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影帝想吃回头草最新章节 - 第一六五章 转变

影帝想吃回头草 第一六五章 转变

作者:姣姣如卿书名:影帝想吃回头草类别:玄幻小说
    白天送快递、晚上做交通协管员还得24小时做沈澈保镖时刻准备为他背锅的小方同学很淡定,不知道这么努力还没女朋友会不会觉得委屈,反正他永远是那一个表情,估计委屈也没人看得出来。

    程宇就没那么专业了,一边挪路障桩一边忍不住笑喷,强制压抑的后果是声音堪比车胎漏气。

    小方看他抱着个荧光橙的塑料路桩呲呲漏气,脸上终于有点表情,丢给他一个不赞同的眼神走过去把剩下的几个路障挪走,对早早轻轻点头:“周小姐,澈哥在等您。”

    时刻专业、克制、得体,这才是一个合格保镖应有的素质!

    不用小方说,沈澈已经自己跑过来了,满脸笑容灿烂得晃人眼睛:“早早!你回来啦!”

    他几乎每次看见早早都笑得这么灿烂至极,即使是刚重逢还没解释清楚误会的时候,他也会露出这样好像怎么压也压不住的笑容。早早看了很多遍,还是会有些好奇,世界上怎么会有人笑得这么肆无忌惮这么毫无保留呢?

    因为太纯粹,会让人下意识地就觉得稀有珍贵,下意识地就不想去破坏。

    而且,沈澈这样笑起来真的是很好看啊……

    早早看着沈澈明亮温暖的眼睛,脸上的神色也跟着放松下来:“你在这里做什么?”昨天已经说好了,以后不能去店里找她不能去接她下班,他答应得可好了,怎么又变着花样地犯规?

    沈澈好像就等着早早问他呢,眼里都是兴奋的亮光,像个急等着献宝的小孩子:“早早,你来看!来呀!”

    说着就想拉她,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但一点不影响兴致,高高兴兴地在前面带路,带着早早往树林里走。

    早早顺着熟悉的小路往前走,转过一棵大榕树就是她平时喂猫的地方,一群小猫大大小小十几只,正围着两个被罩起来的食盆急得直转圈。

    早早一直很喜欢的那只圆滚滚的小奶猫最心急,已经四爪摊开扒在罩子上了,看到早早过来,赶紧喵喵叫着求助,大大的眼睛还带着一点婴儿蓝,湿漉漉地看着人,别提多软萌了。

    沈澈指着猫猫们跟早早献宝:“就等着你回来开饭呢!”

    猫猫们看到沈澈走过来,整齐地往后退,又舍不得香气四溢的食物又非常害怕他的样子,退几步就紧紧盯着他,想跑又舍不得,弓着背炸着毛盯住他。

    小奶猫也连滚带爬地从罩子上滚下来,不跟着大猫们跑,反而迎着他们俩跑过来,沈澈正要伸手去抱,它已经躲到早早脚边扒在早早鞋上当挂件了。

    早早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小家伙赶紧把脑袋转到离沈澈远一点的方向,还是冲着食盆使劲儿。

    今天晚上小方把路给堵上了,定时来喂猫的人过不来,猫猫们好容易盼来一个投喂的,竟然还只给闻不给吃!

    早早不用问也知道沈澈做了什么,让他站远点,过去把罩子拿走,赶紧给猫猫们开饭。

    早早让沈澈离远点,他就乖乖找个长椅坐下等着,还不忘给猫猫们上课:“早早回来才能开饭,以后就这个规矩,想吃饱都对早早好一点,她想摸就让摸,想抱就让抱!知道不?”

    早早觉得她要是跟沈澈计较这个又得让他给绕沟里去,只能换个话题:“它们好像很怕你。”

    平时她来喂,小猫们绕在脚边让人路都走不了,怎么看见沈澈就跑呢?

    沈澈最会的就是坑队友了:“肯定是因为我身上有小炳的味儿,他们怕小炳!那傻狗谁不怕啊!”

    这是他大哥的理论,从小沈澈就没宠物缘,谁家的猫猫狗狗看见他不是炸毛就是闪电式逃跑,沈大哥一开始说是那些小动物太笨见不得陌生人,后来有了小炳,就变成小炳背锅了。

    早早对此不发表意见,别的不好说,反正所有的泰迪是都怕小炳的。

    早早把一直抱着的小向日葵给沈澈看:“我今天去接涛哥回家,他送我的。”

    沈澈瞪着那棵生机勃勃的向日葵,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涛哥长得帅不帅?”然后才想起来问:“他是谁?你,你,你喜欢向日葵啊……”早知道他就每天送啊!省得费尽心思地在早早家摆了那么多玫瑰还怕她不收。

    沈澈的反应有点出乎早早的意料,本以为他会先问:“你为什么要收涛哥的花?”然后想方设法地让她把花扔掉,以后连涛哥都不许来往。

    前世沈澈就是这样的,他们两个人之间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无条件地让着早早,可只要涉及到别人,他马上就会变得特别不讲道理,几乎是专横地忍受不了她跟别人有一点的接触。

    可今生他好像变得不一样了。早早的心松了下来,事先准备了好多解释的话都用不上了,忽然就有了兴致跟他说小时候的事:“涛哥叫宁辛涛,小时候是忠义坊的孩子王,所有的孩子都喜欢跟着他,大家都以能跟涛哥玩儿为荣。”

    沈澈在心里很不以为然,忠义坊的孩子王以后就是小混混头,哪里有什么好值得崇拜的?不过早早肯跟他说这么长的一段话,说得是什么他都不在意了,只想让早早再跟他多说几个字!

    早早难得这么有兴致,真的就滔滔不绝地讲起来:“我小时候就是不讨人喜欢的小孩,大人不喜欢我,小孩子也不愿意跟我玩儿。但是涛哥愿意带着我,别人说我不好他就帮我揍回去,那时候我就知道,别人说我不好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是不喜欢听就得有让他们闭嘴的能力。”

    沈澈顾不得他跟早早的约定,把她的手紧紧握住:“谁说你不讨人喜欢了?他们那是嫉妒你太可爱了!你看我,我小时候多聪明可爱多漂亮啊!可大人不喜欢抱我小孩不喜欢跟我玩儿!四岁以前除了我哥我就没朋友!你说多不可思议!”

    拜他超强的记忆力所赐,这些家人本以为他没印象的事他记得可清楚了。

    “后来我才想明白,他们是觉得我把他们都比成了傻子才不想接近我的!”沈澈很认真地跟早早分享他的成长心得,“像咱们这样凡事都比别人优秀一大截的人就是这样,习惯就好啦!谁在乎一群傻子喜不喜欢自己?你喜欢谁就去把他争取饼来,不喜欢的人离远点还清净呢!”

    反正他从小就这样,交朋友都是自己选好了抓过来的。

    早早被沈澈这么一搅和,回忆童年的那点小伤感早就没了,露出一个小小的有点期待的笑容:“沈澈,涛哥可能会很喜欢你。”他说得这些话跟涛哥说得很像呢。