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鉴宝娘子最新章节 - 321兄妹

鉴宝娘子 321兄妹

作者:凡尘一琉璃书名:鉴宝娘子类别:玄幻小说
    小郑氏低声叫了一声。

    刚在老太太院子里没有看见老国公,却原来是在这里。

    老国公背着手,从里头跨出来,一身青布衣裳,对着小郑氏说了声:“回来啦!”

    苏暖也上前行了一礼。

    老国公侧身,受了她半礼。

    他看着苏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还好吧?”

    苏暖一楞,点头。

    他不再说话,回头望了一望院子里,说:“回来就住下吧,这里已经着人打扫过了。”

    他看着小郑氏,又好像没有看,往院子外面走去。

    小郑氏轻轻叫了声:“爹!”嗓子有些发堵。

    老国公点头,继续往前,背着手走了。

    苏暖看着走出去的老国公,忽然记起:忘了恭贺他了。

    算了,等会到了堂上再说吧。

    宴席办得很是热闹,中途郑家几位小辈都献上了自己的礼物。

    小郑氏捧上两双鞋子,老太太轻轻哼了一声。

    又是鞋子,这个郑玉珠就不能换换花样?

    老国公扫了一眼,没有吭声。

    轮到小一辈了。郑家姊妹相继献上了自己的针线活,有袜子的,也有鞋子的。

    老国公的脸上始终表情如一。

    轮到苏暖了。

    她打开了盒子,露出了里头那一尊老寿星。

    玉白色的老寿星身披着淡黄色衣袍。手上托着一个硕大的蟠桃,桃红色的寿桃栩栩如生,鲜艳欲滴,众人不由探头细看。

    这简直是太妙了,特别是那个蟠桃,那色泽就像鲜活了一样。

    老太太盯着看了一眼,又一眼,想说句什么,又悻悻地咽了回去。

    她自然是识货的。这尊老寿星,似玉非玉,盈盈发光,通体油润。

    想着苏暖如今是郡主娘娘,这好东西自然也是赏赐下来的,本来想损上两句,又怕招来什么忌讳,闭了嘴。

    老国公看了一眼苏暖,脸上露出了点笑容来。

    苏暖的铺子经营的东西,他自是清楚,上回郑卓信回来,他问起的时候,说过一嘴。

    他伸出手去。摸了一下,老寿星入手温润,说:“有心了。”

    对于苏暖,他不知道该拿什么心态去对她。

    苏暖在一众姊妹的复杂目光中退了下来。

    现在她和娘是苏家的人,代表了苏家,在不能似先前那般,用针线活表示心意就成了,

    这尊老寿星代表的是苏家的寿礼。

    老国公应该知道她的意思。

    她退到一边,这回没有坐下,与众姊妹站在一起。

    期间,郑卓峰一直拿眼睛看她,王晴没有来,她在房间里歇着。

    苏暖别开眼,看到郑卓信这时才进来。

    他托着一个盒子,笑眯眯地走到堂前,先是表示歉意,说是去准备礼物了,刚做好。

    又说是自己亲手做的。

    掀开来一瞧,却是一个大寿桃。也是桃红色,下面衬着绿色的叶子。

    苏暖的眼睛一跳,这块原石原来在他这里。

    上回子,她记得里头有两块极大的桃红色原石,色极其纯正,回来却是没有找到。

    这厮。

    她不由看了过去,却是发现他正嘴里说着吉祥话,正眼都没有瞧她一眼。

    苏暖一直盯着他,想问上一句,看这寿桃个头,应该还有一块,弄哪去了?

    却是一直没有机会。郑卓信一直陪着老爷子,不时挟菜敬酒。好像今日是他做寿一般。

    终于瞅着一个空隙,见他独自一人往院子里走去,苏暖几步赶上了他,一把扯住了:“四哥!”

    “嗯!今日来得倒是早!”

    郑卓信笑眯眯地,看着她:“有事么?”

    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苏暖都有一刻都不好意思开口。

    “那个,那两块粉色的石头,你可还有?”

    她舌尖一拐,竟然很不争气地问了这么一句。

    见郑卓信看着他,她鼓足勇气抬头,心里觉得自己这是怎么了?搞得好像是她做了亏心事似的。

    “没有了!”

    郑卓信手一摊,就要走,

    “你!”

    苏暖一急,一把扯住他的背心:“你骗人,还有一块,我急得清楚。”

    她的声音本是软糯,此刻一急,清脆了不少。

    瞪着眼睛,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那么大的石头,两个巴掌大,怎么会没有了?

    “你浪费了?”

    她缓过神来,瞪着郑卓信,见他笑嘻嘻,心下着急,这才想起,他说是自己做的,他竟拿这么漂亮的原石练刀?

    这个败家的。

    她沮丧得不得了。

    又心疼,那么大的一块啊,啊,啊啊!

    可以做多少个坠子?

    她的手下不觉使劲,揪着郑卓信的衣襟扭着。

    头顶一声轻笑,一只温暖的手盖了下来:“好了。不就一块破石头么?别拉,给你就是了。犯得着揪着我不放?放手,我这衣服很贵的,刚做好,松手,快。”

    郑卓信去掰她的手,一边皱眉,眼睛里却是不易察觉的笑意: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经逗?

    他这刚上身的茧稠衣。哪里惊得起她这样大力扯着?这人,怎么老跟他的衣服过不去?

    两人拉扯着。

    不远处郑云玲早睁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四哥可是从来没有同其他姊妹这般打闹过。哎呀,苏暖还用手去使劲去拍郑卓信的肩,他也不避开。

    郑云玲看着树下扭成一团的两人,有点回不过神来。

    好半日,她慢慢地抽回来腿,有点麻。

    却是吃了一吓,郑云意正站在身后,面无表情地。

    郑云玲正要说话,她却一扭身走了,走得飞快。

    郑云玲向后看了一看,忙踮着脚追过去。

    却见郑云意像是后面有人追赶着似地,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郑云意急步走着,一头拐进了一无人假山处,喘着气坐了下来。

    她捶了一下腿,双手抓着裙边,捏紧了,又松开。

    想着方才看见的景象,她嘴唇颤抖了几下。

    苏暖竟然搭上了郑卓信。

    她的眼睛不瞎。

    她比郑云玲看得更加清楚。

    郑卓信眼睛里的温柔,温和的笑脸,她怎么会看不懂?

    那绝对不是哥哥对妹妹的眼光。

    四哥从小就是嫡母手中的宝,莫说她们姊妹了,就是几个兄弟,也是不和他有多亲近的。郑云意从小就知道,姨娘教育她,将来这个郑国公府是他四哥在当家。

    所以,一直,她就敬这四哥,努力把他看成是自己的亲哥哥。

    如今,他竟然与苏暖这般亲近,郑云意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看方才两人那份熟捻,竟然是再自然不过,这决不是短时日就能培养出来的。

    原来他们两人早就如此熟悉了。

    “好呀,原来你躲在这里,也不等等我。”

    郑云玲终于追上了她,拎着裙子气喘吁吁地坐在一边。

    “你方才也看见了,这四哥和苏暖是怎么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