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撩夫记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章 直勾勾的看着

撩夫记 第一百五十章 直勾勾的看着

作者:浅墨染雪书名:撩夫记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日天门中的事务繁忙,回到家中也没立刻放松下来。

    一进淇奥斋,她便就唤来珠鸾,说了准备将中馈之事交予她的打算。大略的说过安排之后,又道:“你若觉得能担,便就担了此事。若觉得不能也无妨,我再寻他人。”

    珠鸾听了此事,本还在心中打着鼓,听得这句话立刻就本能的做出了反应。她即刻跪身道:“奴婢定当尽心竭力,不负夫人的信任。”

    便是做奴婢,也要分出好多种做法。天大机会掉到眼前,就是心里打鼓也要紧紧的抓住。还得要想方设法的将这事情办好。如此她才能活的更好。

    她得好好的活着,她得让自己活的更加的好,如此方能对得住那替她受苦而去的绣杏。

    见珠鸾应下,却是浑身透着紧张,便道:“不必这样紧张,尽力去做就是。一应的事务看着太夫人意思,若是太夫人精力不佳,没有过问的意思,你便自行做主。那些需要我点头的事情,去问两位小娘子定夺。每日都将一日的事务写下来,等我下值回来给我看就行。”

    珠鸾听到此处心中便放松了许多,应了声后有问过还有什么吩咐,便就退了下去。

    将心头积着的事情都办了,此刻也就放松了下来。她舒了个懒腰,而后便将身体往圈椅中一歪,拿起桌上那早就晾好的果茶喝的好不痛快。

    放下了那硕大的果茶碗,才发现凤卿城正一眼不错的望着她。

    一滞,随即坐直了身体,清了清喉咙道:“恒之今日怎么总是在看我?”

    凤卿城道:“没见过处理这些琐碎事情的样子。”

    点点头,“认真的女人最美。恒之可是觉得我方才的样子甚是迷人?”

    凤卿城听了,登时忍不住笑出来。

    重新将身体歪回到圈椅中,很是败兴的道:“恒之就不能给我留几分面子。”

    此时,金莺走来门外禀说暮食已经摆好。

    也不再管那犹还在笑着的凤卿城,起身来便就奔着暮食去了。凤卿城见她这般起身就走,便就收了笑意,起身来也往那饭桌处行去。却是行了几步又忍不住的笑出来。

    待两人在饭桌前坐定,凤卿城忽然说道:“我家夫人任何时候都迷人。”

    第一次自他口中听得“我家夫人”四字,一双眼眸便就尽是欢喜。欢喜兴奋之余,还不忘记问道:“那可迷住了恒之?”

    凤卿城含着笑意挟了一块蜜炙羊排到她碗中,“自然。”

    听得唇角弯弯,说道:“虽然恒之这态度极不真诚,但我还是欢喜的。”说罢了她挟了那块羊排送到口中,啃了口后便是一叹,“天天都是羊肉。”

    凤卿城听了便又挟了一块鸭脯到她碗里,“明日若是你下值的早,我们去夜狩。”

    羊肉也好,鸡鸭鱼肉鹿兔野味的什么都好,统统不是馋的那种。其实并不挑食,但若一样好东西长久的不吃,那也会很馋很馋的。比如,牛肉。

    但是牛这种动物,在这个朝代还是作为一种强悍的生产力存在。那是不能随便的宰来吃的。莫说是她,就是官家也不能说宰就能宰,想吃就能吃。

    所以也就只能想想而已。幸好,除了牛肉好吃东西还海着呢,比如亲手打些野味吃就很不错。

    秋日里正是狩猎的好季节。天高气爽,同喜欢的人一起打马在漫天的星光月华之下。想想就觉得美好。

    对于凤卿城的这个提议,自然是迅速的点头应着。

    用过了暮食,依旧的消食、沐浴。待准备就寝时,特意的放下了那两重锦帐。

    锦帐自是与纱帐不同,一落下来顿时的隔去了秋凉。同时也隔去了大部分的光线。这只有他们两人的小小空间中,顿时就升起了一团暧昧的氛围。

    凤卿城倒是自若的很,理了枕头盖上被子,合眼便睡。却是越躺越清醒。帐子外偶然传来夜虫低鸣,帐子内除却了凤卿城的呼吸声便就只有她那格外剧烈的心跳声音。

    轻轻的侧过身来,一瞬不瞬的看着躺在身旁的凤卿城。

    凤卿城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般,张开了眼睛向着侧过身来,笑道:“做什么直勾勾的看着我?”

    回道:“我只是毫不遮掩我的目光,怎么就成了直勾勾呢。”

    凤卿城笑起来,笑了一阵后便也不再做声,只是学着她的目光回看着她。

    相对而卧、四目相视,只觉又有些窒息了。她心中一叹,想道还是男神迷住她比较容易些。她要想迷住男神,容貌姿色那是一定行不通的,好像也就只能依靠她那金子般的内心来发力了。

    不过,金子般的内心这种东西,她仿佛没有啊。

    两人这般相对的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困意袭上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入了梦乡。再张开眼睛时候,已然又是新的一天。

    中馈之事,以为襄和县主会过个三五日再移交给她。没想到对方倒是积极,一大清早的就寻她到青霜院移交了账本、印章、钥匙等物。

    襄和县主也没有意挖坑给,甚至还特意的列出了几张单子,将要继续操持的事情写的明细。中秋将至,府里府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襄和县主已经将各府的节礼备好,要继续负责的也只有府内的事务。

    怎么看怎么都会觉得这位母亲疼人的紧。但这一大早的移交,又是在天门少了两位关键人物,头绪正乱的时候。就是襄和县主将事情移交的再细致明了,也是难做的。须知道,单是看这些账目、清单就要耗费去不少的时间。

    正在惊叹那成箱的账册,便听得襄和县主在一旁继续的做着慈母姿态,“大箱子里的是往年的旧账,这拿来给你做参照的。此时也不必翻看。平日用得到的也就是这小箱里的。”

    说罢了账册的时候,襄和县主又道:“每逢年节,府里都会往庄子上放赏去。以往都是我带着恒之几个去,偶尔你二婶娘也会去。今年,按说该是你同恒之去。不过咱们府这情况跟别家不同,你们两个都要上值,这沐休的时间也总是排不到一起。便还是我去罢。”

    点点头,道:“烦劳母亲。”

    襄和县主笑道:“傻孩子,这有的什么烦劳的。你还要上值,母亲便不多说什么了。这些事务若有不明之处,便来问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