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惊世重生:庶女狂炸天最新章节 - 911带我去哪儿?

惊世重生:庶女狂炸天 911带我去哪儿?

作者:江沉子书名:惊世重生:庶女狂炸天类别:玄幻小说
    彰显着动人的诱==惑轩墨丞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头微低,身体微弯向后,却正好与苏清阳相辉相映这个势,从我这个角度看来端的是暧==昧!妖娆的黄玉兰肆意的绽放,馥郁的香味萦绕在其间,更是增添了**的氛围“墨丞,你是不想要靖禾吗?”没有得到回答,苏清阳再次逼问我已经无法再忍下去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轩墨丞被人拐跑而什么都不做?而且,还是当着我这个正妻的面!

    好吧,虽然他们是背着我这个正妻,不过是我在偷听但是,同样不可饶恕身体紧绷,我怒然从树后转身而出,走上前去,却因此听到了轩墨丞的回答他的声音清冷,如同捉mo不透的清风般飘忽“并不是这样!”

    我登时怔赚他居然否认?

    苏清阳问他是不是不想要轩靖禾,他居然敢否认?!

    脑海中瞬间闪过在朝阳城时,他柔声的话语,他说,小燕,帮我生个孩子吧?

    现在,却对另外一个女人承认想要她的孩子?

    这代表了什么?

    我彻底的混乱!

    我想要开口喉咙处生疼生疼,像是被压赚说不出话来苏清阳方才细数出来我的罪状,萦绕在心田

    其一,我配不上轩墨丞

    其二,容颜丑陋

    其三,束缚了轩墨丞

    其四,不容于世

    ……

    脑海中混乱成一团,无法再往前一步

    最近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朝阳城疫病赫连云奇的迫害苏俊逝世……我已然无力去争取难道,非要跟苏清阳一较高下,才能得到轩墨丞吗?不争痊便得不到?

    我黯然,更多的却是绝望

    我等待了十数年,到最后,还要跟另外一个女人去勾心斗角?

    而且,对方不仅是有夫之妇,还是一位母亲?

    我当真有如此不堪?

    自卑自艾自怜落寞失望……种种情绪一起袭上心头,我的面容变得惨白,眸中却烧起了怒火!

    轩墨丞,竟然有如此的不坚定?

    想逃,然而,苏清阳已然看见了我冲我媚然一笑,她重新倒进轩墨丞的怀中,语调娇媚,“那我们重新开始!”

    “不要脸!”我憋着气,费了ting大的力气,才冷哼一声轩墨丞回身才看到我,见我满眼怒色,心知我已然误会,原本平静的脸色大变他这突然变了的脸色,在我理解来,却是心虚更是怒然,心灰意冷,我抬手捂住喉咙的伤口,深深地吸气后才怒然喝到,“轩墨丞,你混蛋!”

    不再去搭理那势暧==昧的两人,我含着眼泪转身便跑,不知不觉用上了轻功,更是健步如飞般火速逃走轩墨丞提气就想追上去,却被苏清阳死死的抱赚她眸中略带哀求,可怜兮兮的瞅着轩墨丞,“墨丞,不要管那个贱人,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清阳!”拒绝多次,却依然被死死地纠缠轩墨丞终于动怒,愤然将苏清阳推开,他疾言厉色,“我刚才便已经说过,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小燕都将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妻子,请你在行动与言语上尊重她!我会尽一切努力去保护她,她的生命安全,无须你操心!”

    “我不会因为靖禾不是我的血脉弃他不顾,但仅仅是因为他是千情的孩子,总归他还姓轩但靖禾是靖禾,你是你,我关心靖禾,绝不是想与你重新开始!我们之间,根本就未曾开始,何须重来?”

    “年少无知时产生的情愫,你我都不必再记怀,我们之间,不该再有任何多余的纠葛″阳,我敬你是郡主,也因你的婚事,确实与小燕有关,主人同样有愧于你,这才会让你三分,但绝非我与小燕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如果我能早早预知今日,我甚至消自己不曾遇上你,宁愿空置我所有的年少,只等待小燕出现在我生命中的那一日!”

    一席话下来,苏清阳惊愕到面容惨白

    “消,下次再见面,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淡然的丢下最后一句话,轩墨丞毫不犹豫的转身,提气顺着方才那满身都是怒火的人儿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跌坐在地上的苏清阳,神色突然变得狰狞

    轩墨丞顺着树林一路寻找,却哪里还能找得到熟悉的身影?

