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掌清最新章节 - 第87章 长辈嘛

掌清 第87章 长辈嘛

作者:leidewen书名:掌清类别:玄幻小说
    第四更

    “朕……”咸丰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媳妇儿,想来是被老太太逼得没法了,她总说自己是吵架没输过,可面对的人是那位好歹也是长辈了,她还真的不能跳起来跟她打一架吧!

    “皇上!”林嬷嬷低头阻止了一下,若是咸丰去了,太妃就更有闹的,咸丰该怎么办?就是因为不是亲生的,才是麻烦。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不然青妤也不会只叫六王去了。咸丰和恭亲王也就明白,此时咸丰最好别再露面了。

    边上的大臣们站了一堆,大家一块都望天。这会儿,大家全当作自己没听到。皇家这对婆媳的事儿,还真的不能听。

    不过此时,连最年轻的李鸿章都听明白了,这是皇贵妃扛不住了,来求援的。也是,他们又不是真的婆媳,皇上就是不加封,皇贵妃对着那位也尴尬。怎么做都不对,只能叫人家的亲儿子了。

    六王出门时,看到大家的表情,都有点尴尬了。心里对着青妤倒是有些不满起来,当着这些大臣们,把自己老娘推前头了。

    咸丰跟林嬷嬷还是嘱咐了一声,“娘娘身子不好,盯着点,让她早些回宫。”

    “是!”林嬷嬷忙弓身应了。

    等他们出去了,咸丰还是不满,想想,“去个人跟去看看。”

    一个小太监默默的闪了出去。

    “皇上,要不明天再谈吧?”僧格林沁觉得自己命有点苦,原本已经想躲出京了,结果现在又当着自己出了个婆媳问题。

    “不用,刚说到哪了?”咸丰定了一下神。

    而恭亲王一路上真是越来越心烦,想想看这些日子,南京那边快定了;而老七那边不断的有信过来,恭亲王都觉得做事有劲多了。

    今天他很清楚,他已经没机会把哥哥赶下皇位了。或者说,他一早就该确定他没机会了。只是这回,他更加确定罢了。而确定之后,他的心情也是更加的失落了。还有自己一大家子的命,还捏在自己哥哥的手里,还是老实点算了。

    不过最近他没再进宫吃饭了,因为青妤病了,还是因为自己老娘病的。咸丰没跟他说,他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想跟咸丰道歉吧,咸丰还说得挺好,‘没事,长辈嘛。’这让恭亲王心里更不舒坦了,还真不是内疚,而是有点害怕了。

    都是宫里长大的,若是咸丰开始不跟自己说,等自己知道了,就该跟自己说,‘太妃是不是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儿,你去看看。’不管青妤在咸丰的心里是什么地位,这种表态才是对的。

    但是咸丰却直接说“没事,长辈嘛!”这话就十分的有意思了,看着他不在意,其实就是真记恨了。因为他已经直接认定了老太太这是在乱发脾气,皇贵妃受了委曲。

    一路上,恭亲王都烦死了,想想看就凭着皇上的那句话,就表示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老娘还闹腾,真的不想做太后了吗?

    养心殿离寿安宫并不远,两人也都心急,真是三步当作两步的赶到了寿安宫。而寿安宫里,青妤躺着闭目养神,殿上安静得只得到博尔济特氏那粗粗的呼息声。

    林嬷嬷走后,青妤就闭着眼睛养起神来。博尔济特氏倒是叫过她,但是她就是不接话。而博尔济特氏身边的人要来,她身边的四个侍卫把她围住了。博尔济特氏又不能自己下来跟她闹腾,只能自己跟自己生闷气。

    “额娘!”恭亲王看到老娘坐得高高的,人还没什么事,倒是松了一口气,此时就觉得自己有点傻了,四嫂在这儿,就算有人想做点什么,也不敢了。

    “四嫂,你怎么这样了?”再回头看青妤,吓了一跳,他知道他病了,却还真的不知道,病得跟奇瑞一样了。

    “没事,太医说养养就好了。”青妤看看他,总算那些饭没给他白吃,看自己都病成这样了,就不信他能觉得自己老娘是对的。

    “您真是的,这点事还用您亲来,跟臣弟说一声,顺手就给您办了。”恭亲王忙说道。

    “贵太妃是长辈,纵是身边的猫、狗也是有脸面的,哪就能乱来。你好好跟娘娘说!”青妤笑了,对着博尔济特氏还虚弱的一笑。

    “林嬷嬷,是哪两个,给我拖出去,皇上旨上说得还不清楚吗?这些奴才罪该万死,允其妇孺活着,还不谢恩?”恭亲王站起狠戾的一吼。

    林嬷嬷迟疑的看向上上头,却没动。这儿可是博尔济特氏的地盘,这儿她们还真的说了不算。

    博尔济特氏盯着儿子,这可是自己的亲儿子,结果却没站在自己这边,老太太都委曲了,愤然的叫着儿子:“老六!”

    “额娘,您是没看到昨天抄了什么出来。当年孝圣宪皇太后说没见过金山,于是乾隆爷给她垒了一个,那才多少两?今儿儿子比她老人家强,这回儿子看了至少四个金山、银山。就是这起子黑心的奴才们家里抄出来的!当初皇父的一条裤子还让您给补了再补,一再告诫儿子们节俭,可是这些奴才们做了什么?一枚鸡子敢问宫里要三十两银子,真真好奴才。额娘,这样的奴才,您还敢留在身边?”恭亲王对着母亲吼着。

    博尔济特氏怔住了,而身边的所有人都怔了,乾隆爷给孝圣宪皇太后搭金山、银山用的可是户部的银子,谁家没事在家放那么多银子?现在好了,抄了几个奴才们的家,一下子抄出了至少四座来。

    老太太其实也不是那傻子,人家家破人亡了,她敢再用这人?只是她对青妤一肚子气,不愿让她如愿罢了。结果青妤都不给她脸,直接叫来恭亲王,有了恭亲王这话,她只能就坡下驴。

    那两个嬷嬷根本就没出来,一听家里出事,一个要撞死在老太太面前以表中心,一个呢跪在一边默默的流泪,都是打的悲情牌,想凭着伺候了老太太一辈子的体面来搏个安稳,以图后事。

    但是没想到,不到中午皇贵妃就来了,她们还是在期待着老太太能争口气,结果显然不尽如人意。那默默流泪的直接吞金自杀了,她要体体面面的离开。

    而那个要死要活的,就是那个逼迫过青妤的那位,其实反应没她那么快。等醒过神,恭亲王就叫人把她绑了,送了刑部跟她的家人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