来时银簪还是它原本的色泽这个蓝华,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中鹤喝了之后一如往常,然而时间一长,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大夫诊不出所以然,只推说是太劳累了许久之后的某一天,我与耻私下见面被团圆看见,她那是已有八个月的身孕,似乎察觉自己知道了不得了的秘密。

    转身便想跑耻怎么会容她离开,当即将她一把推入了湖里,彼时正值寒冬,团圆大声的呼救,耻本想看着她沉入水里,奈何有人听到赶往湖边,于是拉着慌张的我匆匆的逃开了团圆当时并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过去,或许是受了刺激,竟引发了早产。

    团圆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愣是将孩子生下来才安然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没想到,在那个湖边有人捡到了我的手帕,人人都猜测着是我将团圆推下水,那时凌中鹤已经病倒在chuang,精神头大不如从前,苍老了许多看到手帕时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将手帕给烧了,说是凑巧而已,下令所有人从此不许再提此事我很意外,我以为这次难逃一劫,却如此轻松的就被一笔带过了然而万雪却不这么认为,她认定是我将团圆推下水,暗中着手调查着我的事情,其实是心里在一直记恨着石瑶的事情吧!

    虽然在耻与他背后势力的阻挠之下,她什么都没有查出来,然而她已经对我起了疑心,不得不防看着她那个日渐长大的儿子,我心里有了主意,在凌晨不在的一个午后找上门去对于我的到来,万雪很意外,毕竟相处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涉足她的院子,所以客气的让丫鬟端茶倒水我看着她笑,一个劲的夸凌晨如何如何的聪明,如何如何的伶俐,万雪知我来意不善,沉下脸来让我直言我笑的花枝乱颤,好不得意,语气阴鸷,“让出你的城主夫人之位吧,不然城主百年之后,凭老爷对我的chong爱,坐上城主之位的,可就不是凌晨了”

    凌曦是团圆的孩子,因为万雪身体不好便由我带着,长大之后心必定是向着我的见万雪沉默,我冷笑着再度开口,“若是凌曦当上城主,为了防止自己的哥哥夺位,不知道会怎么做呢?”

    万雪是知道凌中鹤对我的忍让与呵护的,她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逼我立下毒誓,绝对不会抢夺凌晨的城主之位当天晚上,她上吊自杀了,被人发现时她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脸上却挂着安详的笑容♀个女人,至死都没忘自己的身份,一直都是那么的优雅万雪的死,对凌中鹤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毕竟相伴了这么多,感情匪浅我怎么能让他这么简单的死去呢?

    我听信了耻的话,给他物色了一个女人,是个穷人家出声的孩子,长相端正,说话细声细气的,名冼灵冼灵并没有给凌中鹤多少惊喜,凌中鹤的病日益加重,我无奈的找上耻,却被冼灵给发现了我对她动了杀念,却没有机会下手,耻是知道的,却要我拿出报酬给他才愿意动手我是知道的,他看上凌兰那个丫头了,如今凌兰出落成水灵灵的大姑娘,却看上了姜管家那个貌不惊人的儿子虽然她是我的女儿,我却不能让她幸福,于是让耻去为自己的儿子凌中鹤提亲,也算遂了耻的意,总之是入了他常家的门哪知凌兰那个死丫头死活不愿,我无法,只好对她下了药,送到了耻的*******那天晚上我彻夜难眠,心里有如被千万只蚂蚁爬过,又痒又麻,我生生的忍着,直到天明凌兰不傻,自然知道是谁对她下了药,她却什么都不说,只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也是个可怕的人,原来教育太成功也是一种失败耻要动手的前夕,冼灵竟然逃了,也不知道逃到了何处,怎么都找不到耻命人密切的注意着,冼灵却再也没有出现过,她能逃的如此成功,自然是有人在帮着她,我与耻都没有,就只有凌兰那个丫头这个吃里爬外的丫头,也不知道是谁生她养她,竟然帮着别人跟我过不去于是乎隔三岔五的对她下药,送给耻,这个丫头也蠢,明明知道我要做什么,竟然一次都没有反抗过,让人对她为所欲为大概是心死了吧,我想着,如此,我的目的是不是要达到了呢?

    风在一瞬间变得狂暴,明明是在仲夏,众人却不约而同的感受到寒冬的凛冽:

    赵静田说完时,整个院子陷入一片沉寂,几个人的脸色都好不到哪里去,好半晌都没人动弹,心情沉重,表情肃穆,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凌晨的脸色已经惨若白纸,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凉水后又放到烤炉里烤干,轻轻的一撕就会碎,身躯微颤,眼睛沉沉浮艾似乎处于绝望的边缘,却又死死的压抑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赵静田,说不出是恨还是怜悯,只是定定的看着,这个令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的元凶兰草清淡的香味浮在空气里,萤火虫亮着自己的尾翼,自在的遨游其间找寻着自己的伴侣,丝毫都没有感觉到空气里的沉闷“你可曾后悔?”半响,轩墨丞沉声问道我抬头,看见他的眼睛紧紧地扼住了赵静田的三魂七魄“后悔?”赵静田的眼神变得没有焦距,看向那不知名的地方,“为什么要后悔?我只恨自己没有做的更坚决,应该在你们来之前,把这里所有的人都送去阿狗哥的身边”

    “如果凌中鹤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他爱你呢?可曾后悔?”