    愤怒之下激发的潜能,让她用比平常快上十倍不止的速度,离开了这里轩墨丞怅然,仔细的将树林周围搜寻了三遍不止,却依然没有找到想着她是不是回了芦殿休息,又折身返回

    然而,仍旧没有消息

    任由他们掘地三尺,她就像是突然蒸发了一般,没了踪迹长乐公主,在先皇下葬的当日,陡然在路途失踪♀个惊人的消息,又火速传了开来世人诸多猜测,却无人探得其究竟

    只是长乐公主,已莫名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其后,再无人关注这个消息

    左相赫连云齐偕同六皇子苏南昭为首的谋逆派,以讨还公道为由,在葬礼后集兵于外城的铜雀台,公然发动兵变史称,铜雀台之乱

    又因长乐公主一事,苏俊声名狼藉,早已不得人心众人纷纷倒戈向着左相,就连苏姓的郡主苏清阳,都大肆扬言自己将支持谋逆派,苏氏的江山岌岌可危以太子苏宇轩为首的顺位派,皆被围困于皇城之中两方多次开战,死伤无数,却都没能讨得好处一方未能攻破皇城,一方未能脱困只苦了京城的百姓,突然便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随时都可能丧命到了如此地步,想要明哲表,不参与两方的争斗只会被两方当成敌对势力消除方的战鼓皆已鸣响,必有一方要被灭亡,争斗才能结束京中的局势,紧张到极致京城所有的出口皆被重兵把守,但凡是进出皆要接受严格的盘查≡有疑点,便会被当成奸细军法处置唯有以长乐公主为首的保皇派,仍旧能在京城中来去自如方敌对势力不分上下,左右局势的,依然是保皇派三方鼎力的局面,导致互相敌对的两方对第十方心存畏惧,皆礼让三分,不敢轻易动弹表面上保皇派风光无限,实际上他们为寻长乐公主已将整个京城翻了个底朝天众人不放弃,再次将京城及周围搜寻了一遍,仍旧一无所获后,为首的四人聚在外城的某茶楼,皆是沮丧万分内心同样忧心,面上却闲闲地叶落安状似悠然地抿了口茶,侧目看向几日来都一直黑着脸某人,“茶不醉人”

    轩墨丞态慵懒墨黑的眸子沉浮着荧粉般的浮扁,明明灭灭的掩去其真实情绪听到叶落安的话,微抬头看了他一眼,举起手中的茶杯,仰头一饮而尽“都是墨丞你不好!”这半月来,他们几乎翻遍了京中的每一个角落,却依然毫无消息姐就像是完全蒸发了一般,再无可追寻的踪迹憋了一肚子的担忧,周蓝陵忍不住就絮叨起来“墨丞你快坦言,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小姐为什么会躲起来?如今的局势,小姐要是落到其他人手上,不仅我们要受制于人,小姐更是危险!”

    “蓝陵,小姐不见,墨丞心里也很不好受”纪尚拍了拍周蓝陵的肩膀,示意他冷静“她不会躲起来”轩墨丞忽而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搁在茶几上,黑眸缓缓从眼前三人的脸上飘过,语调坚定“小燕不会躲起来,她一定是遇到了危险,正受制于人!只怕,她早已不在京城!”

    “不在京城?”纪尚蹙起眉头,“墨丞,这有理由要对小姐不利的人,除去赫连云齐与威王殿下,便是太子殿下!其他人,总不至于平白无故掳走小姐!”

    “这不可能!”周蓝陵不耐的挥手,“若真是他们两方之一,照如今的局势,只要早就用小姐来要挟我们,帮他们打下这江山了!”

    轩墨丞转动黑眸,看向最后一个还没有说话的人叶落安再次端起手边的清茶浅啜,见几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脸上,才缓缓地开口,“墨丞所言,并非没有道理你们两人莫要忘,最了解小姐的人,乃是墨丞!”

    “他是了解小姐,可是他了解女人吗?”周蓝陵怒轩墨丞微微尴尬,一口茶堵在嗓子眼,轻咳了几声掩饰“小姐有多讨厌男人三妻四妾,你们会不清楚?可是他公然与其他女人私会,小姐如何会不伤心?小姐一伤心,还不得躲起来?这一躲起来,他又不道歉,小姐会愿意出来见他吗?”周蓝陵越说越气愤,到最后抬起来的手都快指到轩墨丞的鼻子上,“当初,就不该让小姐那么轻易就嫁给你!是不是太容易到手,你反而会不想珍惜?”

    “蓝陵,与墨丞相处十年有余,他的为人你不知吗?”眼见轩墨丞的黑眸中浮现出怒意,纪尚马上将周蓝陵远远拉到一边又笑着向轩墨丞解释,“墨丞,蓝陵的话你不要放心上,他就是嘴多,其实比谁都消你们能幸福!”

    轩墨丞抿紧薄唇,墨黑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周蓝陵,半天都没有说话莫名地,在他那意味不明的眼神中,周蓝陵的后背溢出了冷汗许久,轩墨丞才幽幽地叹息一声,“既然大家意见相左僵持不下,便不要再去讨论小燕之所以不见的缘由!我们的目的,是要将她找出来”

    “都已经翻遍了整个京城,哪里都没有消息难道要翻遍整个幽明国?”周蓝陵小声的嘟哝“那样,黄花菜都凉了”

    “找不到她,可以逼她自己现身”轩墨丞一手执壶,一手执杯,清香四溢的茶水再次填==满了空杯“不是说小姐正受制于人?”叶落安微微诧异,没能明白轩墨丞的思路“且先试探一番!”高举手中的茶杯,轩墨丞嘴角挂上妖娆的笑容,黑眸中星光闪烁,“先高调的将消息散播出去,就说,我即将娶妻!”

    荒野的古道上,青草萋萋,波光粼粼的河岸边正团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赶车的马儿趴在地上,像是累坏了一般,或低头嚼一把青草,或探头喝一口溪水,态惬意头ding一轮半圆的明月,星辰稀疏,偶有乌云飘过,遮去朦胧的月光月下,一丛篝火正熊熊的燃烧着一根木棍穿着两条小鱼,正在篝火翻转着缕缕扑鼻的清香,从这鱼上飘散开执着木棍的是一名披头散发的黑衣男子,素雅白净的脸衬着火光,犹如夺取了周遭的光芒般,周身都散发着邪气正是风千情

    风千情将木棍收回身边,将木棍上的小鱼凑到鼻端闻了闻,舒展了眉眼将手中的木棍递向身后,“给你!”

    坐在风千情身后阴影中的素裙女子,正是轩墨丞他们掘地三尺都没能在京城找到的我那日,我一路发狂奔出小树林,待终于觉得累想歇息时,冷不防地有一只冷箭从斜侧方射来,完全没有留心的我正好中招那冷箭上涂了迷==药,我立刻陷入了昏迷⊙来时,发现自己内息被封,横躺在马车之中一把掀开车帘后,才知自己被风千情与九月两人,带出了京城的地界“不需要你的施舍,滚开!”完全没好气的,我用力地挥开了风千情的手“自讨苦吃!”风千情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就将手收了回去我抱膝坐在地上,埋着头看向眼前的青草,好半晌才冷声开口,“你们究竟要带我去哪儿?”

    一路向北而行,半月来不断地跋涉,又多行渺无人烟的地方,我已经不知现在身处何方只是,隐约的感觉,快要抵达幽明国的边界

    向北而行,越过幽明国边界的话,是龙国♀一点我很明白,但是,风千情与九月大费周章带我去龙国却是为何?

    风千情像是没有听见我的问话般,自顾自大口的啃着手中的烤鱼,完全不搭理于我我愤然拔了眼前的青草,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河边九月一袭梅红色的纱裙,弯腰蹲在清澈的小溪边,不时掬起一捧水来清洗着手中的荷叶然后用荷叶包好置在身侧的野鸡,又裹上溪边的软泥土不多时,她走近篝火旁边,拨开火堆,将包裹好的野鸡埋了下去我抬眸死死地看着九月完成这一切,她却恍然未觉我的视线般我愤然地继续拔着眼前的青草,手心拉扯的很疼,却依然无法发泄我心中的愤懑九月,是在何时变成了现在这般冷情的涅?

    直到面前的野草都被我扒光,沁人的幽香才飘散开来∧悄吞咽了一番口水,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乱叫起来“小姐,给”九月抬手,一只清理好的叫化鸡已经递到我的面前我看着她没有表情的熟悉面容,心中更是悲痛,抬手接过叫化鸡,鼓起嘴吹散热气,埋头啃食起来“我们要去龙国!”突兀地,九月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