    赵静田整个人抖了几抖,震惊的看向轩墨丞,嘴角却扬起讥讽的笑,蹲下==身摆弄着身侧的兰草“不相信?”轩墨丞笑了,如此的妩媚而妖娆,一张纸从他手里飘出,穿过风风雨雨平稳的落在赵静田面前光线并不明亮,只能隐约的看清楚上面的字迹,蕴涵着遒劲的力道,龙飞凤舞赵静田并没有拿起来,只是淡淡的抬眼看着,表情骤变,隐忍着脸上百变的表情☆后,身体一软,跌坐在那片兰草里,面如灰土,表情狰狞,欲仰头大笑,却倏忽流下泪来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不知道那上面到底是写了什么,让方才那么坚决的赵静田露出满脸的悔意,流下悔恨的清泪凌晨上前欲捡起那张纸查看,赵静田却忽然疯了一般,将那纸片拾起,三下五除二便撕的粉碎素手一扬,碎纸片纷扬而起,迷蒙着阴沉的夜空,随风飘远“你们缺少指证耻的证据吧!”话题陡转,赵静田平静的看着轩墨丞,脸上是看破红尘的平和,无悲无喜“我给你”

    赵静田毅然起身,从房里抱出一个檀木盒子,递到轩墨丞的手上,“如果这些不够,我来作证”

    “二娘”凌晨唤住欲回房的赵静田,声音沙哑着痛苦,“不要怪我”

    不要怪我将你送上官衙,不要怪我无法对你手下留情,不要怪我不给你留一丝的尊严,不要怪我将你的命运终结于此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这是我应得的”赵静田停下脚步,稍顿,走入房内片刻之后,再次出现,强悍的将一直被人遗忘的耻丢了出来关门的时候,隔着极窄的门缝,赵静田的目光聚集到我的身上,“姑娘,不要太执着于现在拥有的………………”

    我满头雾水,想要再问,房门却被紧紧的关上了“疯人阁的人,是你请来的吗?”轩墨丞看着不幸倒地,却依然维持着原来姿势的耻,问道耻满头大汗,眼珠子转动,张嘴欲说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并不等待耻的回答,轩墨丞偏头看向屋ding的方向,“真可谓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说的对吧,疯人阁的右护法---沁柳姑娘”

    顺着轩墨丞的视线看过去,沁柳悠然的从屋ding飘落,优雅的甩甩头发,与之前的羞怯截然不同,落落大方的立着,“也不全是,我只是受人所托,来帮你忙而已”

    “是吗?”轩墨丞不置可否

    “那人已在京城等你”自顾自的说完,沁柳对我微微的一笑,“小姐,阁主想要见你”

    沁柳的笑容僵在脸上,表情有一瞬间的惊恐,轩墨丞不知何时欺身上前,右手掐住了沁柳细长的脖子轩墨丞笑的张狂,语调却前所未有的阴森,“你若再敢动她的心思,后果你是知道的”

    沁柳脸泛上青紫色,呼吸有些急促,眼睛里竟然带上几分恐惧之情,“放蛇不是我的意思”

    “是你做的吗?”轩墨丞不理会沁柳的解释,卦笑的妖娆沁柳不再说话,心情似平复下来,望着轩墨丞笑了,眉梢眼角都是意味不明的讽刺,“是清阳吩咐的”

    轩墨丞猛然一颤,眼里的紫气散去大半,竟然露出些许温柔的神色来,语调却依然冰冷,“她人在哪?”

    “京城”趁轩墨丞愣神的当口,沁柳挣扎着从他手下逃离,站得远远的视轩墨丞如蛇蝎“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挂起惯用的笑容掩去自己真实的情绪,轩墨丞旋身回到我的身边“小姐,你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怕蛇?”不理会轩墨丞,沁柳的话头忽然转到我身上来我正震惊在轩墨丞温柔的神色与清阳这个名字里,对于沁柳的话完全没有反应,傻愣愣的接了句,“不知道”

    女孩子怕蛇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我不解的看向轩墨丞,沁柳为何有此一问?

    “这些不是你该管得事情”轩墨丞冷下脸,笑容里依稀露出几分的戾气,蕴涵紫气的黑眸略带警告的看向沁柳沁柳不自觉的退后一步,咽了咽口水,很怕轩墨丞的涅,“想要知道自己不知道的过去,就来疯人阁找我只要你有钱,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话未说完,人已经消失在院子里,只余余音飘荡,留下一地的谜团沁柳竟然是疯人阁的人?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忽然觉得彻骨的寒冷串上脊梁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清阳,是谁?”明明有许多的事情要问,最终说出口的,竟是这样子的一句话低下头掩去脸上酸涩的表情,我咬紧下唇,偏过头看向那郁郁葱葱的兰草,刻意的用轻松的语调问着“回去睡觉!”轩墨丞不答,拉起我的手,绕过众人往外走,见我想反抗狭长的紫色双眸一瞪,“你还想惹事?”

    我无语,忽然记起之前轩墨丞说我是这夜色里不安的源头,只好默默的跟着往回走只是,心里五味杂陈,一瞬之间生出许多的感慨来清阳,是你心里的那个人吗?

    是她吗?

    “那张纸上写了什么?”记起赵静田骤然转变的态度,看着轩墨丞在黑夜里棱角分明线条优美的侧脸,接着问“想知道?”轩墨丞挑眉,好笑的看着我忙不迭的点头“你后悔了吗?认识我,你后悔了吗?”

    没头没脑的话,我诧异的看向轩墨丞,见他露出认真的神色才明白这是凌中鹤写给赵静田的信“静田,我不曾后悔认识你,我不曾后悔;娶你,我不曾后悔;即使失去生命,我也不曾后悔”

    “可是,我是如此的后悔,后悔后悔后悔……”

    “你讨厌我,憎恨我,我知道,我一直知道”

    “如果我不是选择逃避,而是勇敢的告诉你,我们的今天会不会不一样?”

    “如果,当初我放你走,结果会不会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